benjaminli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njaminliu

博文

中国南北的断肠草:钩吻与狼毒 精选

已有 8559 次阅读 2012-4-26 22:16 |个人分类:植物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断肠草, 香豆素, 钩吻, 狼毒, 甘遂

按:本文发表于《环境与生活》2012年第2-3期合刊。发表版本见此:http://www.hjysh.cn/_d274193112.htm。本文在写作中参考了史军的《断肠草投毒案:能断肠的夺命药?》(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63624)一文,特此致谢。

 

  去年1223日,广东省阳春市出了件新闻:亿万富翁、省人大代表龙某在当地一家火锅城吃猫肉火锅时突然中毒,不治身亡。后来查明,原来是有人向火锅中投毒,而投毒者正是当日与龙某一同聚餐的黄某。

  黄某所投之毒来自当地一种叫做“断肠草”的植物。说到断肠草,很多人都会想起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里杨过用断肠草解情花毒的情节。其实在植物学上,断肠草并不是一个正式采用的植物中文名字,而只是一个俗名。这个俗名所指的也不是一种植物,在不同地区,被叫做断肠草的植物常常是不一样的。光是《中国植物志》里面收载的俗名为断肠草的植物,就有30多种!

  在广东,断肠草是指钩吻科钩吻属的钩吻。把钩吻称为“草”似乎不太恰当,因为它其实是常绿的木质藤本植物。钩吻含有一类名为钩吻素的生物碱,是很强的神经抑制剂,可以抑制间脑的呼吸中枢,最后使人因呼吸麻痹而死。因此这种断肠草并不是让人断肠而死,而是把人“憋”死的。在香港有所谓“香港四大毒草”的说法,毒性排第一位的就是钩吻(另外三种则是洋金花、牛眼马钱和羊角拗,也都是吃下去会出人命的剧毒植物)。

  不过,钩吻虽然剧毒,但毕竟是植物,不会像金环蛇、银环蛇之类有毒动物那样主动攻击人。在每年的钩吻中毒的人里面,相当多数都是把它误作野菜食用而中毒。比起久经人类栽培选育的蔬菜来,野菜似乎给人一种天然、有机的感觉,因而成为很多城市居民野游时青睐的素馔。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很多野菜的滋味远远不如栽培蔬菜(否则人们也就没有选育、驯化蔬菜的必要了),其实并不对城市人的口味。如果能够破除认为野菜是天然、有机食品的迷思,哪怕只是简单跟随我们味觉的指引,绝大多数的野生植物中毒事件本来是可以避免发生的。

  钩吻不耐寒,在中国最北分布到贵州、湖南、江西,浙江南部可能也有,再往北就不见踪影了。在广大的中国北方(特别是内蒙古),断肠草这个俗名常常用来指瑞香科狼毒属的狼毒。

  在中国最早的本草著作《神农本草经》中已经记载了“狼毒”之名,把它列为下品。但是该书中对狼毒的描述过于简略,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植物。今天,被认定可能是《神农本草经》所载“狼毒”的植物有两种,除了瑞香科的狼毒外,还有一种是大戟科大戟属的狼毒。为了区别这两种狼毒,医药界分别管它们叫“瑞香狼毒”和“狼毒大戟”。但在植物学界,“狼毒”已经习惯用作瑞香狼毒的专用名字了。有趣的是,《神农本草经》中另外还有一味下品草药叫“甘遂”,虽然一般都认为是大戟科大戟属的另一种植物,但也有人认为是瑞香狼毒,把它作为瑞香狼毒的正名。完全没有亲缘关系的两类植物,却在人类的眼中纠结不清了。

 

狼毒,2006年7月7日刘夙摄于河北小五台山

 

  狼毒通常生于寒冷地带干旱向阳的山坡、草原,在较为湿润的高山草甸上也能生长。在北京西部的东灵山、百花山等高峰上可以见到它,在内蒙古、青海和西藏的草原上更容易见到它。狼毒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有肥厚的根状茎,借此得以越冬。它的花呈钉子状,外红内白(也有个别植株因为遗传变异,花的内外都是金黄色),在茎顶簇生成一团,十分美丽,不用编织,天生就是造型优雅的花束。假如一片草原上全是狼毒,到它盛开的时候,白光紫气直冲云霄,景象十分壮观。

  然而,这种壮观的景象虽然在城市来的游客眼里令人陶醉,在牧民眼里却令人忧愁。正如狼毒的名字所显示的,这是一种有毒植物,全株都含有香豆素类毒素。这类毒素对于哺乳动物具有抗凝血作用,牲畜误食之后,很容易因为内出血而身亡。正因为如此,牲畜一般都不会去吃它。在正常、健康的草原上,狼毒的数量并不多,占优势地位的是针茅、羊草之类的牧草。但是如果草原上的牲畜过多,它们会把牧草吃光。这时,狼毒失去了竞争对手,便在草原上繁茂起来。狼毒占优势的草原,因而已经是极度退化的草原。这样的退化草原要恢复原样可不容易!

  像狼毒这样集美丽和歹毒于一身的植物,在草原上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豆科棘豆属的很多种类也和狼毒一样,既对牲畜有毒,又能开出美丽的花朵,在因为过牧而退化的草原上展现它们冷艳的身姿。现在要对付它们,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是“以毒攻毒”,用专门杀灭狼毒和棘豆、对主要牧草无害的除草剂进行化学防治。当然,这种办法终归是治标不治本,要想釜底抽薪,还是得解决草畜失衡问题。

  当然,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狼毒之毒本身并无所谓好坏,它是好是坏,完全取决于人类的视角。狼毒之毒能杀死牲畜,这当然是坏事,但是人们也能对它进行巧妙利用。除了入药之外,狼毒的一大传统用途是造纸。就像它所在的瑞香科的其他一些植物一样,狼毒含有丰富的韧皮纤维(主要含于其根状茎中)。在其他造纸原料获取不易的青藏高原草原地区,藏族人民就用狼毒的韧皮纤维来造纸。狼毒纸因为含有毒素,鼠不咬,虫不蛀,用它印刷的经文可以历经千百年而不坏。今天,用狼毒造纸的技术已经作为藏族造纸技艺的一部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样,狼毒之毒又显现出它好的一面来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5599-564025.html

上一篇:五古·崇明
下一篇:竹藤与人类文明共舞
收藏 IP: 124.205.77.*| 热度|

28 柳海涛 刘洋 李学宽 金小伟 徐迎晓 张骥 单博炜 朱永青 庄世宇 唐常杰 刘全慧 邸利会 周金元 李璐 化振红 刘颖彪 高建国 刘鹰翔 杨月琴 朱伯靖 孟津 吕新华 吕洪波 张鹏举 强涛 crossludo zhanghuatian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3 22: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