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ming80040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ming800403

博文

双奥北京

已有 1924 次阅读 2022-3-13 18:25 |个人分类:读史方舆|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双奥北京

2018-2022年初,五环和奥运圣火4内三次来到东亚的中、日、,分别是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在2021年举办的2020年日本东京(夏季)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这是亚洲历史上的第一次。奥运会(含冬奥会)连续频繁的在同一地区举行在二战以后的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这不仅是中、韩两国首次举办冬奥会,而且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同时举办过夏季与冬季奥运会的双奥城市——北京。至此,亚洲(东亚)四次冬奥会,而平昌之前,非欧美国家只有日本承办过两次冬奥会。此外,亚洲已经举办了四次(夏季)奥运会(其中东京两次),含大洋洲则共举行了六次(夏季奥运会)。

五环旗和圣火来到东方的频率在加速

100余年来,奥林匹克运动逐渐从西北欧不断走向全球。从1896年开始,2021年举办的2020年夏季奥运会已经是三十二届,当然其中因战争停办了三次。

其中,二战之前现代夏季奥运会共举办了十次:第一届雅典奥运会(1896)到第11届洛杉矶奥运会(1932)(1916年的第六届柏林奥运会因“一战”取消)。其中,只有两次主办地在北美(圣路易斯,1908、洛杉矶,1932)其余八次都在欧洲,而且除了首届雅典奥运会,七次主办地都在西北欧地区,分别是巴黎(两次,19001924)、伦敦(1908)、斯德哥尔摩(1912)、安特卫普(1920)、阿姆斯特丹(1928)和柏林(1936)。

赛事安排很不正规,突出表现为赛程长,长达几个月,甚至半年,奥运会作为万国博览会等其他活动的附属部分。竞赛项目少和不稳定,参赛国家和运动员少,以业余运动员为主,参与者主要是西方列强特别是日耳曼国家和法国。

二战中,奥运会停办过两次。从1948年伦敦奥运会(第十四届)五环旗和圣火再次起航以来,(夏季)奥运会已经连续举办了十九次,大约以八年或者十二年为周期分别在欧洲、亚大(太)和美洲(西半球)轮流举行,比赛项目逐渐增多。由于殖民地不断独立,国际奥委会的成员也不断增加,参加奥运会的代表队和运动员开始增加,逐渐达到两三千人,随后增加到五六千人和现在的上万人,女子比赛项目和女运动员由少数派也增加到和男子项目并驾齐驱。由于比赛项目和运动员数量不断增加,需要为奥运会建设专门的体育场馆和奥运村,奥运会越来越正规。为奥运会服务的裁判和官员、采访奥运会的体育记者数量也不断增加,每次奥运会也开始吸引百万计的(现场)观众和游客,另外还有几十亿人通过电视转播收看奥运节目,成为四年一度的全球盛会。奥运的主办者和参与者从西北欧逐渐走向全球,这既是人类和平与友谊的载体,也昭示着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的拼搏精神不断深入人心。

战后十九次奥运会中仍然欧洲举办次数最多,达八次,举办地分别是伦敦(1948,第二次)、赫尔辛基(1952)、罗马(1960)、慕尼黑(1972)、莫斯科(1980)、巴塞罗那(1992)、希腊(第二次,2004)、伦敦(第三次,2016),亚太地区和美洲分别是六次和五次。

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是奥运圣火和五环旗第一次来到亚洲大洋洲,也是第一次飘扬在赤道以南,以后在亚太地区举办的奥运会还有东京(1964,相隔八年,中间只有一次罗马奥运会)、汉城(1988,足足等了24年,两个天干)、悉尼(2000)、北京(2008)。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是时隔三十六年以后奥运圣火再一次在西半球点燃,以后是蒙特利尔(1976)、洛杉矶(第二次,1984),两两之间都是相隔八年,亚特兰大(1996)则等了12年,而里约(2016)整整过去了二十年。

2020年悉尼奥运会为界,五环旗和圣火来到世界东方的频率在增加,在二奥运的前一百年,包括澳大利亚,亚太地区仅举办了三次(夏季)奥运会和两次冬奥会(都在日本);二十一世纪的前四分之一时间内,亚太地区已经有四个国家举办了三次(夏季)奥运会和两次冬奥会,而且十年以后,2032年澳大利亚的第三大城市将举办第三十五届奥运会,这是巴黎(第三次)、洛杉矶(第三次)奥运会以后,时隔12年五环旗和圣火再次回到亚太地区,澳大利亚因此也成为英、美、法以外第四个举办过三次及以上奥运会的国家和除了美国唯一的有着三个奥运举办城市的国家。

冬奥会对自然条件和经济社会基础的要求更高

冰雪运动不仅对自然条件有较高的要求,而且需要一定的经济技术条件作为支持,冰雪运动速度极快,胜负就在毫厘之间,因此顶尖好手对决的关键因素已经不仅仅是天赋和训练,也是装备和训练的科技含量,需要用到计算流体力学与风洞实验等等现代科技,这些都要以大国国力为支持。当然即使是短跑项目,非洲黑人也跑不出成绩,这不是体质不行,而是训练不行,非洲百米记录甚至不如过亚洲记录。

因此,冬季运动在世界上的普及程度还不高,主要是北半球的发达国家。冬奥会的举办地更为狭窄,基本上是在北纬40°-50°的欧亚大陆和美洲,主要是在欧洲法德奥瑞意交界的阿尔卑斯山区和北美洲西部的洛基山区轮流举办。

由于受极夜和冬季气温较高的影响,冰雪运动很发达的北欧国家举办的冬奥会也不多。当然,天气特别冷的地方(平均气温低于-20°C)也不适合举办冬奥会,不仅影响选手比赛,更影响观众参与,特别是在是冬季运动的大头雪上项目方面。

1924年第一次冬奥会算起,今年是第二十六届冬奥会,但由于二战影响,停办过两届,冬奥会实际上举办过二十四次,一半以上的举办地都在欧洲,但是举办次数最多的国家是美国,共有四次,举办地分别是:普莱西德湖(1932年第三届,1980年第十五届)、斯阔谷(1964,第十届)、盐湖城(2002,第二十一届)。另外,北美洲举办过的冬奥会,还有加拿大的两次(卡尔加里,1988年,第十七届,温哥华、2010年第二十三届),共有六次,其中只有多伦多不在西部洛基山区。

美国之后,法国已经举办了三届冬奥会,举办次数位居第二,除了首届夏蒙尼冬奥会(1924)外,举办地还有格勒诺布尔1968,第十二届)、阿尔贝维尔1992,第十八届)。此外,举办次数为两次的国家还有瑞(士)(圣莫里茨1928年第二届、1948年第七届)、挪(奥斯陆1952年第八届,利勒哈默尔1994年第十九届)、意(科尔蒂纳丹佩佐1956年第九届,都灵、2006年第二十二届)、奥(因斯布鲁克1964年第十一届、1976年第十四届)等欧洲国家,以及亚洲国家日本(札幌1972年第十三届,长野1998年第二十届)。仅举办过一次冬奥会的国家有德(加尔米施帕滕-基兴1936年第四届)、南(斯拉夫)(萨拉热窝1984年第十六届,现波黑首都)、俄(索契,2014年第二十四届)、韩(平昌,2018年第二十五届)以及中国。其中,在欧洲举办的十四次冬奥会中,举办地仅仅有挪威的两次和俄罗斯索契不在泛阿尔卑斯山区,而且索契所在的大高加索山,也可以看做阿尔卑斯山向东延伸的巨大山系的一部分。

亚洲举办过的四届冬奥会都在东亚的中日韩三国。这既是自然地理因素决定的,但更重要的影响因素是经济社会发展与竞技体育水平。

双奥之城

北京-张家口冬奥会是一次有历史意义的冬奥会,实际上是冬奥百年纪念。

冬奥会规模较小,早期与夏季奥运会同年举办,特别是二战以前的四次冬奥会,除了第二届外(对应阿姆斯特丹奥运会,荷兰地势低平,缺乏冬季运动特别是越野和高山滑雪的自然条件),举办国均与同年的夏季奥运会相同,实际上依附夏季奥运会,是夏季奥运会的附属品,在举办夏季奥运会当年的一二月间举办,会期约早于夏季奥运会半年,举办地也不相同。

由于夏季奥运会规模大,对体育场馆和基础设施的要求多,大部分举办地都是大中型国家的首都,但在新大陆(美、加、澳、巴西)举办的以及欧洲举办过的安特卫普(比利时)、慕尼黑(德国)、巴塞罗那(西班牙)奥运会例外,这些举办城市一般没有举办冬奥会的气候条件,即使一些冬季有雪的城市,也位于大平原中部,难以满足雪上项目特别是高山滑雪的地形条件,如莫斯科。唯有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临近冬奥会的传统举办地方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脉)。

冬奥会举办地选择范围更为狭窄,“二战”以后,随着五环旗与奥运圣火逐渐走出西北欧,夏季奥运会开始在五大洲轮流举办,但冬奥会会址仍集中在阿尔卑斯山及洛基山的滑雪圣地,因此,冬、夏奥运会基本脱钩,虽然还是同一年内举行,但举办地几乎不会在同一国家,甚至可能不在同一大片地理区域,而是天南海北相距离几万里。但是,冬奥会特别是早期冬奥会规模小,可以在一些规模较小的城镇举行,历届冬奥会中除了奥斯陆、札幌、萨拉热窝、长野、盐湖城、温哥华、都灵等地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城市外,很多举办地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冬季旅游(滑雪)圣地,而且能不止一次举办,但这些地方也不可能申办夏季奥运会。

而且随着奥运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要求越来越多,千万人口级别的国家和百万大城市承办奥运会的难度越来越大,纵观历届冬奥会举办城市有可能承办夏季奥运会的寥寥无几,即使奥斯陆、都灵、札幌、盐湖城、温哥华,大概也只能想想而已。

1992冬季奥运会与夏季奥运会最后一次同年举行。此后,为了增加冬奥会的独立性与影响力,冬季奥运会放在两届夏季奥运会之间举行,从而把1996年冬奥会提前到1994举行,此后冬、夏奥运会分开每隔两年交替举行;因此,2022年冬奥运实际上是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百年庆典(第二十六届),这是北京-张家口冬奥会非比寻常的一点。

北京能成功举办08年夏季奥运会和办百年冬奥,主要由于其季风气候和地形条件。北京属于温带季风气候,冬季温度一般比同纬度更低,当然,在我们的邻国日本韩国举办过的冬奥会(长野、平昌)举办地的纬度实际比北京还低,但由于受日本海的影响,冬季雪更多。就像我国西南很多雪山,南坡(迎风坡)虽然更温暖,但和北坡比雪线更低,就是因为降雪量更多,与之相平衡的消融量也更大,需要更高的温度。

北京地处华北平原、黄土高原、内蒙古高原以及东北平原等中国北方四大地理单元的结合部,东、北、西三面为燕山、太行山环抱,东南向渤海湾开敞,距离海岸线只有100多千米。在生物区系中属于古北界中由东亚亚界(温湿)向中亚亚界的过渡(干燥)地带,城市外围有太行山余脉——西山、燕山山脉的主峰雾灵山及其余脉盘山,以及军都山、大海陀山等山峰,部分山峰海拔在1000m以上。山间不仅有拒马河十渡、永定河山峡、明十三陵及十三陵水库、密云水库、野鸭湖、雁栖湖、金海湖、居庸关、古北口、八达岭长城、慕田峪长城、司马台长城等自然风光与人文景区,也满足冬季运动基本的自然条件。而且在长城下滑雪追逐,穿越丛林雪原,本身就具有独特的人文意义。本次冬奥会雪上项目举办地张家口崇礼区,位于坝上高原,属于蒙古高原的边缘,海拔超出北京1000余米,温度低于北京近10°C,雪场条件更好。当然即使是北京行政区域内,特别是长城以北的山区,也不乏理想的滑雪场。

借助冬奥会的东风,带动中国特别是北方三亿人的冰雪运动,是申办冬奥的意义之一,也是我们对促进奥林匹克运动的贡献,特别是本次冬残奥中国健儿借助主场优势历史性首次获得金牌、奖牌榜两个第一。北京-张家口冬奥会成功推动了京津冀、乃至更大的环渤海范围内的冬季旅游与冰雪运动,使其成为与东北、新疆北部齐名的我国三大冰雪旅游中心,这在京津冀一体化与革命老区振兴中也具有独特的意义。

北京冬奥会也开创了冬季运动对夏季奥运会场馆和城市工业遗产的再利用、再开发,这在奥运史上都是第一次。水立方变身为冰立方,以及五星红旗数次高高升起、迎风飘扬的首钢大跳台都是本届冬奥会令人难以忘怀的回忆,在奥运历史上也可能是空前绝后的。本次冬奥会的创新也很多,特别是开幕式的独具匠心。当然,本届冬奥会的全球收视率也是历史新高。

2008-2022不到十四年的时间里,中国和世界都改变了很多。2008年鉴证了中国大多崛起的昂扬,蓄势待发、迫不及待,经过10几年来的发展与沉淀,今天的中国已经更加成熟与自信,精雕细琢、独具匠心。

长期以来,竞技体育往往作为展现中华民族拼搏精神和顽强意志的文化载体,不服输、不言败、不畏艰难困苦,被寄托了很多内涵。但是大运动量的严格训练与竞赛,往往带来各种运动伤病,优秀运动员的黄金时代往往流星般转瞬即逝。2008前后的运动员偶像还是刘翔、姚明等早期80后,但是在北京奥运会上他们已经略显英雄迟暮。今天竞技体育的主力军则是90后甚至是00后。特别是将北京冬奥会作为18岁成人礼的两位小将——谷爱凌和苏翊鸣,不仅取得了出道即巅峰的冬奥会精彩亮相,更展现了更年轻的中国一代更加自信、多彩、多样化的人生与青春,他们的竞技体育之路刚刚开始,黄金时期应该能持续很长。谷爱凌和苏翊鸣等新一代体育健儿身上,我们不仅看到了这种拼搏精神和意志力,而且更多的是从容自信和对生活的热爱。同时,体育科技和装备水平的飞跃,使得训练效率与效果不断提高,也最大程度减少了体育健儿的伤病困扰,延续了他们的运动生命。

2022年可能是我国冬季运动项目崛起的起点。冬季运动,除了冰壶等少数不像运动项目的比赛项目,一直是勇敢者的运动,表现了人类对速度极限的追求,特别是高山滑雪、雪橇雪车等,在人类体能与自身重力作用下风驰电掣。速度超过了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这是人类不借助动力机械所能达到的最高速,体现了人类勇敢无畏,不畏艰险、勇于超越的意志品质;同时,也有很多观赏性很强的项目,比如花样滑冰和自由式滑雪。但是长期以来,除了短道速滑和花滑双人滑少数优势项目以外,我国大部分冬季项目特别是雪上项目竞技水平一般。

夏季奥运会经历了重返奥运大家庭初期的摸索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中国军团正式奠定了第二集团之首的位置;八年后,随着徳、俄军团的落寞,世界竞技体育开始了三强鼎立的格局;并在本世纪初期,再一次形成两强争霸(中、美)。而在冬季项目上,80年代的三次奥运会,中国代表团仅是作为一名参与者去学习、提升,直到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体坛尖兵叶乔波拼得一身伤病才在速滑项目上实现了奖牌零突破。金牌零突破则又过了一个十年,杨洋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上勇夺金牌。2002年以来的20年,我国冬季运动总体上处于一个徘徊期。与夏季奥运会相比,我国远非冰雪运动强国,只在个别冰上项目具有夺金实力,大部分项目,特别是雪上项目只能是重在参与。三十年来,中国军团在冬奥会金(奖)牌榜上,包括成绩最好的温哥华冬奥会,一直在10名以外徘徊。

本次北京-张家口冬奥会,冰上项目与雪上项目中国军团均衡发力,在自由式滑雪、单板滑雪等新型项目上不断突破,共夺得了5枚金牌,金牌总数达到九枚,历史性的进入了金牌榜三强。特别是两名不满二十岁的小将谷爱凌和苏翊鸣,分别贡献了两金一银和一金一银,合计占十五面奖牌的三分之一,这既是几十年来冰上健儿的厚积薄发;也充分展现了在国家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支持下,科学技术在体育装备与体育训练中的重要作用;更体现了奥利匹克运动的新格言“更团结”,中国速滑队的韩国教练组,以及苏翊鸣的恩师日本的佐藤教练都说明竞技体育除了争输赢、分胜负外,还可以反映人类的友谊与团结,本届冬奥会中这样的瞬间也不断出现。

总之,本届冬奥圣火正在徐徐熄灭,我们“一起向未来”。中国冬季运动的成长仍然道阻而长,即使金牌总数创纪录,奖牌总数仍然徘徊在十名以外,达到世界顶级水平的项目和运动员数量仍很有限。雪上项目特别是传统的高山滑雪、越野滑雪竞技水平一般,以及冰球等项目与中北欧国家、美、俄、加等强国,差距甚大,短期内都难以突破。但是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大跳台,单板滑雪等新型项目,以及冰壶等技巧性较强等项目中,中国具有体操、跳水大国的传统优势;特别是跳水“梦之队”已经孤独求败二十余年,跳水本质上也是空中技巧动作,自由式滑雪与之殊途同归。单板滑雪及花样滑冰也与滑板、轮滑具有较高的相似性,滑板、轮滑突破了自然条件对冬季运动的束缚,在青少年中也有更多的爱好者,这些都是在我国更广泛普及冬季运动的有利条件。另外,风驰电掣的雪橇雪车项目,对装备和训练的科技要求更高,我国工业几十年来积累的流体力学科技基础,也将成为助推其后来居上、弯道超车的关键。

中国举办的下一次奥运会仍然可能是冬奥会

目前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已经排到2032年,冬奥会则是2026年(意大利成为第三个举办三次及以上冬奥会的国家),再下一个十二年周期里夏季奥运会将分别在欧(巴黎,第三次)、美(洛杉矶,第三次)、亚太(布里斯班)举行,从而出现了第二个和第三个三次举办奥运会的城市,和第四个举办三次及以上奥运会的国家(澳大利亚)。按照8-12年一次的周期,奥运会再下一次在亚洲举办,应该是20402044年举办,而且中国大概也不会在2040年之前再次申办夏季奥运会,20362040,乃至2044年奥运会的举办地大概率是南美及欧亚国家,特别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热情的南美人民期待奥运会实际上已经有很久时间,早在几十年前,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曾经多次申办过奥运会,但实际上目前只举办过里约奥运会一次,即使布宜诺斯艾利斯举办了世界上最南部的奥运会,也仅仅是拉美第三次奥运会,而且也是在里约奥运会至少二十年以后。

欧亚国家中最可能的奥运会潜在举办地大概可能是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欧?、亚?),其实,西亚国家一直有很高的申奥热情和一定的竞技体育基础,亚欧之交的伊斯坦布尔也屡败屡战。另外,南亚、东南亚国家也有很多千万人口规模的城市群,比如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孟加拉的达卡,印度的德里-新德里、孟买、加尔各答,泰国曼谷、印尼大雅加达、菲律宾大马尼拉等。但是按照南亚-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和竞技体育水平,举办奥运会很可能得不偿失,甚至像加拿大蒙特利尔一样寸金不进。但是,人口第二大国(马上第一)——印度不可能永远缺席奥运举办国,东南亚最接近奥运城市的可能是泰国的曼谷,但这很可能是21世纪后半页了。

我认为中国第二次成功举办夏季奥运会国最有可能是在2048年,甚至2050年代,即建国100周年前后。当然,五大洲中的非洲也不会永远缺席奥运举办国,非洲现在有几大城市群和大城市,埃及以开罗为中心的尼罗河三角洲、南非的开普敦和中央高原(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以金沙萨为中心的刚果河口(民主刚果、刚果、扎伊尔)。其中埃及和南非都是非洲大国,是最有可能承办奥运的非洲国家。另外非洲的竞技体育水平以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最强,亚的斯亚贝巴和内罗毕也都是东非高原的大城市,埃塞还是第二个人口过亿的人口大国。此外,还有西非的拉各斯——非洲人口第一大国的经济首都(已经提出过申奥申请)。本世纪内五环旗和圣火也将在非洲升起,真正走遍五洲。

冬季奥运会举办地选择更为狭窄,已经有多个国家(甚至城市)举办了两次及以上的冬奥会,其中美国达到四次、法国三次,意大利也即将第三次举办冬奥会,两次举办冬奥会的时间间隔很多在二、三十年多年,但最短的只有十二年(因斯布鲁克19641976冬奥会),未来二十年内,还将举办五次冬奥会,其中亚洲应很可能至少举办一次,而最有希望的举办地应该是适宜举办冬奥会的四块区域中的唯一一片处女地——亚洲中部山地与高原。

由于千岛寒流与冷空气的影响,日本北海道与里日本地区是亚洲降雪最多的地方,雪场条件最好,1972年亚洲的第一次冬奥会在北海道的札幌举办,26年后冬奥会再一次在日本的长野举行,而两次东京奥运会,则相隔了近60年。此外,除了冬奥会以外,规模最大的多国冬季运动会——亚洲冬季运动会,至今已经举办八次(第九届亚冬会本来可能在中国沈阳举行,但因疫情原因取消了),除了在中亚阿拉木图—阿斯塔纳举办过一次外,基本都在环日本海地区,这已经成为世界三大冰雪运动地带之一,其中日本举办了八次亚冬会中的四次,亚冬会的前三次都在札幌举行,还有一次是清津海峡对岸的清津,这与日本长期是亚洲第一经济大国的地位是一致的。当然,韩国也在考虑再次申办奥运会(包括夏季奥运会和冬奥会),但是韩国面临的一个问题是人口即将快速减少。

除了举办过亚冬会以外,阿拉木图还多次申办过冬奥会(此外多次申办过冬奥会),并且是本次冬奥会北京-张家口的唯一竞争对手,如果新疆城市如伊犁和阿拉木图,乃至吉尔吉斯首都联合申办,成功举办中亚的第一次冬奥会几率是很高的,也体现了奥运精神“更团结”。

新疆特别是天山以北,是我国冬季降雪最多的地方,阿尔泰山区是人类初民最早尝试滑雪的地方,已经有1万多年的滑雪史,向北直到俄罗斯西伯利亚森林的边缘,都是冬季旅游和滑雪圣地。当然,阿尔泰山区开展冬季运动也有不利因素——太冷,以及纬度较高白昼时间偏短等。

伊犁位于天山向西开口的河谷中,西风带送来的水汽形成了大西洋的最后一滴泪水,同时北天山又阻隔了北方的冷空气,是北疆相对温暖的城市,具有举办冬奥会的基本条件——高山、雪野、森林,充足的降雪、不太严寒的气候和不太短的白昼时间,我认为是全国开展冬季运动自然条件最好的地方,都在伊犁河谷向西延伸的坡麓上,三地相距不远,共同构成古老丝路的重要一段,在古丝绸之路上联合举办冬奥会,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甚至,新疆历史文化名城喀什、塔吉克首都杜尚别、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巴基斯坦重要城市白沙瓦等也可以联合举办冬奥会,这一带位于亚洲山结帕米尔高原的周边,纬度偏低,但高海拔山区也有高质量雪场,法显、玄奘西行经过的大雪山地区,自古以来是中印文化交流的要冲。

按照东亚地区每12~16年举办一次冬奥会的频率,在本世纪剩余80年里,还有5-6次举办机会,中国应在两次以上,其中我国传统的冬季运动发达地区——东北地区应该至少有一次机会,日本海西岸是环日本海冬季运动与冰雪旅游带的一部分,即从俄罗斯远东的锡霍特山脉向南延伸到中国东北的长白山和朝鲜半岛,这里是历次亚冬会和在亚洲举办的冬奥会的重要举办地,也是我国多数冬季运动员的故乡,我国大部分冬奥运动员都是在东北出生和接受训练的,本次北京-张家口冬奥会也是可以看作日本海西岸冰雪运动带延伸的最西南端。但是东北三省举办冬奥会的主要问题是纬度偏高和冬季气候寒冷。哈尔滨在成功举办亚冬会后,是我国第一个申办冬奥的城市,但第一轮就淘汰了,太冷是一个重要原因吧。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95119-1329249.html

上一篇:城市化的动力
收藏 IP: 218.87.12.*| 热度|

2 张学文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7 10: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