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那些都是好时光 精选

已有 11588 次阅读 2021-1-31 16:0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那些都是好时光

曾泳春


1 夏天

81411581960d4a5b818d55933f75dad.jpg

     两年前的夏天,我去了一次伦敦,并不期然地遇上了几个科学网博友。这样温馨的相遇,我想是应该记下来的。

   我看到的那个英格兰夏天,明媚而恬静,人们不疾不徐地享受着据说是很难得的夏日阳光。我在离伦敦市区很远的一个酒店参加会议,宣讲我的那些关于螺旋纤维的故事。那个极小型的会议是我上赶着要去的,就为了安静地看看伦敦的夏天。

   首先是戴激光在朋友圈里发现我到了伦敦,马上联系了我。这里我要介绍一下戴激光,他就是多年前曾经活跃在科学网的戴德昌。那时的科学网已经成了当时的月光,许多博友也从这个有趣的地方散去,回到各自的角落。戴激光的角落一直在英国,而前年的夏天,他的工作地点正好移到伦敦。我们联系上以后,他又兴奋地告诉我,还有一个科学网博友也正好在牛津。于是我们约好在会议结束后一起去找那个博友。

   我也不卖关子了,那个我们要奔赴去相约的博友就是罗会仟。这里我要介绍一下罗会仟,他就是多年前曾经在科学网“水煮物理”的青年才俊。那时的科学网聚集着众多青年才俊,如今,也开始走向中年(偷笑)。那个夏天,罗会仟正在牛津的Diamond光源做实验,我和戴激光奔赴他的那一天,正是他实验工作的最后一天。然后他要离开光源实验室去一个英国小村庄开一个科学家云集的会议。

436aeb5d2e90d495f37f8f0af9295b4.jpg

   约会那天,戴激光开车到了我开会的酒店。我从旋转门出来的时候,一眼看到他站在一辆车旁朝我招手。显然,他在我认出他之前认出了我,凭着我在科学网上的头像。两个第一次见面的博友像老朋友一样握手微笑,然后就出发奔赴另一个博友。

   从伦敦到牛津有相当一段路程,快到光源实验室的时候,戴激光说我们在前面一个服务区上个卫生间吧!去过远方的人们都知道,找卫生间通常是在远方流浪的一个难点。在美国还算好,Restroom还是比较容易找到的,但我在伦敦找卫生间的经历几乎把我吓住了,于是和戴激光在车上聊天时就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说伦敦的卫生间到底是有多么珍贵。所以戴激光一本正经地说“别让罗会仟以为我们是奔着他那里的卫生间去的”时,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当我们到达Diamond时,罗会仟已经退掉了宿舍拿好行李在等我们了。他悠闲地坐在下面这个几乎是世界上最高智商的咖啡馆门前,等着我和戴激光到来。

588a8c9b86da41139c3f906c4bd17cc.jpg

   我贪婪地感受着这里空气中的智慧,依依不舍地离开了Diamond光源,奔向另一个心中胜地。

   对于经常穿梭在全世界做实验的罗会仟来说,牛津几乎是他的据点之一。于是我有了一次极其舒心的牛津之旅。罗会仟领着我看那些我神往已久的学院建筑,而戴激光领着我们钻小路,看一些外人不容易见到的场景。于是我得以在很不出名的牛津河边静静地享受古老英国的宁静。马普尔小姐说:那些时光,任谁做事不是慢吞吞的呢!

dfb9c65ecc68624f5263d4c0e18cd10.jpg

   我对英国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一种从未到过却已熟识的感觉,源于简奥斯丁、狄更斯、萨克雷、毛姆、阿加莎等的英国文学作品以及伴随我多年的英剧《大侦探波洛》和《马普尔小姐》,也因此奠定了我对英国下午茶的向往。所以当我撒娇地说要享受下午茶时,两位绅士立刻在校园里找到了一处地方,陪我喝下午茶。那也是我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喝英国下午茶,在牛津校园的一个院子里。

7bdccc889eb2157a142ab793ef55aac.jpg

   喝着下午茶,脚下不远的地方有不知是谁的墓碑,抬头就看到了古老的墙。恍惚在一瞬间,我穿越在悠悠的时光中。波洛说:那些都是好时光。(Those were all good days.

d1f46fba3dcd0b1c48f607808855292.jpg

    离开牛津前,三个博友照例在牛津的一家川菜馆大快朵颐了一番。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戴激光要先把罗会仟送到那个开会的小村庄,然后我们才回伦敦。罗会仟说:大佬们在大城市开会腻了,转到这种静谧的村庄交流学术。夜晚的英国村庄呈现出无法言说的美,我无比羡慕地看着罗会仟走进一家深巷里的客栈,那是他将要交流学术的地方。

2

     很久没有到科学网写博文了,拉拉杂杂写了以上的文字,算是对自己心境的一个交代。

     ——依然想要跟你去流浪。

     前几天,提交了2004年博士毕业后的第四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结题报告后,在朋友圈里写了篇小作文,贴在这里:

     昨儿看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决赛,老炮儿只剩下王建国和呼兰。老炮儿在这季脱口秀大会中被后浪们追赶得几乎搁浅在沙滩上,这是必然的结局。庞博说:从不能逗笑观众开始,脱口秀的世界已经不属于老炮儿了。

     我也是老炮儿了,在提交了结题报告之后,提起精神在后浪们的追赶声中艰难前行。

     但是,范儿还是要有的,这是老炮儿的态度。

     毕竟,我们走过的轨迹,都是好时光。   

2e7d7fbbea4fb1fc38455bc5b2564a3.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269891.html

上一篇:不知所云2
下一篇:8月18日
收藏 IP: 101.88.65.*| 热度|

54 王善勇 张士宏 谢力 聂广 刘全慧 张艺琼 张珑 冯圣中 赵美娣 徐晓 杨正瓴 王海辉 廖晓琳 康建 孙颉 李学宽 宁利中 刘钢 唐凌峰 葛素红 冯大诚 彭真明 郑永军 汪晓军 王汉森 冯新 张叔勇 陆仲绩 鲍海飞 刘良桂 钟定胜 韩玉芬 齐国臣 杨顺楷 刘洋 武夷山 戎可 刘德力 王安良 李丽莉 文端智 李东风 周阿洋 田丰 吕泰省 李万峰 唐胜球 陆雅莉 张鹰 黄仁勇 刘秀梅 赵凤光 杨芳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6 08: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