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票友、角儿和大腕 精选

已有 4795 次阅读 2012-11-20 09:14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科研, 权力, 票友

        这几天的科学网非常热闹,程老师的两篇文章反映的不仅仅是一个学生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现实,按照本人的逻辑,那就是我们人才战略失败的活例子,更直接一点,这是这么多年来科技人才选拔机制,尤其是人才认定机制失败的后遗症,不知道这记响亮的耳光是打在了谁的脸上。
        我曾经号召科学网博友们自发的搞一个科技界的星光大道,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一个由权势控制的封闭机制已然失败的情况下,开放的机制必然取而代之,历史就是这么发展的,远古一点的周朝后春秋战国如此,大清结束后的民国也是如此。科学网的博友们不做,其它的地方也一定会做。尽管周期的大小有区别,但,无论如何,封闭体系即将走入开放是必然的。
        之所以只能是星光大道,而不是角儿们的堂会,那是因为中国科研的大体水平还只是票友,远未达到引领的水平。放眼全世界,在科学界能作为角儿出现的中国科学家我是数不出几个来,包括很多我自己很佩服的科学家,也算不得什么角儿。搞杂交水稻的袁老算一个,那不仅仅是角儿,而且是大腕。尽管他老人家得不到中国科学家的认可,只能算个工程师。因为天朝那些自称是角儿可以认定别人是不是角儿的权力大腕,从科学意义上讲,也只是一个票友而已,正如安博士和讲科学博文里所讲,看一个人的研究是需要水平的,有些权力大腕的科学票友档次很低,不如大多数的普通票友。如果放在一个没有权力掺和的场所,科研工作的档次其实是一目了然的。
        科学家在很多时候都表现出小文人的那种胆小和羞怯,相比之下,民国时期的那些文化大师展现的是一种气度,是他们的庇佑下,中国曾经产生了一些科学大家,而在今日,同样是小文人的那些很多人看不起的演艺界文人们,为了自己的生存和百姓的需要,已经创造了一个平台和模式,让一些票友走上舞台,走进百姓的视野,那就是要看看他们这些人是否真有人在将来成为角儿。在这种创意上,我本人也只是票友一个。
        不过,科学研究的事儿与他们不同,因为我们的票友年轻,而且所有的票友都有可能成为一个角儿,只是需要一个环境,那就是不要让票友满足于当票友和那些由此获得的喝彩和掌声,让真正的角儿能够被广大的票友认知。
        科研票友和角儿的区别很小,做基础研究的看以下三条:有没有新定理或者定律、概念、假说;有没有新科学研究方法和路线;有没有新现象。做技术研究和研发的也很简单,也是三条:设计的技术生产的产品有没有让用户满意;设计的技术生产的流程有没有让生产厂家满意;设计的技术所生产的产品是否做到了世界第一,别人一时半会儿做不出来。
        假如做技术研发的在天朝不算科学家,那么袁隆平不是中科院院士就成了天经地义。但是,按照这个逻辑给很多所谓的科学家稍微掰扯一下,估计连工程师都算不上,顶多算个技术员。
        中国科学界之所以都是票友,极少有角儿,因为科研是业余活动,所有科学家的主业是谋求官位;有几个角儿在不经意间产生却不能成为大腕,那是因为这些人生活在一个权力左右一切的社会,人格和学识两条腿是经受不起权力的汹涌的。投胎是门技术活,这个没掌握好很要命。
        年轻人早早就发现自己投胎的技术没有掌握好,我看是一件好事儿,说明我们的年轻人有很好的洞察力和判断力,我为他们感到骄傲。也希望互联网的发展能够让这个社会有所改变,让感叹自己投胎技术没掌握好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1814-634258.html

上一篇:都是生意人
下一篇:请教:大树是靠什么把水送到几十米高的叶子上的

61 李学宽 张伟 吴国清 陈小润 吴浩宇 刘洋 蔣勁松 肖重发 李宇斌 余昕 吕喆 陆俊茜 刘艳红 鲍海飞 陈桂华 陈楷翰 张晖 曹聪 赵美娣 张云 庄世宇 鲍得海 武夷山 杨秀海 吴宝俊 马红孺 杨月琴 逄焕东 曹广福 陈安 秦川 谢强 刘波 李天成 王晓明 彭思龙 许培扬 翟自洋 陈湘明 蒋继平 刘文礼 王伟 柳东阳 魏东平 李土荣 徐耀 郭卫 魏武 何士刚 璩存勇 戴德昌 邵征锋 王康建 zzjtcm anran123 xqhuang myyddd bridgeneer yxh3161 xiaxiaoxue86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20: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