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与开放科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enxiang 本博客的主要内容为学术出版,数字出版,和开放获取。

博文

开放获取转型——学术界与爱思唯尔的分歧何在?

已有 3572 次阅读 2020-6-17 17:21 |个人分类:学术出版|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开放获取, 学术出版, 爱思唯尔, 期刊

所谓转型协议(Transformative Agreements)是指由出版商与不同机构(图书馆、国家或区域研究机构联盟)通过谈判达成的合约,这些合约力图改变基于期刊订阅的商业定价模式,转为以开放获取服务费核算的、更合理的价格体系。根据转型协议,传统学术出版的两大商业核心:期刊打包订阅和开放获取处理费(APC),将被多样化模式取代。学术机构联盟和国家科研管理机构成为与出版商谈判的主体,出版商面临的不仅是模式转变,更重要的是在收费和利润方面作大幅度让步。一直以来,虽然开放获取早已成为学界、政府与科研管理机构的共识,但如何在商业巨头垄断的现行学术出版体系下全面实现开放获取——这是难点所在。


作为商业出版巨头,爱思唯尔——在转型协议谈判初期态度强硬,相比其他出版商,让步幅度较小,因此遭到多个国家和大学联盟的抵制,多次出现期刊断供局面。爱思唯尔与学术界的谈判过程凸显了双方在转型规则方面的主要分歧。


相比其他出版商的转型协议,爱思唯尔守住了两大底线:第一,没有将期刊订阅与开放获取服务费合一,而是给予不同谈判对手不同的折扣与优惠,从而保证了出版商的双重利润来源;第二,将旗下的顶级期刊,比如《柳叶刀》和《细胞》,排除在转型协议之外。换言之,无论订阅,还是OA论文出版,这些顶级刊物依然维系高昂的定价体系。爱思唯尔的学术期刊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可以迫使谈判对手让步,最终达成较有利的协议。
  

当然,并不是所有机构都对爱思唯尔做出让步,最具代表性“抵抗者”是由10所分校组成的加州大学系统。这场美国最大的公立大学系统与全球最大出版商之间的博弈仍在继续。2019年7月,由于谈判破裂,美国加州大学下属十所院校正式取消了与爱思唯尔的订阅合约,爱思唯尔随即终止了加州大学图书馆的访问权限,使35万名教职员工和学生无法阅读爱思唯尔2019年以后出版的论文,包括顶级期刊《柳叶刀》和《细胞》。虽然谈判尚未终止,但双方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存在分歧。加州大学的核心诉求是:第一,必须达成统一的收费模式,即合并期刊订阅和OA 论文发表费;第二,最终价格不能由出版商单方制订,需要依据调研数据,根据出版商在学术传播中创造的实际价值来定价。爱思唯尔没有满足加州大学的诉求,尤其是单一付费的定价模式,这是它与德国、瑞典等欧盟国家谈判的底线,为此不惜多次“断供”。爱思唯尔坚持,大学需要为内容付费,也必须为OA出版服务付费,二者是不同的出版产品与服务。


爱思唯尔与加州大学谈判的破裂并非孤立事件。国际学术出版与学术资源联盟SPARC在网站上专门开辟一栏,实时更新转型协议谈判陷入僵局或破裂的清单。此举为大学和学术机构建立了一个信息库,有助于谈判团队分享与出版商讨价还价的得失。同时,SPARC也鼓励每一个学术谈判团队都能强硬起来,共同为实现完全、可负担的开放获取而抗争。


事实上,对很多已签署的协议,尤其是德法等国家与出版巨头达成的协议,开放获取阵营并不满意。最主要的批评是,转型协议只是阶段性妥协,并没有解决学术出版的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出版商的暴利问题、垄断问题以及由高成本带来的可负担性问题。正是这些结构性问题,让学术出版体系难以为继。各国谈判团队在开放获取时滞期(embargo period)方面的让步也颇具争议,因为这违背了欧盟2020的开放目标和S计划的硬性要求,即一经发表,立即开放获取。另一个广受诟病的问题是对混合类OA期刊(hybrid journal)没有明确的限制措施,使之依然是出版商赚取巨额利润的主要模式,尤其是高影响因子的顶级期刊。换言之,转型协议中的妥协,为未来开放获取发展埋下了诸多隐患。


客观来说,转型协议仍是过渡性框架和阶段性合约——施普林格德国协议的期限是2020—2022年,并可能延长到2023年;爱思唯尔的多数协议也是2~3年,之后重新谈判。所以,在主要条款方面的功利性妥协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在欧盟S计划的大背景下,以及全球开放转型的复杂局面下,转型协议总体上有助于推动开放获取发展;毕竟它实实在在地实现了欧盟雄心勃勃的政策目标,全面开启了学术出版的开放获取时代,很多新的协议框架也在改写出版规则。对商业出版巨头而言,转型协议缓解了多方压力,维系了其垄断地位,也为其在未来开放生态中的角色奠定了基础;对科研机构和学者而言,转型协议避免了学术出版体系的动荡,当然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出版和阅读论文的成本。


总而言之,转型协议的达成缓解了开放获取阵营与商业出版之间的对立,避免学术体系陷入分裂或者“大破大立”式的动荡。但是二者之间的博弈将是长期化的,转型协议成为博弈的重要战场。虽然各国在协议中达成了诸多共识,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后几年的学术出版会风平浪静。相反,利益各方的博弈会愈演愈烈,而且这种博弈不会局限于法律条款和定价模式等短期利益之争。无论出版商,还是开放阵营,抑或是其他入局者,都会立足长远,基于学术出版生态高度布局与卡位。换言之,在转型协议之后,生态之争有可能成为未来学术出版博弈的焦点。


原文发表于《科技与出版》,题为《开放生态改变出版规则:2019年欧美开放获取发展评述》,在此分四篇博文刊登,略有改动,本文为其中第三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63928-1238274.html

上一篇:OA转型协议——学术出版规则的重新谈判
下一篇:学术出版的未来:从开放获取到开放科学生态
收藏 IP: 121.210.57.*|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18 12: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