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魁星点斗 VS 上当受骗

已有 1848 次阅读 2024-3-13 08:5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魁星点斗 VS 上当受骗

文/蓝莲花瓣

1. 入局100元

2023年的冬天,也不是非常地寒冷。11月26日,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和秀芳、娟霞,有机会去平遥古城游玩。在此之前,平遥是以日昇昌为代言的,我以为它就是个遍地票号和镖局的地方,与文化没有丝毫的关联。但等到我们游览平遥文庙时,所见所闻,那些对联的雅致讲究、雕刻物件的排场,还有整体所体现出来的肃穆的气韵,恍惚觉得孔子成了山西人,我们是到了中国文化的正统之乡了。不觉得心下生出了很多讶异,我很清楚孔圣人是山东人,山东和山西说近也不近,说远也不远。放在现在,交通这么便利,当然不远。可是放在以前,在日昇昌的时代,交通运输主要是“马力”,那还是挺远的。

在至圣先师孔子面前,我们仨都必须要崇敬有加,小心翼翼把自己划归“文化人”行列。我就这么腹内嘀咕着,没有怎么留心导游嘴里的语言。到门口看到一幅特大号标语:“才高八斗,还须魁星点斗。”这标语很是厉害,引起了我内心一阵波澜。我觉得它在告诫世人不可太过狂妄,即使才高八斗又怎样!又觉得这话是说,你敢认为自己才高八斗吗?可是,它还是暗藏了很深的玄机的:即使你真的才高八斗,也得给自己找机会、觅幸运,得请这魁星来点一下。至于我自己,我是不是才高八斗,我不敢确定,但魁星这一点,我确定是不曾有的。

就这么边走边想着,又听见导游说:“你们看那个魁字,上面是不是少一点,那是表示还没有点斗的,等下到里面就可以点斗了。”她又指着一尊铁质造像说是一个妇女送的,送了这个后那个妇女的孩子考了好大学。我心里想,这个女人真舍得钱。

进店之后,里面倒是显得狭小而拥挤,唯一大气的是那一尊魁星点斗的雕塑,造型标准,魁星的表情显得夸张,又有点喜庆,它一手执笔,翘脚托斗。整个体态看上去,有点滑稽有点亲民,有点古怪有点通俗,还有一点神神秘秘的感觉。右手边有个柜台,柜台后面三个妇女,举止、穿着都跟张掖西来寺里买香火的没有啥区别,像是寻常的家庭妇女,或者小贩,或者农妇。见我们进来,她们拿起用塑料包好的三炷香,说上个香吧,30块,我一听这也不算贵,就伸手接了一个,拿在手里时她又说,100块。我说你不是说30吗?她说一个30。我就没再说什么,心里有点不爽,但还是接受了。秀芳和娟霞也没有和她们讲价,同我一样也接了香。我抬头看见那三个妇女,脸上露出了窃笑,有些得意。

在一个男人的主持下,我们仨对着魁星雕塑行礼、上香。那一刻,我的内心是有些虔诚的,有些希望魁星保佑的意思。毕竟,我花了一百元“重金”。回到宾馆,娟霞才说起来。说我们之前在街上的导游,说如果不想上香就可以不上。后来进文庙的导游是我们的导游叫她带我们进去的,娟霞说她自己是等了好久才接了那把香。从娟霞的分析,魁星点斗是一个谈鬼的事情,上当受骗却是真的。 若我们的导游提前给了我们预警,那就说明这个院子里是经常做局的,我没有注意这些事,带头入局了。

2023年冬天的平遥古城,街上其实也没有多少游人,好多店铺都没有开门。唯有最负盛名的日昇昌票号里游客较多,其他的地方,都是零零星星的游人。美食店铺不但少,而且少有食客。唯有几家给女孩化妆、穿山西剧装的店里有生意。我想,入局就入局了吧。

2. 我们上了谁的当

想起一件往事,那时我刚刚工作不久,相当年轻。有一天下午,和闺蜜在街上闲逛,看到小贩的车子上有一种绿绿的、核桃大小的水果,我纳闷,说它是桃子,那就太小了,还拿来卖吗?我问摊主是什么水果,她说:“这是婴桃。” 我惊奇坏了,我尖着嗓子说:“樱桃能长这么大吗?” 摊主也是个三十来岁的妇女,她回答我说:“树上结的稀么,就长得大。”她的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我和闺蜜就掏了钱,买了几个那种像核桃一样大、绿绿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樱桃!回家后发现,巨难吃,也不是樱桃,是没长熟的桃子。后来我才发现,那种桃子在张掖是特产,张掖市九公里中国科学院农科所研发的杰作,长熟了是很美味的。我只是听叉了话而已。不过,说真的,上当我总是冲在前面。

我究竟是上了谁的当了呢?买“樱桃”,我被自己的好奇做裹挟,我其实就想要买回来尝尝这没见过的东西,至于付出的代价,我也不是没有考虑,我当时的购买力还支持我。而“魁星点斗”的事,我是被那句“才高八斗,也须魁星点斗”给抓住了,只不过花30元气顺,而100元有点太贵了。不过我后面还有点阿Q式的想法,那三个妇女虽然不至于艰难困苦,但也不是富裕人家,即使脸上有些小小得意,也不至于张狂无耻,不过寻常百姓,不是善人也算不得恶人。

她们挖坑,想多搞点钱,而跳进这坑里的,是我自己。是我的“我执”,我想有才,还想有点幸运。我其实是被我自己骗了,我上了自己的当。其实当年我买那几个桃子之后,是相当后悔的。但这次,我倒没有多少遗憾。林语堂说,人生在世,不过被人家笑笑,也笑笑人家。至于我自己,也不过是被人骗骗,我也可以骗骗别人吗?这后半句,我还不能确定。

3. 来历不定的魁星

我既然已经花了100元请“魁星”点了“斗”,就特别想了解了解“魁星点斗”的来历。这一查不要紧,发现我们拜的这个“佛”有点奇怪,它的来历都有三种说法。一说魁星是个才子,中了状元,却因相貌丑陋遭弃跳海,被玉皇怜悯,让其掌管人间文运。一说魁星有才但形貌丑陋,却能伶牙俐齿对应皇帝,被点了状元。

最有意思的说法是,所谓魁星是指北斗星,但那个字是“奎”,明代顾炎武在《日知录》里就“魁星点斗”做了澄清,但世人并不担心以讹传讹,还认作“魁星”,欢喜其“魁星点斗、独占鳌头”的喜庆,或者说是一份希望的荣宠。尤其这一节,最能说明所谓“魁星”的来历之不够确定。

更加有意思的是,那魁星点斗的图案里,所谓魁星,竟是“画一个蓝面的小鬼,一手捧墨,一手执笔”!在这一描述里,这魁星就算长相丑陋,那都是其次,它竟然不是神佛,而是一个“小鬼”。

中国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宽广仁厚。我们拜神拜佛是为信仰,我们拜孔子是为拜敬仰,是为拜圣。我们拜着魁星,是为了拜什么呢?为其才,为其伶俐,为其所遭遇的、在这人世总还存在着的、由宽容厚道怜悯所加叠而成的幸运吗?也许是这样的。反正人间烟火,老百姓求诸于“魁星点斗”的,那也不独我们仨。

在张掖这个地方,曾经的戈壁荒漠,野外生存其实非常地不易。所以,在戈壁滩上,在小山包上,经常会见到各种玛尼堆和风马旗,玛尼堆是拿石头堆起来的,有大有小,你看了就知道这是人的痕迹,而不是自然形成的。同样的,风马旗的规模也是有大有小。除了在信息交流不畅的时代,用来告诉后来人这里可以行走之外,它们另外的功用就是祈福。也就是说,石头和布料里,也可以寄托着人们的希望。

在我们的黄土高原上,在我的老家庆阳。那些小山包上也总会有山神庙,阔气一点的会有个小房间,里面有泥塑的小神像。简陋的,就是在高一点的平台上用土块堆起一个堆。可见土块也是可以用来寄托精神的。

4.谁是谁的神和佛

如果说小时候的我还真不知道该不该迷信神佛的话,长大后的我是有能力提问的。在那些天灾发生,生灵涂炭的时候,神佛在哪里?它们当时救不了众生不说,在历史书里,有些时候就连僧人自己和寺庙也会苦难深重,毁于一旦。

可惜我所提的这些问题,谁都会提。而香火旺盛、善男信女、包括我这种边说理边拜佛的人的存在,却是千百年来,许许多多,长盛不衰呢。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它是渗透到生活深刻处的一部分。腊月二十三祭灶,正月二十三燎疳,寺与庙,在任何一个省份和地域都存在着。那么我们拜的,到底是谁,真是那个虚无缥缈的神吗?

我真的不甘心自己把“魁星点斗”这件事整成一次“上当受骗”。所以,翻到了华大基因的CEO尹烨的视频,这人见多识广、思想深刻、长着一张非常博学的嘴巴。他说,人是一个lucky的动物,大量的心理学实验证明,乐观的人更幸运。并且,他还给出了相当合理的解释,他说,你去摸了那个说是“哈佛”其实不是的“哈佛的脚”,就给你一个暗示,就是这个暗示“它让你突然有了自信”。

再深入一些,他说这是“宗教性”,是让你自己去相信,这个地球上是有一种力量能支撑你自己,其实是你把你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了。我不得不承认,他说到我的心坎里了。没错,我不信教,我们大多数人都不信教,但这不影响传统文化根深蒂固给予我们的“宗教性”。不影响我们这些芸芸众生去庙里求福祈福的“宗教性”,也不影响“魁星点斗”的“宗教性”。

我花了100元,为了一个简单的“魁星点斗”,如果我不认为这是“上当受骗”那么我就得为了“独占鳌头”而接着努力,毕竟我为此付出了代价,我还是需要心疼我的银子,何况,我用银子挂了号,说不定真有运气在等着我,我为何不再次努力呢?

孔圣人说,要反求诸己。我一直没有懂得怎样反求诸己,若我请“魁星点斗”之后又必须再次努力,那不就是在“反求诸己”嘛,多么简单易行的事情。这件事在中国人寻常日子里到处都是啊,我以前还以为儒家只是读书人的事情,真是特别浅薄了。

其实我在读“反求诸己”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个感觉,就是觉得太严肃,太严厉了,时时处处反省自己,平常人很难做得到。可这“魁星点斗”,谁也说不清它是神佛或者小鬼,反而大家就这么信他了,你说“反求诸己”,是自己拜自己这个佛吧,小鬼也可以被拜嘛,哪里是严肃一片,其实“英雄不问出处”!

看来,我倒真的是求了“魁星点斗”,并在平遥那往日繁华的背影里看到静静地潜伏、流淌在中国人古今生活中的儒释道三家的痕迹。我想我们仨当时求着那“魁星点斗”,心里总还是想着孩子的前途的,所以,等以后有机会了,要告诉我家小孩,我花了100元点斗,他必得相当努力,就算不为“独占鳌头”,也要为了这百元的代价。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25117.html

上一篇:热学绪论课--关于学习
下一篇:读薛定谔的书
收藏 IP: 60.165.143.*| 热度|

7 尤明庆 王从彦 孙南屏 王成玉 何青 郑永军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4 12: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