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饶毅      

博文

我国未绝迹的弱点:太监化

已有 46912 次阅读 2014-2-28 09:56 |个人分类:社会|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太监化

虽然我国百年前已结束沿用时间和规模领先世界的太监体系,迄今尚未绝迹作为文化习俗、个人行为的太监化倾向。

因其严重性和普遍性不一定被广泛认识到,反而不时以不同面貌被“发扬光大”。在有些时候、有些范围,太监化过度可以毒害社会的健康。太监化的人和行为泛滥的国家难以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

什么是“太监化”?不负责任地讨好强权,没有是非、不择手段获得物质利益,没有理想、不利集体而寄生于社会,皆文化习俗行为的太监化。

历史上的太监无需负责只要讨好强权,多为生活所迫服务于权势而解决个体生存问题,情有可原;现实的太监不为公事、公众利益担责任,而自愿选择献媚于强权而牟私利,难以谅解。

古时太监服务的对象单一,现代太监顶礼膜拜所有可以一时提供利益者。

太监化的人格无理想,获得生活资料苟延残喘就是其生命的意义,无异于宠物取悦于主人;太监化的行为没有是非准则、只有利益之争,无异于将人类文明退化为动物世界。

很多人认为现代我国无太监,但其实目前不少人公认在中国成功必须夹着尾巴做人,无异于太监化潜移默化在社会普及的结果。不仅有人自豪夹着尾巴成功,而且有不少父母老师教育后代应该夹着尾巴,不知不觉培养太监化后来人。夹着尾巴者想法无需独立、宁可人云亦云,行为不要突出、宁可少做不做,做事不愿太好、宁可偷工减料。夹着尾巴者甚至日常积极摆出乞摇状,以彰显无能而不会威胁他人,以面子上讨好获得资源掌握者的接纳和支持。这些都是积极实践太监化习俗。

有些人夹尾巴一时后,待有适当职位时确实做事情,可以算是被社会所迫;但不少人久而久之夹尾巴成习惯后,最后无论获得什么机遇、条件都不能恢复正常做人的样子,一生将太监到底还因获得权钱而洋洋自得,不知自尊何物、羞耻何事。

太监化对社会有多方面危害。

国家发展方向,本需长期和深刻的思考,提出多种思想,经过理性的交锋,逐步得出最佳的模式。太监化的做法是只让决策者听一时愿意听的,而不是获得最佳的思想、最可行的方案。思想领域不仅制造过多太监化废品,而且可能是人民根本不信任的根源之一。

社会重大问题,本需多方面积极参与,提出多种方案,在争论和批评后提炼出试用部分,经过探索而推广。太监化的做法只给上级撑一时的面子,不为国家长远着想,并不真正帮上级的忙解决实质问题,只顾监管压制下级,导致广大群众都不愿意动脑筋解决问题、责任往上推、事情给他人做,只争自身利益不做公事,所以我国社会多层面呈现外战外行、内战内行,长期内斗、热衷内斗。

对文学艺术的监控机制,体现了制度化的现代太监体系。一些本来有才华的人变成了不仅自己不出产创造性的作品,还不准其他人探索。一些本无才华的人变成“艺术家的太上皇”。他们太监化的作为禁锢我国艺术家导致艺术质量低下,产出全国多数人不满的幼稚化娱乐。

太监化的问题在科技界相对我国其他行业算比较轻微,因为国家鼓励科技创新而未设限。但太监化仍以习俗的方式渗透到科技界,一些人的人生信仰夹尾巴导致有些研究也以看人眼色、拉关系为标准。重要科学工作是每一代新人别出心裁敢想敢干的结果,不是听从其他人的指挥,不是顺从大家的想法,在关键之处并非四平八稳而需要力排众议,敢于坚持自己的探索、有自己的思想、走自己的路。对多数杰出科学家来说,在创造力高的时期常不能四平八稳,而容易与众不同,并不容易调和。如果大家都很快能认识和接受新颖的观点和做法,一般也就不是很有创造性。在大量与众不同的想法中,多数创建也可能并非好的想法,但要允许这些想法大量产生和探讨,才能发掘其中少量真知灼见,让它们生根开花结果。在相当数量的不同做事方法中,少数能够最终成为引领社会发展的做法,如果不能产生大量新思想、新做法(包括不完美的、甚至错误的思想和做法),也就不可能探索出新的道路。不提倡思想独立、鼓励夹着尾巴的文化,不利于我国出现大规模创造性的科学建树。

在太监化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以前,恐怕难以全民动脑筋发掘真知灼见、竞相努力做好事情,而大家不负责任也就难以使我国变成领先世界的国家。在无禁区的科学,我们中国都不先进。如果我们的人文社科、国家管理等领域禁止独立思考产生新思想、探索新道路,那么我们在这些方面的水平只能更低,甚至有做侏儒的可能。太监化者自然不介意大家成为侏儒,但负责任地为国家和民族长远着想而高瞻远瞩者,应该有规范地鼓励我国各个行业积极主动循序渐进,不断拓展社会进步和国家发展的前沿。

个人耻于太监化,社会摒弃太监化,国家警惕太监化,乃强国之必需。

20142月《南都周刊》以未终结的太监化现象为题发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37-771707.html

上一篇:科学研究者的“读”:兴趣 必需 习惯
下一篇:闲书:脑力散步

210 郭向云 彭海杰 徐晓 朱志敏 刘灵通 杨建军 吴立志 焦飞 张信 彭思龙 张文军 冷永刚 周希 王洪吉 李建国 王义东 魏武 石锋 苏光松 李传亮 孙东科 唐凌峰 史晓雷 陈飞 梁建华 王孝养 强涛 马建敏 秦智袖 洪昆辉 严少华 刘占宇 张鹏举 周杰文 孔梅 蒋迅 牛登科 曹周阳 胡锐锋 李东风 林中祥 刘立 陈德旺 王涛 于培师 许亦农 陈楷翰 李健 刘欢 李宇斌 王林平 周可真 焦豹 吴宝俊 文玉林 常顺利 杨鹏程 曹裕波 韩枫 张强 李黎 史仍飞 姜宏斌 魏国 蔡志全 喻海良 石磊 余文 彭友松 Enago英论阁 程代展 宋泽阳 黄洪宇 卢长明 金拓 张圆 郑小康 梁季阳 胡孙铃 徐绍辉 薛宇 张能立 梁红斌 李孔斋 王汀 赵凤光 孟庆勋 陈镜超 耿修瑞 陈永金 王浩 曹俊兴 蔡小宁 赵雄伟 程起群 戴德昌 杨顺楷 刘书朋 李本先 李雷廷 张昭 刘钢 曹须 夏少波 刘之远 陈钢 季丹 姚晓 赵小舟 丁邦平 吴国清 曹聪 惠小强 占华琳 储涛 柳竹浠 曹君君 陈理 张志强 刘洪 王亚云 张启峰 贺乐 李伟钢 钦亚洲 由明阳 周健 蒋永华 侯建平 王节涛 张登成 徐保磊 杨武斌 王金龙 向茂乔 曹家樅 仲银鹏 邓云鹏 赵云龙 尚萌 刘荣进 张吉良 王秋平 王建国 吕小平 张洋 张檀琴 杨金波 许海云 安天庆 孙志鸿 Majorite wliming qqlisten ddsers ttee1 mpywang decipherer qiudy anran123 qinmingyan dynsys zhouguanghui jimiyg liuqi0391 haoye JIANHUN cloudyou lizhijiang602 eksergiya htli fishman936 idealist yancy95 zhangjinxue Alashan FORECO aliala ybtr3929 小木虫 elgoog tlw2013 m2013e outlookiiiii xsongy wangqinling mail2012 N2N2 coolsoloist chaijf truth21ct nm uneyecat Wanmingfu zhxftcl1 ffwb07 huiee lcy371463420 wetenschap liuyue314 jinyh812 zjxiao Zxt2012 redarmey wanyu1993 GANSULANZHOU hugqlizhen chenansb XuexingLu stexplo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17: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