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良宵曲 精选

已有 3604 次阅读 2024-2-9 18:5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信图片_20240209183510.jpg

腊月三十,年夜饭是重头戏。

随着老之日至,对过年已经没有多大兴趣。早年对过年的期盼,是能吃到平时吃不到的东西,再看姆妈早早为操持这顿饭在忙碌,吃的诱惑,年的味道就来了。

脱排油烟机单调轰鸣声,不时夹着锅碗瓢盆零星碰挤声……从半掩的门缝里却传来节奏明快、流畅的舞曲,情不自禁走出厨房,在计算机里将正在随机播放的《康康舞曲》,设置为单曲循环。由此,不再沉闷不再疲惫,如奔流的江水如夏日的凉风,舒畅、欢快、热情……

思念。要过年了,小区里有写“福”字、贴“春联”的,前些日子,还有义务为民服务,剃头、磨剪刀等项目,热热闹闹,喜气洋洋。那时候,阿爸姆妈所住的小区也有这类活动,阿爸是从不赞成我去“撘便宜”的,就是想要去,也会被叫住。“不许去!别人劳动就得付报酬天经地义,如果是残疾人更要多付钱,知道吗!”姆妈则会说“你会好意思去啊?不会的。”有些追忆是模糊的,但这些个细节是不会错的,一个是居高临下的导师型说教,另一位则好像是老朋友间闲聊说笑。过年了,又清晰地想起来了,想了。

告别。在过去的一年里,钟万勰先生走了,走得突然,就像他的弟子所说,钟先生留下最后一句话是他看着床头的监视仪上波动的曲线,说“傅里叶变换……”总有做不完的事,事业未竟心不甘。钟万勰,钟先生这群人,能与他们相识相随,是一大幸运,人生从此变得如此充实、富裕。朝花夕拾,终其一生寻找的东西,曾经拥有过,就像从金宇澄的《繁花》丛生,到王家卫的《繁花》似锦,繁花过后,落陌成溪,就如近来正在翻阅黎紫书那烟火袅绕的《流俗地》。

二条杠。这段日子,最绕不过去的是时不时的“二条杠”。从太座高烧不退,到实在熬不住,吃了一片所谓的“退烧神药”半夜去挂急诊,前面有二百多号,下半夜,轮到看病时高烧已退,配些药回家,就算挺过去了。待要觉得好些想出去旅游,又怕给犯上了,退了团待在家里,绝不敢轻举妄动。好多时候,原本已经好了些的症状,稍有不适就怕犯上这个“二条杠”,就得反反复复,二个人像是没完没了的,时不时还的来“戳”一下,让你防不胜防。

……

思念,就像秋天里树上的一片叶子,飘落了,而告别,则像冬天里冷不丁遇上一股凉风,吹开了房门。原本总以为要想做成这个做成那样,需要毅力需要智慧,其实要过的自己想过的生活,就是如今在过的那个样子。已物是人非,想到这些,不禁鼻子一阵酸溜,难道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吗。

今夜良宵,窗外传来刘天华的《良宵》曲。近一百年的悠扬流畅、喜悦依旧,愉悦的旋律,让人欣喜。“今宵是除夕,明日又新年。”新的希望和安慰就在眼前,敞亮的抒怀,唤起了心底里的共鸣。

互致祝福吧,祝愿每个人都能够健康、幸福。  

幸福就在此刻。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421248.html

上一篇:书院遐思
下一篇:打喷嚏了没
收藏 IP: 101.86.88.*| 热度|

19 宁利中 尤明庆 孙颉 郑永军 崔锦华 朱晓刚 池德龙 张晓良 周忠浩 黄永义 李学宽 武夷山 王成玉 高宏 许培扬 刘跃 葛维亚 黄河宁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1 01: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