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杂说江苏与浙江(3)为什么经济和社会发展快?
冯大诚 2024-5-18 08:15
杂说江苏与浙江(3)为什么经济和社会发展快? 1950 年代,我国开始了新的一轮工业化过程。当时的方针是优先发展重工业,而江苏与浙江地区普遍缺乏发展重工业所必须的矿产资源,所以并不是当时全国发展的重点。 与当时国家的发展重点如50年代的东北各城市、河北的唐山、山西的太原以及后来60年代的西南三线城市 ...
个人分类: 谈天说地|1876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杂说江苏与浙江(2)近代的蜕变
热度 2 冯大诚 2024-5-11 08:21
杂说江苏与浙江(2)近代的蜕变 《红楼梦》说石头上的故事,那开篇便是:“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红楼梦》是小说,不过也反映了当时的现实。江浙一带在明清时期确实是全国最富裕的地区。 朱元璋对江南地区课以重税,仅苏州一府,赋税就达全国的 ...
个人分类: 谈天说地|4759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杂说江苏与浙江(1)释名
热度 3 冯大诚 2024-5-7 08:21
杂说江苏与浙江(1)释名 有些北方人常常分不清江苏和浙江,可能跟从小没有很好学习地理有关。但是,要从说普通话的口音中,分辨出江苏人和浙江人,对于一般人确实是很有一些难度的,因为江苏南部与浙江北方并没有很明确的地理分界,这两个地区的方言都属于吴方言,从而说普通话时往往带有相似的口音。 江苏省取名 ...
个人分类: 谈天说地|4557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杂说曷以及与其相关的多个常用字
冯大诚 2024-4-16 08:12
杂说 曷以及 与其相关的多个常用字 常用字与不常用字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同的。曷在古代是一个常用字,今天却极少有人用了。但是,曷字是今天许多常用字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们如今极少单独用这个曷字,却时时遇到这个“曷”。 曷,音he2,是一个疑问词,意思是何、什么、怎么、为什么,一个字相当于英语 ...
个人分类: 汉语言|4064 次阅读|没有评论
杂说这两张网
热度 1 冯大诚 2024-3-18 08:08
杂说这两张网 汉语有不少多音字,即一个字在不同的地方读不同的音,因而,要能够完全不读错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时候,明明是一个认识的字,一个常用的字,但是到底怎么读,就使人很困惑。 如,率就是一个常用字,我们都知道它一般有两个读音,率领、表率等处读shuai4,功率、效率等处读lv4,一般人都不 ...
个人分类: 汉语言|412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三八节前说家务劳动
热度 3 冯大诚 2024-3-6 08:16
三八节前说家务劳动 小两口结婚成立了家庭,就有了家庭事务,家务劳动就是重要的家庭事务。家庭事务处理得好不好,会极大地影响到家庭成员的心情,影响到小家庭甚至包括双方父母在内的大家庭的幸福程度。 在我的上一辈人中间,家务劳动在家庭中似乎不是一个问题。那时候,城市里几乎只有男人才赚钱养家,女人则是 ...
个人分类: 科教与社会|4781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3
杂说“学”及其他
热度 1 冯大诚 2024-3-2 08:13
杂说“学”及其他 开学了。学生开学就要恢复学习,虽然如今写字多用电脑打字,但是人们总归免不了要用笔写字。我看有的学生甚至教师提笔写字,就有把学字写错的。 学字的上方是三点,两点从左往右点,一点从右往左撇,可是不少人却常常写成“尚字头”,中间一竖两边各一点。写错一个字,事情虽然不算大,但总 ...
个人分类: 汉语言|4525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灯和灯笼
热度 1 冯大诚 2024-2-23 08:33
灯和灯笼 灯是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之一。有了灯,人们可以在夜间做很多事情,在这个意义上,灯等于延长了人们的生命。 最早的灯,大概就是一团火吧,一团篝火,加工食物兼取暖又兼照明。所以,千百年以来,即使灯早就从那团篝火中独立出来,专事照明,但在很多方言中,仍然称灯为火,例如称油灯 ...
个人分类: 科学与生活|408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早春脱落的柳枝
热度 2 冯大诚 2024-2-19 08:16
早春脱落的柳枝 今日雨水,已经是“七九”的第六天了。我说的这句话,其实是有一点重复的,在绝大多数年份,雨水节气都是七九的第六天。从冬至到立春,一般是45天,所以农谚说春打六九头。又过15天到雨水,因而雨水是七九的第六天。 农谚说:五九六九,河边看柳。这是说,到了立春前后,柳树要开始萌芽了。各地的 ...
个人分类: 科学与生活|3608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离乡和回家
热度 3 冯大诚 2024-2-15 08:13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离乡和回家 我真正的第一次坐火车是在1964年,那年我考上了大学,要从家乡苏州坐火车去北京。 之所以说真正的第一次坐火车,是因为在50年代中期,我所在的小学曾经组织过一次坐火车活动。每人交一角钱车费,学生排队从学校走到火车站,从边门直接走到站台上,依次坐到一列空的客车上。然后火车 ...
个人分类: 我的回忆|6587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3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4 18: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