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如果真的被裁了,你怎么办?
热度 7 曹广福 2022-3-13 15:58
有一位985大学的校长以匿名方式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的采访,谈到关于大学裁员的问题,虽然没有用“裁员”一词,但就是裁员的意思。这位校长表示,学校将压缩一千左右的教职员工! 我想这位校长应该是在谈他的理想,裁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首先,为什么裁员?这个问题是不能和企业 ...
个人分类: 教育改革|5013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7
科学研究需要的是无为而治
热度 12 曹广福 2021-7-8 09:33
科学技术研究是一项严肃又严谨的工作,仅仅依靠满腔热情很难有突破。 为什么西方历史上绝大多数的大师级人物都出身于贵族?因为他们衣食无忧,不会把他所从事的研究当成谋生的手段。以数学为例,很多数学家把数学当成了业余爱好,他们都有自己固定的职业。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慢慢地,从事科学研究的人 ...
个人分类: 科学研究|7817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12
我教学生教书—为什么我不喜追潮流?
热度 13 曹广福 2019-9-16 21:04
对数学专业的研究生而言,无论是硕士还是博士,未来做教师的可能性极大,所以除了数学基本功需要扎实,教学的基本功也需要扎实,这样才有可能在职场的竞争中胜出。 关于教学的好坏,我有自己的标准,而且我相信我的标准会得到绝大多数内行的认同。我的标准很简单,无需量化指标,这就是讲清楚 ...
个人分类: 教育改革|8654 次阅读|24 个评论 热度 13
数学真的威力无穷吗?
热度 12 曹广福 2019-8-29 09:08
作为一个数学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有点不识好歹!但我们应该理智地看待数学。我们要注意一个基本事实,作为促进科技进步的数学从来都是小众化的。当然,普通人多了解一点数学对工作与生活也不无帮助,但这种了解绝不是知道几个数学概念,会解几道数学题。 数学的确很有用,套用一句老话 ...
个人分类: 数学常识|10437 次阅读|23 个评论 热度 12
什么样的研究叫研究?学校评聘了是否就意味着合格?
热度 8 曹广福 2019-8-15 09:43
本来觉得一篇闲文就可以说清楚教授的评聘问题,但有朋友提出了两个问题挺有意思,让我产生了兴趣,有了继续讨论的冲动。 有朋友在上篇博文后留言:“ 你所谓的合格,是理想化的合格,还是必须的基本条件?”、“不合格,学校会聘用吗?” 还有朋友在公众号里留言:“ 什么样的研究叫研究,恐怕需要先搞清楚。” 这是两 ...
个人分类: 教育改革|11257 次阅读|12 个评论 热度 8
大学不存在没做过研究的合格教授
热度 18 曹广福 2019-8-11 20:42
我素不喜凑热闹,热闹劲总算已经过去,就发表点看法,再说好几个月没冒泡了,刷一下存在感。 “教学型”教授不是个新鲜词,据说国外也有这类教授,“教学型”与“科研型”的差别似乎不是国内某些高校理解的那样,两者的差别不是一个做研究一个不做研究,而是“教学型”教授 ...
个人分类: 教育点滴|14232 次阅读|42 个评论 热度 18
科学网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人
热度 3 曹广福 2019-4-22 09:30
现在不常来科学网了,偶尔来一下发现有些人还是没多少长进! 某些人总是自以为是地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写博文,你以为你是谁啊?科学网的编辑?博文仲裁员?你怎么知道别人写的东西无凭无据?科学网是法庭还是信访部门?希望你搞清楚博文与举 ...
个人分类: 随笔|5542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模仿与创造
热度 5 曹广福 2019-2-20 11:37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本人的公众号 本文 纯属个人观点,文责自负。 很多年前读到一个留洋博士写的关于他的孩子在国内外幼儿园学习绘画的文章。文章介绍说,孩子在国内的幼儿园学习绘画时,教师通常是拿一幅画挂在黑板前或者在黑板 ...
个人分类: 科学研究|3939 次阅读|13 个评论 热度 5
天下奇谈:不知道产品的不合格数量不应使用超几何分布?
热度 3 曹广福 2019-1-6 21:57
一个朋友发给我一篇文章,对其中的几个观点表示迷惑不解,我看后不由大跌眼镜,我不知道该为自己的无知汗颜还是该为基础教育悲哀!这里没兴趣再长篇大论了,就针对几个关键问题发表一下个人观点,孰是孰非由大家评判去吧。作为一个普通教师,我左右不了中国的基础教育,但也不希望一线教师们受误导进而误人子弟! 1 ...
6377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3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4 17: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