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5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fter50

博文

深切缅怀导师古德生院士 精选

已有 5080 次阅读 2023-11-29 06:52 |个人分类:教学资源|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深切缅怀导师古德生院士

20231126日早晨,我悉知古老师在湘雅医院过世的噩耗,感到非常震惊与悲伤!因为今年在413日我参加他总主编的《采矿手册》和由他女儿古平著的《古德生传》首发仪式大会时,还看到古老师在台上和台下的儒雅风采,尽管之前一两年折磨他的中风病使他的思维出现障碍,可转眼过了半年也不至于就仙逝啊!这两天群里和朋友圈都在转发深切悼念古德生院士的消息,我也跟着回忆了一下。由于思考的时间不多,下面只是用寥寥数语举例说3件事,权表一下我的缅怀与感激之心。

一、古老师与我的博士学位

1984年硕士毕业留校,由于当时所在单位专业未设立博士点(1986年才获得博士学位授予权),因而硕士毕业之后没有继续攻读博士学位。19881月从瑞典做访问学者回校后,古老师主动告知我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学校刚有一个对有成果的在职教师申请做“论文博士”的新做法,问我是否也争取做一个,我当然非常乐意,正好自己可以用上在瑞典做的研究成果,通过拓展提升总结一下,完成一篇博士论文不是很难的事。可惜当年这个“论文博士”的做法,据说仅有两位取得论文博士学位后,就停止了,自己当时做的博士论文初稿也告废了。由于1991年我被拔尖评为教授,随之对攻读博士学位的欲望也减退了。1998年自己所在的学科方向:安全技术及工程获得博士学位授予权,而那时学校规定1981年毕业以后的教授需要有博士学位才能申请博士生导师,我才后悔过去上十年都没有去争取一个博士学位,并随之下决心放下教授帽子的包袱,与我指导毕业的硕士生同场去考博士生。通过考试后,古老师欣然接受了我成为他的博士生,这使我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并在200012月在职博士生毕业,顺利取得博士学位。其中我以前的科研积累和1999年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研究工作,也为我的博士学位论文的重要素材和使得我较快地毕业。我与古老师的研究方向虽然不相同,但他在方法论上给予了重要的指导,对我的博士论文做了精心的修改,使我的博士论文后来被评为湖南省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和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论文。因此,我能够取得博士学位和接着成为博士生导师,的确很感谢古老师的多年鼓励和指导。

二、古老师与采矿工程国家重点学科的申报

中南大学的采矿工程专业由于1981年未列入第一批博士点学科,因而1986年首批国家重点学科也未被列入,差这一步就等待了15年,直到2000年国家才重新启动国家重点学科的申报工作。因此,作为多年学科专业带头人的古老师,对此次申报机遇给予高度的重视,并亲力亲为组织了申请书材料的收集、申请书撰写和汇报PPT的制作等工作。1999年底我从美国做访问学者回校,我兼任专业的学科建设工作,因而自然而然地成为古老师主持专业申报国家重点学科的助手。在一两个月的申报准备工作过程中,申请书的数十次修改古老师都亲自动笔,重点段落还亲自起草;在做答辩汇报用的PPT时,数十次坐在我的旁边指导我修改PPT的内容和表达方式,包括句子、插图、字体大小颜色格式等都一一过细地提出要求,这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再一次深刻体会到古老师在重要关键事情的严谨认真态度和专业精神,也从那时起我的PPT制作水平也大为长进。幸好2000年采矿工程专业顺利获批了二级国家重点学科,也为2007年获批矿业工程一级国家重点学科起了关键支持作用。

三、我实质参与古老师负责的一个咨询项目

由于古老师做的研究领域主要是采矿工程技术与装备,我以前做的研究领域主要是矿山通风与安全环保,加之我们并不在一个教研室之中,因而实质合作开展具体项目的研究并不多。2009年古老师负责申请到了中国工程院的一个咨询研究项目:“我国金属矿山安全与环境科技发展前瞻研究”,由于金属矿山安全与环境是我以前的主要研究方向,因而古老师让我具体主持开展这项研究工作。这个项目与古老师的合作研究,也使我有幸与古老师一起出版了一本专著:《我国金属矿山安全与环境科技发展前瞻研究》(古德生,吴超等编著. 冶金工业出版社,2011),该书第一篇为:金属矿安全与环境问题和前瞻研究课题,第二篇为:金属矿安全与环境典型专题的前瞻研究,对实现我国金属矿山安全、高效、绿色、持续开发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在该项目的研究中,古老师的大家风范尽显其中,也使我学习到古老师的许多科研思维方式和前瞻科技思想。由于近十多年我完全转入了安全学科专业,与古老师的科研合作不是很多,但小的合作还是有不少,因为我毕竟是采矿工程专业毕业的,安全在采矿中同样非常重要。

四、言之未尽

有关与古老师共事和相处的事情还有很多可以叙述和回忆,是一篇博文无以言表的,我的缅怀和感激之心更是在不言之中。

去年6月份,想起我退休之前应该向古老师好好汇报一下这几十年的工作和感悟,但到了古老师家里时,感到他的健康变化太大了,也没敢多说什么。尽管古老师由于中风疾病语言表达很困难,不过看得出他对我的到来还是很高兴的,吃饺子时一定要拉我与他一起吃,还从他碗里分了几个一定要我吃完。这是我最后一次与古老师一起吃饭。

人生会老是自然规律,但现在活到百岁的人也不很稀奇。古老师确实走的太急了!古老师一生勇于开拓进取、为人师表、无私敬业,将全部心血奉献给了中国的采矿事业,为我国科教事业发展和人才培养做出了卓越贡献。古老师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让我们永远铭记古老师的大师风范!

明天上午将参加古老师的追悼会,特写此短文以示沉痛悼念。

——学生:吴超(写于20231129日)


注:古德生先生于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学术简历见百度链接:

古德生_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F%A4%E5%BE%B7%E7%94%9F/4978642?fr=ge_ala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2981-1411638.html

上一篇:俺的一篇博文得了个“大奖”
下一篇:图文简述中南大学校本部首座雕塑的由来和内涵
收藏 IP: 58.20.26.*| 热度|

21 张晓良 郑永军 赵凤光 崔锦华 徐长庆 汪育才 许培扬 郑强 雷涛 苏德辰 吴斌 李建国 史晓雷 王安良 葛及 宁利中 梁洪泽 周忠浩 曾荣昌 王成玉 CSDwhh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5 16: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