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我的免疫系统随时在“战斗”,然而……

已有 2269 次阅读 2022-5-7 18:0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五一假期过后,北京的天气有点不正常,气温一度飙升超过30摄氏度,似乎感到了炎炎夏日近在眼前,但立夏过后,气温骤降,凉风袭袭,似乎又让人们回到了初春的感觉。这个季节气温波动大,也是各种疾病,包括春季过敏,呼吸道疾病等多发的季节。也要特别小心。

节前,京城也经历过一次剧烈降温的天气,4月27日那天下了一天的雨,阴冷阴冷,西部的山区都下雪了,仿佛一夜回了冬天。那天早上排队去测核算,可能受了点阴寒,浑身无力,一天都提不起精神。拍有事,喝了很多水,晚上早早就睡了。第二天一早起来,LG关心地问还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我说,我成功地动员了我的免疫系统,战胜了“坏家伙”的侵袭,又满血复活啦。当然,就那么一说,我根本搞不清我身体里有什么“坏家伙“,也说不清免疫系统到底是如何战胜它们的。反正,有一条,我的免疫系统随时在战斗。

最近看到在荷兰比我还年长的同学,靠自身的免疫功能成功战胜了新冠病毒,也真为她高兴呢。

人老了,肯定更多关注自身的健康,谁不想多活几年,亲眼看看这个精彩变换的世界呢。最近跟亲朋聊天,也时常提到身边的长寿老人,其实他们大多还是活得比较仔细的人。活的仔细一点、认真一点,比如走路小心一点,吃饭小心一点,运动适度一点,关注身体的细微变化,也许就能规避很多的风险。当然,保持好的心情也是至关重要的,毕竟,人体的几大系统,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内分泌系统,它们的功能都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这也是衰老免疫学研究的一个关键。

虽然我们的身体里每天都在有免疫大军在“战斗“,在打仗,应对各种内外”敌人“,但它们的作战方式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搞不清楚。战斗的结果显然也不一定我们期待的结果。敌友不分的时候时有发生。

显然,活跃的免疫系统也常常给人带来各种麻烦,过敏就是一个典型的免疫系统破坏性事件,这个季节京城花粉浓度降低,杨柳絮还在漫天飞舞,它们无疑也是一个重要的过敏源,幸好出门有口罩遮挡。

前些天看到著名媒体的一个采访,标题“专家说过敏的人更长寿”,很诱人,忍不住让我等点开细看究竟。被采访对象还是变态反应科的执业医生,真说了那两句令过敏人群颇具安慰作用的话,理由是过敏是免疫力高的表现。可是这个结论是不是下得太随意啊,特异性的过敏原因不那么简单,免疫系统是个典型的混沌系统,很多事情还说不清道不白,免疫力也不能简单用高或者低形容,只能说特异免疫反应的强或者弱,免疫调节能力的高低,是针对某一些对象的,你说过敏的人更长寿,我很高兴,因为我也属于过敏人群,可是依据呢?

前些天我在“是返老还童,还是免疫迟钝“博文中提到以我个人的体验,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免疫反应真的变迟钝了,年轻时比较严重的过敏性鼻炎也缓解了很多,很多人可能也跟我有同样的体验,但并不能覆盖所有人。前天和一个新认识的朋友闲聊,提到她母亲已经到了耄耋之年,身体还不错,都能自理,除了过敏性鼻炎没有其他大病,每天尤其是早上,喷嚏一个接一个,而年轻时好像没有这个问题。

这,不是跟我的体验正好相反吗?令人疑惑。个体的免疫反应真是千差万别。

我的体质其实也是属于比较弱的那类,小时候时有生病发烧的情况,长大了反而很少感冒发烧了(呸,呸,这时候可千万别来呀,否则的确麻烦,尽管我相信自己的免疫力)。难道我的免疫力提高了?怎么可能,衰老伴随的肯定是免疫力整体下降。

有一种说法,不容易感冒发烧的人免疫系统锻炼机会少,反而容易得癌症啥的,但关于这一点,似乎目前为止并没有明确的证据。

我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一些癌症病人,高龄老人也不少,有的活过了90岁。留下来的都是免疫系统经历了严酷的锻炼,年纪大了,免疫系统反而变得温和,加上这些老人活得更小心,能保持身体系统的低水平安全运转。我的一个医生朋友曾经说过,80岁以上的老人可能大部分都会经历肿瘤的侵袭,但并不代表它就不能跟身体和平共处,尽量少折腾,也许是个明智的选择。当然,咱不是医生,只是说说自己的认识。

据说人活过80岁,身体系统会慢慢稳定下来,小心一点,大多能长寿呢。看到我80多岁的同事每天逛公园,拍照片,发朋友圈,发抖音,还真有点羡慕呢。希望我也能像他们一样,能经历健康长寿。

关键是别累着,也别闲着,每天有事情干,有盼头,保持好的心情,免疫系统的功能一定会得到最好的发挥。疫情当下,写此博文,也想与大家共勉,面对各种的不确定,不焦躁,不折腾,平复心情,保持健康生活。

愿病毒的阴霾尽快散去,恢复正常的生活。老人,能扛得住基础病,不一定能抵御得了新冠病毒。所以,我不反对打疫苗等保护老人的科学措施。至于某些科学范畴的非科学范畴的反对理由,还是让事实说话吧。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337491.html

上一篇:说说发黄豆芽的那些事
下一篇:我居然没怎么见过盛开的玫瑰花

16 杨正瓴 武夷山 刘全慧 陈安 史晓雷 尤明庆 李学宽 周忠浩 范振英 汪育才 谢钢 刘钢 农绍庄 宁利中 齐彦收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2 16: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