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悟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ihongFu2010 对待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要永远心怀敬畏和感恩之情,热爱地球,善待自然。

博文

记忆中的父亲 精选

已有 6738 次阅读 2012-6-17 12:2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纪念, 回忆, 父亲节, 淡泊名利

 今天是父亲节,话题自然与亲情相关。6月7日凌晨4点多钟小妹从老家打来电话,告知我老父亲走了,而且非常安详地走了,享年八十八岁,按照今天的医学标准来看算得上是高寿。我当时正在格尔木与我所青藏高原研究室的几位同事在开展综合野外科学考察,按照计划6月7日这天我们正好安排去东昆仑断裂带考察,而且由我来作重点野外考察内容和考察点的介绍,所以告知小妹我将于6月8日一点赶回成都邛崃老家。6月7日这天野外考察结束后,我抱歉地告知我的同事们明天我要赶回老家处理一些紧急事情,余下的考察活动我将无法参加了。6月8日火速从格尔木经停西宁赶回成都,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亲戚朋友们都在帮忙处理父亲的后事,我赶紧在他老人家灵前烧了一簇香,完后又赶紧去安慰八十七周岁的老母亲。感谢几位姐妹们的大力协作以及亲朋好友们的大力帮助,我们在短短几天内顺利地处理完他老人家的火化和安葬工作,遵照他的愿望将他骨灰安葬在他出生地的一片大树下。
 
今天正好是他老人家离开我们第十天,又是父亲节,所以禁不住想写一点文字来纪念老父亲。
  父亲出生在川西平原的一个清寒的大家庭中,他解放前在成都念完高中后,家里无力支持他继续上大学。从他年轻时代开始就一直在我们家乡邛崃及邻近的大邑县的几个乡镇当小学和中学老师,我记忆中最清晰的一段是我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这段时间,那时他在我老家的一个乡村小学任教,我自然就与他一起在这所小学学习。学校附近有一片空地,在教学之余,他就在这片空地上种些蔬菜(茄子、辣椒、西红柿和龙豆之类),有时我也帮一些力所能及的忙,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这片蔬菜地不但满足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蔬菜需求,而且还可以不时送一些富余的蔬菜给学校附近的老乡,这也拉近了他与学校周围邻居的距离和感情,所以这段时光在我记忆中是那样深刻而美好。1976年文革结束后,我父亲被调往乡镇的高中任地理老师,我自然也就转到别的小学学习,从此再没有机会与父亲那样近距离地学习和生活。后来,我考进中学的时候,父亲已经快要退休了,我也开始了独立的住校生活。他退休后,一直与我妈妈一起在老家过着乡村式的田园生活,可能是川西平原的温和气候及清馨空气,再加上我几个姐姐和小妹的精心照料,所以他们都生活得很健康和幸福。
    今年春节回家探亲时,发现父亲的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以前,而且还出现了轻微的老年痴呆症状。他告诉我他已经感觉到快要去向上帝报到了,他嘱咐我在他百年之后要简朴地处理他的后事,希望能够把他埋在家乡的树下,有大树陪伴他就行了。
    春节假期,我安排我妹夫开上越野车把我父亲和老母亲带到龙门山的汶川地震灾区去游览,我作为向导带着他们去了汶川县映秀镇、水磨镇及都江堰市虹口乡一带的地震遗迹进行参观和访问。大概他以前是高中地理老师的缘故,看到这些现像他非常感兴趣,所以,尽管一整天的龙门山之旅对他来说是特别累,但他特别开心(见下面的照片)。
                         
                   我推着坐在轮椅中的父亲在映秀镇地震遗迹参观 
                       
        父亲、母亲在虹口乡高原村地震遗迹“新加坡”前留影
 
     没想到今年春节期间的龙门山之旅竟是他老人家最后一次外游,在大地震后又逐渐恢复了她往日秀丽的龙门山,他一定留下了他一生中非常美好的记忆......
    父亲,您的一生平凡而又伟大,您为国家培育了一大批人才,您应该无怨无悔;感谢您对我们的培育和养育之恩,您的尊尊教诲和淡泊名利的人格魅力依然激励着我们前行。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敬祝您在天国那边一切依然美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6625-583019.html

上一篇:学生的毕业感言
下一篇:流动、交流、包容、创新

33 苏德辰 张志东 王随继 闵应骅 翟自洋 唐常杰 陈安 刘用生 褚海亮 李汝资 陈金华 周素勤 张文超 郑融 王安邦 李志俊 李春发 牛文鑫 杨立泉 朱志敏 庄世宇 黄天明 徐索文 吕洪波 王媛媛 张红光 杨正瓴 葛肖虹 FloatingRose fansg mntlh htli clp28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3: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