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意识理论综合信息理论被一些学者认为是伪科学

已有 51253 次阅读 2023-9-21 08:44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意识研究领域有两类看法,一类认为意识属于困难问题,人类永远无法理解,另一种看法是认为意识是作为物质存在形式大脑的基本功能,一定能通过科学方法进行解析和理解。后者的著名代表如杰夫霍金斯先生,了解其研究,建议阅读《千脑智能》和《新机器智能》。另外一个关于大脑意识研究的学者是司坦尼斯拉斯的《脑与意识》。关于意识,是人类长期希望了解,但感觉到无力了解的领域,甚至科学界过去都不愿意涉足。但是可喜的是,今天科学家们已经对意识展开了大量研究和思路。如著名科学家克里克就是这一领域的早期领航者。最近有124名学者签署的一份信件,对意识领域的一个有影响的理论提出质疑。认为属于伪科学。科学家吵架的最恶劣语言,大概就是说别人的理论是伪科学。

最近,一封由124位学者签署并在网上发布的信件在意识研究领域引起了轩然大波。该信件声称,即综合信息理论(IIT)应该被贴上伪科学的标签IIT一个描述是什么使一个人或事物具有意识的著名理论。

自从这封信915日在预印本库PsyArXiv上发布以来,已经让一些研究人员对这一声称产生争议,也有些研究人员担心这会加剧这个领域过去的可信度问题所带来的两极分化。

我认为将IIT描述为伪科学是具有煽动性言论,英国布莱顿附近苏塞克斯大学的神经科学家Anil Seth说,他不同意给这个理论贴上标签。当然,IIT是一个理论,因此可能在经验上是错误的,西雅图艾伦脑科学研究所的杰出研究员、IIT的支持者Christof Koch说。但他表示,该理论对其假设——例如,意识有物理基础并且可以通过数学测量——非常明确。

Consciousness theory slammed as ‘pseudoscience’ — sparking uproar (nature.com)

数十个理论试图理解意识——人类或非人类所经历的一切,包括他们的感觉、视觉和听觉——以及其潜在的神经基础。IIT经常被列为中心理论之一,与其他理论一起,如全球神经元工作空间理论(GNW)、高阶思维理论和循环处理理论。它提出意识源于信息在一个系统内处理的方式(例如,神经元网络或计算机电路),并且连接更紧密或集成度更高的系统具有更高的意识水平。

一种日益增长的不安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大脑科学中心的神经科学家Hakwan Lau是这封信的作者之一,他表示,意识领域的一些研究人员对他们所认为的IIT的科学价值与其在大众媒体上的广泛关注之间的差异感到不安。 Lau问道:“IIT是否因为首先获得了学术接受而成为主导理论,还是因为那种大众噪音迫使学术界给予它承认?

在今年6月登上头条新闻后,对该理论的负面情绪加剧了。包括《自然》杂志在内的媒体机构报道了一项对抗性研究的结果,该研究将IITGNW对立起来。这些实验包括脑部扫描,既没有证明也没有完全反驳这两个理论,但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将IIT突出为主导意识的理论有问题,这促使Lau和他的合著者起草了他们的信件。

但是为什么要将IIT贴上伪科学的标签呢?尽管这封信并没有明确定义伪科学,但Lau指出,常识性的定义是将伪科学描述为不是很有科学支持的东西,伪装成好像已经很有科学依据的样子从这个意义上讲,他认为IIT符合这个描述。

此外,Lau说,他的一些合著者认为无法通过经验来测试IIT的核心假设,他们认为这导致该理论被贴上伪科学的标签。

Seth不是IIT的支持者,尽管他过去曾从事相关的想法,但他不同意这一点。核心主张比其他理论更难测试,因为它是一个更具雄心的理论,他说。但他补充说,有一些来自该理论的预测,例如与意识相关的神经网络活动,是可以测试的。2022年的一份综述发现有101项涉及IIT的实证研究。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神经科学家Liad MudrikIIT对抗性研究的联合领导者,她为在神经层面上证明IIT的可测试性进行了辩护。我们不仅测试了它,而且成功驳斥了其中一个预测,她说。我认为领域中有很多人不喜欢IIT,这是完全没问题的。然而,我不明白为什么声称它不是领先理论的基础。马萨诸塞州科德角的神经科学家Erik Hoel表示,对缺乏有意义的实证测试的类似批评也可以针对其他意识理论提出。每个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都必须承认我们没有完美的大脑扫描图,他说。 然而,不知何故,在信中,IIT被单独挑出来作为它独有的问题。破坏性影响 Lau说他不指望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但我认为如果大家都知道,比如,我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愿意[签署我们的名字]认为它是伪科学,即使有些人可能不同意,那仍然是一个好信息。他希望这封信能传达给年轻的研究人员、政策制定者、期刊编辑和资助者。 现在他们都很容易被媒体叙事所左右。” Mudrik强调她非常尊重那些签署这封信的人,其中一些人是她亲密的合作者和朋友。她说,她担心这件事会对意识领域的认识产生什么影响。从一开始,意识研究就一直受到怀疑论者的质疑,试图将其确立为一个合法的科学领域,她说。在我看来,与这种怀疑论进行斗争的方式是通过进行优秀而严谨的研究,而不是公开点名某些人和思想。 Hoel担心这封信可能会阻碍其他雄心勃勃的理论的发展。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要为了使自己免受伪科学标签的影响而将我们的假设变得琐碎和无足轻重。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1403282.html

上一篇:肾病药纤溶酶原激活物抑制剂-1的抗衰老作用
下一篇:遗忘是大脑的基本功能
收藏 IP: 117.135.15.*| 热度|

1 李升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1-29 07: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