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花镜 说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ojp 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博文

因霍廷植物园 | 巴西与众不同的植物园 精选

已有 3907 次阅读 2024-6-8 16:4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16 1 月,我访问了米纳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的历史名城以及因霍廷博物馆和植物园研究所所在的布鲁马迪尼奥。

因霍廷植物园研究所位于贝洛奥里藏特大都会区(Belo Horizonte, BH)南部的帕拉奥佩巴河畔。这是一处私人领地,拥有 140 公顷的游客区,内设植物园和当代艺术博物馆。

博物馆摒弃了所有传统规则,由散布在庄园周围的几个展馆组成,坐落在当地美丽而神秘的风景中,几乎无一例外地在薄雾中苏醒,直到正午时分才会消散。

从贝洛奥里藏特出发 60 公里,从圣保罗出发 580 公里,在群山之间穿行。从圣保罗出发,走公路需要一整天。另一种选择是在孔芬斯下飞机,前往贝洛奥里藏特大都会区,然后乘坐一辆面包车,经 60 公里的公路前往布鲁马迪纽镇

到达因霍廷研究所后,会立即发现研究所内外的景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霍廷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在附近小镇的贫穷和城市的混乱中,它是一块文化和精致的飞地(图 1、图 2 和图 3)。

第2页-1.PNG

1  英霍廷植物园地图,其中四个人工湖和三条环线游览轴用蓝色标出:橙色轴线、黄色轴线和粉色轴线

第3页-3.PNG

2 因霍廷植物园研究所入口,由米纳斯吉拉斯州的大块石板镶嵌而成的马赛克铺装,边上是一簇簇小巧的棕榈树

第3页-2.PNG

3  游客接待亭附近的因霍廷植物园研究所

根据费尔南多·塞拉皮昂(Fernando Serapião)在其著作《因霍廷建筑、艺术和景观》中的说法,创建博物馆植物园的想法是由其所有者贝尔纳多·帕斯(Bernardo Paz)提出的,他是钢铁行业的一名成功商人,在 20 世纪 90 年代之前一直收藏 现代艺术作品,在某一时刻他被当代艺术迷惑,摆脱了艺术品收藏。这一转变的关键应该是他的朋友通加(Tunga安东尼奥·何塞··巴罗斯··卡瓦略 Antônio José de Barros de Carvalho 和梅洛·莫朗 Mello Mourão的思想对他的影响,Tunga 是一位来自伯南布哥州、在里约热内卢长大的当代艺术家,他的作品在国外比在巴西更有名。

塞拉皮昂的文字说明,帕斯 1980 年在 因霍廷(一个小村庄的名字)获得了这块土地,他被一棵树迷住了,那是一棵豆科植物青皮象耳豆(Enterolobium contortisiliquum),树龄将近 100 年,是由村庄以前主人种植的。在罗伯托·布尔·马克思(Roberto Burle Marx)的影响下,帕斯对植物的兴趣和投入与日俱增1984 年,他赞助了布尔·马克思一本关于他作品的书,布尔·马克思开始参观帕斯的庄园,并向这位商人提供了一些关于这个地方的想法。据说,布尔·马克思成为了因霍廷景观设计的赞助人,而他却从未为这里设计过任何东西。

第4页-4.PNG

4 布尔马克思教育中心大楼内景

第5页-5.PNG

5  布尔马克思教育中心屋顶绿化景观,艺术家草间弥生的作品 因霍廷水仙花园

紧靠入口处的是布尔马克思教育中心(CEBM),这是一座 U 型建筑,由一个社区中心衔接而成,实际上位于一个人工湖上跨越人工湖,内设图书馆、露天剧场、小吃店、工作室和一个 210 座的礼堂。据作者介绍,CEBM 的建造是为了实现研究所的教育使命,将研究所的活动与布鲁马迪尼奥社区联系起来。该建筑群提供研究所专业领域的职业培训和资格认证课程。建筑的屋顶是一个广场,广场上有绿色屋顶和水镜,水镜也是横跨湖面的桥梁。在这里可以看到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的作品 因霍廷水仙花园Narcissus garden Inhotim, 2009 年),该作品由 500 个不锈钢球组成,在风的吹拂下漂浮在水镜中。这件作品参考了草间弥生 1966 年在威尼斯运河上创作的另一件早期作品,当时她正在抗议威尼斯双年展(图 4 和图 5)。

塞拉皮昂强调了通加的影响,通加使帕斯改变了他的收藏核心兴趣他是巴西最大的当代艺术收藏家,并因此开始在周边地区购置土地,扩大财产,并向公众开放 因霍廷,使其成为 OSCIP 民间公益组织。因此,因霍提姆目前拥有三个环境保护区的头衔: 它是一个 OSCIP,由司法部持有;它也是因霍廷私人文化遗产保护区(RPPN Inhotim),拥有 145 公顷的山地半落叶季节性森林遗迹(除了 140 公顷参观区);它还是因霍植物园,2010 年由巴西国家植物园委员会(CNJB)授予称号(无等次),自此成为巴西植物园网络(RNJB)的成员。

博物馆收藏了约 500 件艺术作品,如西尔多梅雷莱斯、埃利奥奥蒂奇卡、克劳迪娅安杜哈尔、克里斯伯登、丹格雷厄姆、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和阿德里亚娜瓦雷哈约等。博物馆每年接待约 40 万游客,其维护费用和社会教育项目每年达 3500 万雷亚尔。研究所雇用了约 1 000 名员工,其中大部分居住在布鲁马迪尼奥及周边地区。这对该市的社会经济和文化产生了巨大的积极影响,现已得到市政府和其他政府机构的广泛认可。

因霍廷植物园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占地 140 公顷,形态各异,海拔在 725 米至 970 米之间,是帕拉奥佩巴河支流的一个微型盆地。在这个微型盆地中间,土地循环分布在三条轴线上。从停车场和主入口进入时,可以从左到右顺时针看到这些路径:橙轴、黄轴和粉轴。植物园和博物馆的主要景点都分布在这些轴线上,游客可以步行或乘坐由植物园工作人员驾驶的电瓶车游览(图 1)。

园内的绿色植被种类繁多,有成片的原生林、补植林、桉树林、大量的棕榈树(有原生的,也有外来的)、草坪以及具有观赏和美化效果的景观区。

第7页-7.PNG

6  左侧是马塔画廊及周围棕榈树和沼泽松树;右侧是与湖面相映成趣的真红画廊

第7页-6.PNG

图 7  Hélio Oticica 的作品“色彩的发明,可穿透的魔方#,豪华”,两侧是银叶霸王棕(Bismarkia nobilis)

第8页-9.PNG

8 - 喷泉长廊旁的小吃店装饰着一组棕榈树、苏铁和旅人蕉

第8页-8.PNG

9 一群银叶霸王棕——因霍廷植物园的亮点之一

除了遍布整个区域的植物园景点外,还可以游览以下主题园:1 感官花园;2 沙漠花园;3 过渡花园;4 大剧场;5 韦达斯花园和 6 图片花园。1 5 号主题园都集中在橙色轴线上,只有 6 号主题花园位于黄色轴线上。

在我看来,因霍植物园(JBI)是巴西最美丽、维护得最好的植物园之一,在当前的历史背景下成为了一个典范,它同时融入了各种园林景观,但又不受各种园林景观的束缚。

因霍廷植物园,参观者沿着轴线渐进而微妙地参观,使各种景观场景与展馆的视觉效果不同寻常。因此,对步行者来说,欣赏每一个在道路转弯处出现的建筑作品都是一个惊喜,而进入其场所则是一种发现。

因此,套用塞拉皮昂的话说,当代艺术作品在各个展馆中的分散参观,通过成为一种新的前正空间范例,将 因霍廷植物园 变成了当代世界的一个范例植物园,将这种分散的参观融合成一个不同寻常的景观连续体。

这些花园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建造,由佩德罗-内林(Pedro Nehring, 1955-2023 年)设计,他是因霍廷景观设计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景观概念构建的核心人物。2000 年至 2004 年间,路易斯-卡洛斯-奥尔西尼(Luiz Carlos Orsini)设计了占地 25 公顷的景观。如今,研究所已成为国内和国际当代热带景观设计的典范。

总共有 140 多公顷的面积,此外还有 250 公顷的 因霍廷 私人自然遗产保护区 (RPPN)。因霍廷植物园研究所位于大西洋森林和塞拉多的交汇处,这是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两个生物群落,同时也是地球上受到威胁的生物群落。正是在这个区域内,因霍廷植物园管理由巴西本土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来物种组成的植物收藏,可用于研究,保护和教育。

值得质疑的是,因霍廷植物园在巴西国家植物园委员会分级认证中未被授予任何等次,但终于成为BGCI 认证授牌

作为一个植物园,因霍廷植物园的使命是维护、繁殖、研究和传播观赏植物和地区植物,优先考虑稀有、特有或濒危物种,提高人们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认识。

因霍廷植物园研究所在 2010 年国家植物园委员会(CNJB)注册登记,但未授予 A B C 类甚至Cp(C临时)植物园。但 2024 年,因霍廷植物园 成为巴西第一个获得 BGCI 植物园认证的植物园。因霍廷植物园研究所在新闻报道中说,BGCI的认证说明因霍廷植物园的活动行为符合植物园的最高国际标准,将其与其他类型的植物园区分开来,并认可其对植物保护的贡献。自 2023 年以来,因霍廷植物园还一直是巴西棕榈树协会的总部,该协会由研究人员、收藏家、生产者、园艺师和其他专业人士组成,致力于研究这一重要的热带植物家族。研究所被最大的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 BGCI和最大的国家植物园网络——巴西植物园网络(RBJB)认可。

青皮象耳豆(Enterolobium contortisiliquum).jpg

吸引贝尔纳多·帕斯(Bernardo Paz)建立因霍廷植物园的青皮象耳豆

参见 1 "巴西国家植物园标准化管理与分级"  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cp&ac=blog&blogid=1437371&op=edit

"国家植物园如何实施考核分级https://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8998&do=blog&id=1435936

附注:本文作者简介

               玛丽亚·德·阿松桑·里贝罗·佛朗哥Maria de Assunção Ribeiro Franco

圣保罗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教授,目前是圣保罗大学正教授 2007 年以来,一直负责协调圣保罗大学LabVerDe 实验室工作。自 2010 年以来一直担任 《拉贝尔德》杂志(REVISTA LABVERDE)编辑。电子邮件:mariafranco@usp.br

延伸阅读:Franco M A R (2016) Inhotim: um jardim botânico inusitado. Revista Labverde, 2016, (11): 156-16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8998-1437371.html

上一篇:植物园历史 | 国家植物园如何实施考核分级
下一篇:植物园历史 | 40年前中国植物园故事
收藏 IP: 124.42.240.*| 热度|

9 杨正瓴 史晓雷 黄永义 郑永军 杨卫东 崔锦华 武夷山 王从彦 guest6685656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2 07: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