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哲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dazhe 在科学思考中前进……

博文

简单与复杂 精选

已有 2207 次阅读 2021-5-13 01:17 |个人分类:系统学与科技哲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英国的大作家莎士比亚有句名言“言以简为贵”,而中国唐代的大诗人白居易在创作“新乐府”诗作时,也尽量以简单、平直的诗风进行创作,据说他所创作的诗,在发表之前先要找一位不识字的老妇人,将诗念给她听,如果这位老妇人能听得懂,此诗才会被正式发表。要说到语言之简单,就不能不谈到汉语与其他语言的差异。常用汉字2500到7000个,组成数以万计的词语和成语,比起那些纯粹属于拼音文字的语言来,由于后者动辄由数以百万计的单词构成,汉语的短小精干与功能强大可被明显的体现出来。据说,同一种书籍,将其印成世界不同语言的版本,那么其中汉语版一定是纸张与油墨使用量最少的,当然,缺点也是明显的,即汉语中使用的符号系统最为复杂。

文化中的简化现象如上所述,那科技中的简化问题是否也很重要呢?答案是肯定的。从前苏联的AK-47冲锋枪到美国的Java语言,再到RISC处理器(计算机精简指令集处理器)等等,无一不是体现了简化之意义。但并不永远都是越简单越好,简化的前提是系统的某些性能不能有损失或不能损失太大,所以有时为了功能强大,反而是越复杂越好!因此说,简化还要看是在哪个维度上。

华罗庚有个著名的“简->繁->简”学习原理,即读书应先由简入繁,再由繁入简,也就是说,刚开始研究的时候内容较为简单,进一步深入研究后其内容越复杂、程度越深,而研究到一定程度后,由于将复杂的科技进行了分析总结,于是看上去复杂的内容总结后又变为了较简单的原理。这其中即存在着简单与复杂的科学分析。

许多古人曾经认为非常难理解的事物,如今已经是非常简单的问题了,比如古希腊的名著《几何原本》、中国古代的《九章算术》等等,这些在古代都是最难懂的书籍,今天已是中小学的课程内容。在古代,即使是解一元二次方程,也是很难的课题,而今这已是人人皆会。爱因斯坦创立相对论时,当时的世界上能够读懂的人只有寥寥几个,而今天相对论已是大学物理的基本课程。所以随着历史的前进,许多复杂的事物自然而然就变成了简单的事物。而且随着计算机、互联网等工具的普及,这种简化的趋势还在加剧之中。

所谓讲简化还要看其所针对的具体对象。科学家觉得很简单的事物,对普通大众来讲,可能就很难;普通人觉得很简单的事物,对智力障碍的人群可能就很难;智障人群觉得很简单的事物,对各种动物来讲又会很难,因为即使是动物中智商最高的黑猩猩的智力,也仅约等于学龄前的小朋友。所以,简化存在合理性问题,不合理的简化行不通。同时,合理的简化是一种辩证的简化,正如爱因斯坦之名言“力求简单而不至于简陋”,其基本前提是某些功能不能损失。进行简化必然需要付出一定代价,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亦要看其代价属于哪一方面!因简化而造成必备功能受损,那即为失败的方案。总而言之,该问题往往存在一定的适应范围,而其对提高系统整体效率应是有效的。比如对电路设计的某些简化,可降低功耗或降低生产难度等,但是某一方面的简化,又会降低其它指标的要求,因此在进行简化时要进行全面考虑,以求不会出现一些非理想化的漏洞,并因之而影响总体性能。

许多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屑于研究特别简单的事物,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其实有些问题答案就是很简单的,包括许多所谓高科技,反而有时倒是人们把世界想得太复杂了,以致错误的理解了许多问题的实质。说起来,解决某些问题最怕的就是“简单问题人为的复杂化”。所以,“简单”不代表无用,不要瞧不起“简单”的事物,不要一味信奉看上去“高大上”的理论,要正确理解所谓“大道至简”。

同时,也不应忽视那些复杂的组合。技术难度往往与产品质量成正比,因此复杂组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说起来,简单容易的组合人人都会做,复杂难懂的组合可就不是那样了,后者往往需要专业知识,在许多情况下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做得出来。一般来讲,复杂的组合是决定成败之关键所在。通俗易懂的说,好听的歌曲往往是演唱难度大的歌曲,赚钱的工作往往是操作难度大的工作。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独门秘籍密不外传”,人人都会的活儿还用你干?有时候反倒是应信奉“大道至繁”才是正理。

因此,不应习惯于只讲“简化”,有时恰恰需要理论的“复杂化”。比如,简单的电路和芯片功能往往不够强大,只有那些复杂度高的电路和芯片往往才为高性能。所以,复杂化思维和复杂化设计有时才是管用的。当然,此复杂化必须合理才行。这其中的原因正在于简单设计会功能不强。可见,把复杂变简单往往是正确的,而把简单变复杂有时也是正确和必不可少的。

据老外写的书上说中国人有个传统,即瞧不起简单浅显的科学,古希腊的几何基本命题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等都是很简单的原理,中国古代数学家却瞧不上这种理论,认为其是不需要研究的事物。有国人称这种说法不对,因为墨子的学说就包括对简单科学的定义。依我看来,这其中正体现了一个问题,即简单与复杂之背后往往体现着某些更深层的内容。而正是由于科学体系的基石不同,有时便会造成某些差异,并从而甚至于导致误解。或可说,简与繁都是建立在人的认知范围之上的,而在你视野之外的简单也许就并非仍为简单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51349-1286262.html

上一篇:动物的“爪牙”
下一篇:计算机文字编排之问题

14 鲍海飞 李剑超 柳林涛 郑永军 张学文 晏成和 刘金涛 周忠浩 杜占池 冯圣中 童调生 刘秀梅 孙颉 农绍庄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2 08: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