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山西大槐树 精选

已有 6342 次阅读 2023-12-12 17:0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山西大槐树

文/蓝莲花瓣

槐树是一种很普通的树,要多普通就有多普通。为什么要说它普通呢?因为它几乎是每个中国人都能认得的树,不用区分南方人、北方人,大家都能在城市的角落、乡村的山腰或者小路边上,见到过它的枝繁叶茂和沉默寡言。当然,若是夏天里骄阳似火,人们也能在它的浓荫里纳凉。

唯独山西,赋予了槐树一种高大宽阔的骄傲和自豪。据说明朝时,很多地方因为连年的战乱和饥荒造成了人口的缺失,便有了连续十年的移民工作。广济寺的大槐树从此流传,成了最特别的“网红”。我们从小就听着乡亲们的这句话:“我们都是从山西大槐树下过来的。” 所以要看大槐树,还得到山西吧。

穿过祁连山的雪峰,过西宁到兰州后,乘坐六个小时的动车便到太原了。我乘坐动车主要是想看看沿途的风景。对我来说,它像是一本新书,从来没有阅读过,因而有很大的吸引力。

2023年11月24日早晨八点四十五,从兰州西站出发,一路向东。第一站是定西,只花半个小时的时间。很久以前我们坐大巴车从兰州出来,到定西至少要三到四个小时。当然惊奇的不止这些,列车运行没有几分钟,便开始穿越隧道了。我们惊奇地说:“呀,动车在兰州市里也穿隧道!”过了定西北,早晨的阳光正好,远处的山岚和雾气笼罩在原野上。兰州以东人口稠密田畴纵横,土地被分成格子形、小方块,完全精耕细作的模样。每块田里都有内容,细小碧绿的禾苗,矮化整齐的树苗,还有的土地被处理得整整齐齐,显示出土黑色或灰白色的差别,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有这样两种颜色。

从定西北开始,过通渭,直到天水南站,列车奔驰在陇上原野,山恋虽然也是叠嶂起伏,曲线却是温柔绵延的,都是丘陵样貌。树木草叶处处生长,看起来是顽强和坚韧的样子,并不是很茂密。远远望去,山坡坡上黑楚楚的,一层一层,是人工种植的小小的松柏。到宝鸡之后,山变的高大了,动车穿出隧道,一晃而过的山窝里,树木蜂拥,那是我思念已久的密林,可惜都没法细瞧。在一个又一个紧密相连的隧道之后,动车来到了渭河平原,渭南,杨陵,西安北,辽阔、苍郁、湿润和温暖的感觉一小子涌了上来,朋友高兴地说,呀,这都还绿绿的,可能山西也是这样吧。

很快到了永济、运城,黄土高原的气息扑面而来,与我的陇东老家一样,有了那种苍茫、雄厚和干燥的样子。可也许就是因为厚厚的黄土的培植,人们特别喜欢种树。动车外,连绵的原野上,整块整块的地里种着笔直的树,而且还是阔叶的落叶的树,树都退去了叶子,因为种得很多,从车窗望出去,仿佛田野里铺展着一层灰色的烟,它们静止在田里,挺括、安静,充满了希望。

因为目的地离开太原市区比较远,我们从市区一闪而过,去往晋祠,住在晋祠旁边。就在晋祠宾馆与晋祠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那里到处都是高大的、古朴的树,古槐树居多,见到一棵,看看说明,一千年了,再见一棵,九百年了。周柏唐槐,静卧在安静、古老、从容的土地上。

在这个冬天,晋祠和晋祠宾馆看起来都是相当安静的,虽然也有一些游人,有一些向我们一样的参加会议的人。可是放在那么大的一个“园子”里,就像是把稠密给稀释了,使它显得很空旷,遍地的落叶和树上稀少的叶子、高大的树干,都给人一种萧索的古老感。似乎它就是一个世外美人,一直在那里安静着,不吵不闹。第一天下午因为时间紧张,没有进得了晋祠,只在外面走了走。却一直走到月亮高悬,打着导航也找不到宾馆的大门。

想着黄昏时分在东园门口看到的一副对联:"花草满庭闲处览四时生意,诗书万卷静中悟千古文心。”不由得慢慢静下心来,看着天幕上既满未满的月亮,走在这陌生、空旷的路上,心里升起来一种快乐和放松,多少年来,我特别向往的就是要放肆一回,在月亮下漫游,随它走到哪里就是哪里,那该多好。闲处多好!四时都是生意,何处不是安心呢?我感觉我在默默地抗拒着某个遥远的人,尽管没有他的约束和安排,我那晚明显搞错了方向。

25号早晨黎明即起,在会议之前,在天光迷蒙之中步行在晋祠宾馆。晋祠宾馆是园林样的,道路宽阔,草木葱郁,设计中有起伏跌宕,有山有水。在静谧空旷的早晨,走在干净整洁的路上,看路边的灌木和草地密集的灰黄色,在我们的头顶高大的树木的树枝交错,还有稀疏的叶子挂在树梢,心中很是惬意。快到八点的时候,竟然窸窸窣窣下起雪来,打在头发和外衣上的是细小的粒,使的天地之间的人和景致有一点点朦胧。但很快地,这雪就停了。

终于有机会进了晋祠。做为一个没劲的中年人,我不会表现年轻的新鲜和兴奋,也不会如枯树逢春,我在处于控制变量的半理智状态完成我的旅程的。圣母殿不能入内,朋友要了一个女导游,她手机上有那个著名的仕女照片,一半脸上是欣喜的表情,一半脸上是悲伤的表情。想想大家的人生,概莫如此。

但我最关注的还是晋祠里的树木,唐槐周柏,它们竟一直都在这里。怎么去描述呢?周柏很古老了,三棵唐槐也是古老。在这个冬天里,尤其是冬天,人们看它们,看不到碧绿的枝繁叶茂,只看到粗壮的树干,高大的模样。仰头望,只见黑褐、黑灰,粗细不等,交错着、凌乱着的树枝,风轻,天蓝,阳光明亮金黄,没有任何语言。

山水无笔,所到之处却早已成画。而这貌似静态的画,竟然在这里勾勒、渲染、表达、沉淀,以至于成百上千年,几千年。不知道是时光古老,还是树木古老,又或者是游人在它们面前体会到了古老?

在中国,古老一词显得非常特别。而在山西,这个词语尤其特别。据说在平遥古城有一个大槐树,它已经“死”了三次了。每次枯死,当地人都没有把它锯掉或者挖掉,就让它自己“缓”着,直到它在某一个春天又发芽长叶再次绿了。人们知道,它的根没有“死”,或者说它的根具有很强的生命力。所以,它就有了“还魂”的能力。

晋祠是一个很古老的建筑群落,这些建筑和它的大槐树一起,生命力顽强,都穿越了重重的历史纪年。晋祠依山而建,从圣母殿身后拾级而上,可以更好地看到周柏的横斜模样。

晋祠背后的这座山名叫倒翁山,山上郁郁葱葱长满了树,松柏,槐树,柳树,都是高大古朴的样子。从正门看晋祠,庭院错落,背依大山,仿佛那座山就是它的根脉所在。山西有很多的古建筑,有精美的木雕和彩塑,它们与山西大槐树一起,是从历史中走来的。

我们在下午的斜阳中,站在山腰处,俯瞰着周柏和晋祠。感觉这里有一条根,山脉的根,大树的根,人文的根。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413568.html

上一篇:太阳是个诗人
下一篇:等我踏雪而来
收藏 IP: 60.165.142.*| 热度|

18 郑永军 陆仲绩 崔锦华 张海霞 尤明庆 杨正瓴 黄祖新 冯兆东 李学宽 胡泽春 王成玉 朱晓刚 苏德辰 武夷山 王启云 曹俊兴 晏成和 付小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7 06: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