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东南望长安 精选

已有 3797 次阅读 2021-12-30 22:3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东 南 望 长 安

文/蓝莲花瓣


        我是一个甘肃人,从来没有机会“西北望长安”。小时候我生活在甘肃庆阳,后来到兰州,到张掖,都在西安以西,西安以北,所以,我只能“东南望长安”。我也从来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当我东南望长安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如此地五味杂陈,不能自安。以我一个外省人的身份,我似乎不应该有这么多牵牵绊绊的情绪,可是,实际上这个以西安为省会城市的省份的许多方面,都是渗透在我的生活之中的。

        很小的时候,我们在子午岭山区生活。那时候爷爷有一台晶体管收音机,他每天按时收听天气预报。我每次都没有听到我们生活的地方的名字,后来爷爷告诉我说,听的是“榆林地区”。等我再长大一些,明白了榆林地区是属于陕西省的,我还以为我们那里也是陕西省的。然后,我再大一些,又终于明白,不是,那是甘肃省的,只不过靠近陕西榆林地区。当然,这件事情使我非常彻底地搞清楚了自己是哪个省的人。

        我的母亲虽然不识字,但是她爱听戏。庆阳的黄土塬上,几乎所有的乡亲们都爱听戏、看戏。他们听的戏、看的戏,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秦腔。在母亲正是青壮年的时代,大概就是上世纪的六、七、八十年代吧,庆阳地区那些财力稍微丰厚的公社,或者大队,会“过会”,它相当于一种小型的农交会。经济好一点的地方一年两次,分别是正月里和夏收之后,经济不好的地方一年一次,主要是腊月或者正月,正月的居多。

        这种“过会”的主角,是邀请一个“秦剧团”,每天按时按点在戏台上唱戏。在戏台下面的广场,或者路边,则有各种小商小贩。人们携家带口,穿上最好的衣服,来看戏,并买一些小商品。要是哪里要过会,当地人都会早早地告知、邀请亲朋友好友,来住在家里看戏、“过会”。因为在更小的童年时期并没有听过秦腔,在我十来岁时,看着戏台上的秦香莲咿咿呀呀地唱着,只觉得婉转好听,但我听不清楚她的唱词。母亲却都能给我讲清楚,我一直都没有搞懂母亲是怎么听明白的。

        就是这样的秦腔,给了我最初的伦理和道德教育。那时候基本上都是折子戏,有三娘教子、卷席筒、三滴血、窦娥冤,还有包公和他嫂嫂的那一段,好像还有二进宫......尤其是卷席筒和三滴血,经过母亲的说道,被我彻底搞明白了。我在中学的同学们大多都是秦腔迷,她们不但对那些折子戏的故事情节如数家珍,她们还追“角儿”,我的发小就知道谁谁谁反串黑脸包公是名角,有一年驿马镇上就请了那个人来,她兴奋了好久,说是要去看戏。

        冬天的正月,黄土塬上的主色调是灰黄色,天空很蓝,很高,蓝得看不透,像是又高又远的海。戏台上的响板打过之后,板胡和三弦开始演奏了,女旦拖着长长的腔调,配合着时断时续的音乐,“咿---咿----咿----”总也不换气似的,风刮过我的面前,刮起了谁的头巾,刮翻了戏台边上的帘幕,刮过灰白的土地....... 比起信天游,它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苍凉和缠绵,让人觉得心酸,却不是难过,不是放弃。像是一种天长地久的声音,从夏周就开始在这广袤的大塬上缠绕了。

        有一次是外婆家所在的新龙口公社过会,我们都去看戏。那时我已经都要初中毕业了吧,记得最清楚是某天下午的一场戏,我和小姨一起去看的。戏中的女旦身着红衣,从她出场到她施施然走向幕后,台下一直都在感叹,当她就要走进幕布的时候,我身后的一个中年妇女说:“天底下也有长得这么乖(漂亮)的女子哩。”这使我后来看到电影和电视剧里那种为角儿高声叫好的情景,总觉得很不恰当。我深厚的土地上,那些慨叹是平实而又轻声的。

        虽然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甘肃人,庆阳人,我却一直以为陇东没有自己的地方剧种。其实,陇东还真有,那就叫陇剧,当然它没有秦腔名气大,覆盖面广、时间长。

        甘肃东边的两个地区,庆阳和平凉,是和陕西省接界的。这种接界不但源远流长,在现代的生活中也没有分开。历史上周祖不窋在庆阳的庆城区域带领部族发展壮大,到了古公亶父时代,周部族又从庆阳迁至西岐(今陕西宝鸡附近)。而上世纪九十年代,庆城最有贵族气质的长庆石油城,又在几经周折之后,迁至咸阳,但属于长庆系统的很多基地都还在庆阳。陇东地区的红色的革命传统,也是隶属于陕甘宁边区的。这使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华夏一体。

        庆阳和平凉有很多民俗俚语都和陕西有关,我最不能理解的是那句:“你没见过两个老婆走长武?”当然这话不能较真,估计就是说不够见多识广吧。我读霍达的小说《未穿的红嫁衣》,书中男主角据说是个学历史的,认为陕西方言继承了古汉语,比如说:“你端走。”这个“端”字,就是直接引用古汉语的原意。我一想,没错啊,我们庆阳方言也是这么说的。刚工作的时候,我的闺蜜是陕西高陵人,我跟着她和她的老乡混在一起,说庆阳话,他们不知道,说我是:“一口长安话。”

        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看过一部最好看的电影,那就是《人生》。影片中的场景,对白,腔调,仿佛就是我的庆阳,让我觉得熟悉、亲切,真实而自然。后来我上了大学,看《人生》,看《平凡的世界》,看《白鹿原》...... 我不得不承认,这些书都是男人写得,可我觉得我更喜欢它们。虽然我也喜欢张爱玲,张爱玲的小说里却没有我的故乡的味道,那是一种永远都丢不了,深入到骨子里的味道。看这些小说,就像是看我的庆阳,看我的故土,看我的父老乡亲,看我的祖祖辈辈。

        庆阳和平凉地区有很多人,走西安比走兰州要方便、距离也很近。尤其是如今公路已经四通八达,交通更加方便的时候,虽然都是甘肃人,可人们和西安的关系更密切。因而,西安,更加牵动着人们的心。我在中学的很多同学,我小时候的好多朋友,我家的很多亲戚,如今,他们都在西安讨生活。有好多人,他们在西安生活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西安,就是他们的第二故乡,是他们的西安,是西安人和在西安的甘肃人的共同的西安。

        在我家的食谱之中,biangbiang面和油泼辣子面,是我专门学来的,一家人都爱吃。烩麻食我根本就不需要专门学,因为我们从小就吃它,只不过不用学名称呼它罢了,在我的庆阳老家,我们把它叫che子,把小小的面疙瘩放在案板上、并排的筷子上、梳子刺上,一压一推,ci成小小的面卷,用各种菜,做成烩面。我们去陕西游玩,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吃不惯的,基本上口味都和我的家乡一样。

        当我在视频中看到“biangbiang面加油”的时候,我想起了2017年夏天在西市吃过的正宗biangbiang面。正是那一次,我围观了师傅做biangbiang面的全过程,回到家里开始像模像样地做了一顿又一顿的biangbiang面。

        我一点也不担心,怕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在西安吃到正宗的biangbiang面。只是,当下,都有一点艰难,需要人们克服困难、坚持下去。虽然说话并不能产生实际上的作用,但作为一种精神的支持,我还是想说,西安加油!biangbiang面要坚持到底!

(备注:图片来自百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31887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太阳的故乡

19 杨正瓴 郑永军 周忠浩 黄永义 武夷山 雷宏江 鲍海飞 康晓兵 谌群芳 姚伟 李学宽 李建国 郑强 岳建军 尤明庆 胡泽春 周军宜 刘艳红 姚远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03: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