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学者都需要孤独前行吗? 精选

已有 6111 次阅读 2022-3-24 09:39 |个人分类:思维秀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学者都需要孤独前行吗?

                                                                   

北宋王安石的《有褒禅山记》说:“于是余有叹焉。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险以远”的地方至者少,更需要探索者,需要探险家。很有可能,成为探索者比较容易,成为取得世人瞩目发现的探险家不容易。在探险的道路上,有牺牲者的墓地,有突然停滞的脚印。在这样的地方,后来者是停下来,还是想法前行?哪怕前行的距离非常有限。

如果这个探索者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探究某种现象的真谛。比如石钟山为何叫石钟山?鸣沙山为何叫鸣沙山? 月牙泉的泉水是哪里来的?比如某地下河究竟流向了何方?某区域的地下究竟有多少天然的、贯通的管道?可不可以用一些胶囊相机获取这些管道的影像?月球的质量瘤意味着哪些“宝藏”,地球为了少见那样的质量瘤?已经有的科学结论是不是有漏洞?是不是可以有新的解读?在新的解读中,会不会产生新的方法、新的理论?以科学技术为基础、为土壤,可以生长出多少“文化的花朵”、”思想的硕果”?

这些探索,前程往往是不可预测的,“前路无知己”往往是常态;可能是孤独的、危险的旅程。在野外考察中,隐含着各种各样的危险,比如在深山里,在大漠里,在隔壁。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自然资源的探索者,也仍然需要面临巨大的风险,即使是一个小组也可能应付不了意外情况的发生。典型的例子,比如去年的夏季的马拉松、冬季的哀牢山,出现的亡人事件。

1980年代的彭加木、马贡泽(某测绘大队队员)、1990年代的余纯顺,都有孤独前行的时段。在独自面临大自然的时候,个人的力量,都是非常有限的。独自面对一个科学、技术、工程问题呢?

在科学、技术的探索中,在工程建设中,独自前行,可能是勇敢的,也可能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可以看到风光的跟踪者,看到暂时的领跑者、后来的落伍者。意气风发的探险家,却极为少见。闯入新领域的学者,不一定看得到预期的结果。

那么,一个学者是不是需要选择孤独的前行?该不该选择进入无人区进行探索、要不要为天下先?这既需要战略眼光,也需要战术能力。想得到的是“好汉”,办得到的也是“好汉”。想到到、办不到,为后人提供思路和借鉴的也是“好汉”。

想到了、看到了一个险峰,不敢再没有足迹的地方留下足迹、在没有道路的地方开辟道路,是一种稳妥,也是一种懦弱;反之,敢于冒险、敢于探索,敢于留下第一串脚印的,也许是令人敬佩的英雄,也许是留下笑柄的“莽撞人”。

同样,即使不是在探索自然中进入无人区,即使在探索学者自身内心世界时,进入无人区,也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

学者自身,往往不是完美无缺的。有的意识不到;有的意识到了不愿意承认;有的意识到了、愿意承认却不愿意完善自己;有的意识到了、也承认、也努力了,但无法改变本性,过不了几天就故态复萌。

一个在自己科班出身专业作为不大的人,也许会在相关领域突然“发力”、突然“脱颖而出”了;一个在自身专业中的大专家、大牛人,在贸然进入相关领域中,难保不出问题、不栽跟头。这样的例子,古今有、中外有、远近有。

既要敢于孤独前行,又要量力而行,的确不易兼顾。

学者的大悲哀,是在别人规定的半径固定的小圈子里里活动。好似围绕地球质量中心做圆周、或者椭圆轨道运行的卫星?

学者的大失控,好似沿着双曲线轨道前行的航天器,一次“离别地球”永无回归之时。

学者们的新鲜想法、创造激情、现实理智,这三者之间,往往不是并行不悖的。这就需要取舍、需要权衡、需要掂量一下孰轻孰重。

是像“大山教授”李宝国那样“活着干,死了算”,像“大地之子”黄大年那样认可“中国人不但脑力上能赢,体力也不比外国人差。”,而且玩命地研究、实践(含推广)?还是悠哉游哉、按部就班地工作、写作、参会呢?

不同的学者,当然可以有不同的抉择。

抉择的结果,自然也是各自承担。

学者的选择,可以是自主的;也可以得到有条件资助的。

代价不一样,结局不一样。

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各修其果。

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信哉斯言。

(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街道 凉水河畔,2022-03-2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5-1330787.html

上一篇:与树为伴
下一篇:红梅绽放

26 刘秀梅 谌群芳 史晓雷 王安良 陈波 杨田 黄永义 姚伟 杜学领 罗春元 杨正瓴 苏德辰 陈贶新 田静 曾荣昌 徐耀 李丽莉 钟定胜 郑永军 王涛 武夷山 农绍庄 晏成和 汤茂林 宁利中 钱大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7 08: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