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关于图书馆学基础的学习与思考

已有 1188 次阅读 2024-4-21 09:45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4月19日,图谋向《图书馆学基础》(武汉大学出版社,2024.3)副主编吴钢老师汇报了我的粗浅读后。修订再版时,建议增加:图书馆学与信息资源管理学科话语体系重构方面内容。初景利、王珏《面向信息资源管理学科的话语体系构建思考》(图书与情报,2024年第1期),原“图情档”学科的话语体系构建中存在的问题指出“图书馆学:领域概念缺少对图书馆及事业的重新阐释,缺少创新概念的有效供给;研究理论本土化不足;研究方式,实证研究成为主流范式,然其优势在于检验理论,而不在于创建理论;学科发展,学科定位不清,导向不均;学科合作:跨学科性不足。”那篇文章中的剖析,有一定道理,但个人感觉存在缺憾。图书馆学,这些年,新概念并不少,重新阐释也不少,但是达成共识的偏少。关于“实证研究成为主流范式”,当前更多的还是学习与模仿,追求形式美,实证研究成果,迄今为止,确实没有创建高质量的理论成果,对实践领域起指导作用的亦很有限。我浏览之后,我的一种感悟是,图书馆学好些内容还是需要坚持与坚守。据悉,研究生目录更名的“信息资源管理”一级学科名称,领域内自己看好的名称为“信息管理”,因相关领域“捍卫”,不得已而求其次。某种程度,也说明坚持与坚守的必要性。吴钢老师说:“现在学科目录更名,二级学科一下子升到11个,各个二级学科的话语体系如何构建,是很大的难题 。比如图书馆学和公共文化管理、古籍保护与文献学并列,这必然有很多交叉之处。谢谢您的支持!您这也是在思考图书馆学未来的发展之路的过程。在新的11个二级学科并存的情况,图书馆学如何定位如何发展,是需要深入考虑的问题。”的确如此,面对难题,需要在基础理论方面提供宏观指导。种种原因,图书馆、图书馆学联系紧密,作为图书馆工作者,同样应该尽份绵薄之力。感谢您们的辛勤付出!期待《图书馆学基础》一书更好地引发关注与思考,凝心聚力促发展。

    4月21日,我利用文心大模型3.5,就我自身认为较为重要的图书馆学基础问题进行“互动”,整理如下:

(1) 简述图书馆学理论与实践的关系。

    图书馆学理论与实践之间存在着紧密而不可分割的关系。

    首先,理论是实践的基础和指导。图书馆学的理论涵盖了图书馆的运作原理、管理方法、服务策略等多个方面,为图书馆的实践活动提供了科学的指导和支持。这些理论不仅有助于图书馆员更好地理解和把握图书馆工作的本质和规律,还能为他们在实际工作中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例如,图书馆学中的分类与编目理论,为图书馆的藏书组织和管理提供了科学的依据;读者服务理论则指导图书馆员如何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提升服务质量。

    其次,实践是理论的来源和检验。图书馆学的理论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源于长期的图书馆工作实践。在实践中,图书馆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挑战,这些问题和挑战会促使他们进行思考和探索,从而推动图书馆学理论的不断发展。同时,实践也是检验理论正确与否的重要标准。只有经过实践的检验,理论才能不断完善和成熟。例如,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图书馆的服务方式和手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就要求图书馆学理论不断更新和完善,以适应新的实践需求。

    最后,理论与实践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一方面,随着图书馆实践的深入发展,新的问题和挑战不断涌现,这为图书馆学理论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课题和方向;另一方面,随着图书馆学理论的不断创新和发展,新的理论成果又会为图书馆的实践活动提供新的思路和方法,推动图书馆工作不断进步。

    因此,图书馆学理论与实践之间是一种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关系。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发现问题、探索规律,推动图书馆学理论的丰富和发展;同时,又用科学的理论指导实践,提升图书馆工作的水平和质量。这种良性循环的过程正是图书馆学理论与实践关系的最好体现。

(2) 图书馆理论研究与业务研究之间的关系?

    图书馆理论研究与业务研究之间的关系是紧密相连、相互依存的。

    首先,理论研究是业务研究的基础和指导。图书馆学理论研究涵盖了图书馆学的基本原理、原则和方法,通过深入研究图书馆的本质、功能、发展规律等,为业务研究提供了理论支撑和指导。理论研究为业务研究提供了科学的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帮助业务研究者从更高的层次和更广的视角去理解和分析问题,从而提出更加有效的解决方案。

    其次,业务研究是理论研究的具体应用和验证。业务研究关注的是图书馆的具体业务工作,包括图书采购、分类编目、借阅服务、参考咨询等各个环节。通过业务研究,可以深入了解图书馆的实际运作情况,发现存在的问题和瓶颈,进而提出改进措施和优化方案。这些改进措施和优化方案不仅是对理论研究的验证,也是对理论研究的丰富和发展。

    此外,理论研究与业务研究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一方面,业务研究的成果可以为理论研究提供新的素材和案例,推动理论研究的深入和创新;另一方面,理论研究的新成果又可以为业务研究提供新的思路和方法,指导业务实践的改进和创新。这种相互促进的关系使得理论研究与业务研究能够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共同推动图书馆事业的进步和发展。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理论研究与业务研究并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交织、相互渗透的。在实际研究中,往往需要将二者结合起来,以理论研究为指导,以业务研究为基础,共同解决图书馆事业发展中遇到的实际问题。

    综上所述,图书馆理论研究与业务研究之间的关系是紧密相连、相互依存的。理论研究为业务研究提供基础和指导,业务研究为理论研究提供应用和验证,二者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共同推动图书馆事业的进步和发展。

(3)图书馆实践研究与图书馆业务研究的异同点

    图书馆实践研究与图书馆业务研究在图书馆学领域中各有侧重,它们之间既存在联系,也有明显的差异。

    相同点:

    目标导向:无论是实践研究还是业务研究,它们都以优化图书馆服务、提高管理效率、满足读者需求为目标。这两种研究都致力于解决图书馆在运营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从而提升图书馆的整体运作水平。

    依托实际:实践研究和业务研究都紧密依托图书馆的实际工作。它们都需要深入图书馆的日常运营,了解业务流程,分析读者需求,从而得出有针对性的研究结论。

    不同点:

    研究侧重点:图书馆实践研究更侧重于以实证为基础,以研究为手段,以实践为目标的科学研究方法。它侧重于通过系统的观察、实验和调查,得出具有指导意义的结论,推动实践的发展。而图书馆业务研究则更侧重于对图书馆具体业务环节的分析和优化,如图书采购、分类编目、借阅服务、参考咨询等。它更关注于提高业务操作的效率和质量,以满足读者的需求。

    研究方法:实践研究可能采用更为广泛的研究方法,包括定量研究、定性研究、案例研究等,以全面深入地了解图书馆的实践情况。而业务研究则可能更侧重于使用具体的业务数据和操作流程进行分析,以找出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改进措施。

    成果应用:实践研究的成果往往具有更广泛的指导意义,可以应用于图书馆管理的多个方面。而业务研究的成果则更直接地应用于具体的业务环节,以提高业务操作的效率和质量。

    综上所述,图书馆实践研究与图书馆业务研究在目标导向和依托实际方面存在共同点,但在研究侧重点、研究方法和成果应用方面存在明显的差异。这两种研究相辅相成,共同推动图书馆事业的进步和发展。

(4)信息资源管理一级学科,图书馆学话语体系如何构建?

    信息资源管理作为一级学科,涵盖了广泛的内容,包括信息系统、数据库管理、知识管理等多个领域。其核心在于对组织内外的信息资源进行有效收集、存储、组织、分析和利用,以提高信息资源的价值和利用效率。而图书馆学作为信息资源管理的重要分支,其话语体系的构建对于学科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话语体系是在理论与实践活动中赖以确立主动权的表达形式。在图书馆学的背景下,话语体系的构建不仅关乎学科内部的交流和理解,更关系到图书馆学在更广泛的社会、文化、政治背景中的定位和影响。因此,构建图书馆学话语体系需要充分考虑学科特性,结合信息资源管理的实际需求,形成具有学科特色的表达方式。

    其次,图书馆学话语体系的构建应基于深厚的学科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通过对图书馆学的基本原理、方法、技术等方面的深入研究,结合图书馆工作的实际案例,提炼出具有代表性、普适性的概念和范畴,形成学科独特的术语和表达方式。

    同时,话语体系的构建还需要关注与其他学科的交叉与融合。图书馆学作为一门综合性学科,与计算机科学、情报学、社会学等多个学科有着密切的联系。通过借鉴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和话语体系,可以丰富图书馆学的话语表达,拓宽学科的研究视野。

    在构建过程中,还需注重话语体系的动态性和开放性。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图书馆事业的变革,图书馆学的话语体系也需要不断更新和完善。因此,应鼓励学科内部的交流和对话,吸收新的思想和观点,使话语体系保持活力和创新力。

    最后,构建图书馆学话语体系还需要考虑其实际应用价值。话语体系不仅是学科内部的交流工具,更是对外传播学科理念和价值的重要途径。因此,在构建过程中应充分考虑话语体系的实用性和可操作性,使其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和信息资源管理的实践。

    综上所述,构建信息资源管理一级学科下的图书馆学话语体系是一项复杂而重要的任务。需要充分考虑学科特性、理论基础、实践经验、学科交叉、动态性和开放性以及实际应用价值等多个方面。通过不断努力和探索,相信可以构建出一个既具有学科特色又富有实际应用价值的话语体系,为图书馆学的发展和信息资源管理的实践提供有力支持。

        本文摘录魏辅轶《中国图书馆学理论的抽象与具象之路:兼论图书馆学理论实践化的四个锚点》(中国图书馆学报,2023年第2期)部分观点结尾。“在图书馆学研究发展中,理论与实践脱节是困扰许多图书馆学者和图书馆从业者的一个难题。 到底是图书馆学理论本身抽象不够深刻,还是在理论具象化过程中图书馆工作不能很好地吸收利用这些理论,又或是图书馆学理论在转化为实践的过程中,抽象与具象之间存在某种隔离,而这种隔离阻碍了图书馆学理论对实践的指导,这些难题是困扰图书馆学和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关键理论问题。”“图书馆学理论要想在实践中发挥作用,就必须在图书馆工作中找到基本的锚点。 这些锚点必须足够稳定,才能保证形成场景的基本要素不变化;锚点也必须足够深刻,来涵盖尽可能多的应用场景。只有这样才能打通理论和实践之间的隔阂,使图书馆学理论在实践中发挥应有的作用,更可以使不同理论之间形成可以验证的竞争关系,从而不断地自然选择、淘汰、进化,创造出一个良性的理论演化的生态体系。”“中国图书馆学理论的进步不仅在于创新者对理论的抽象,更在于后继者对理论的具象工作。 这需要图书馆学教育培养更多的‘辅助者’而非大量的‘原创者’。 著书立说、扬名立万固然是学者的追求,但如果能与前人辅车相依,一生取辅弼之勋也同样值得敬佩。 图书馆学的理论教育中,需要渗透这种‘辅助’的价值观念,图书馆学家不一定要做一个理论创造者。 当大多数的研究者能成为理论的辅助者和验证者时,中国图书馆学理论就走上了良性的发展之路。”

延伸阅读:

(1)图谋 摘编.魏辅轶:图书馆学理论实践化的四个锚点.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385359.html

信息来源:魏辅轶.中国图书馆学理论的抽象与具象之路:兼论图书馆学理论实践化的四个锚点[J].中国图书馆学报,2023,49(2):29-40.

    

(2)吴钢:图书馆核心价值内容体系.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29476.html

图谋摘编自:肖希明主编;吴钢副主编.图书馆学基础[M]._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24.3:314-356.(注:该书“第九章 图书馆职业理念”作者为吴钢先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430604.html

上一篇:图书馆的光亮——关于阅读推广的思考
下一篇:关于圕人堂建群10周年活动的思考
收藏 IP: 117.92.195.*| 热度|

3 宁利中 刘进平 徐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6 08: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