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人类面临三种危机 精选

已有 7868 次阅读 2022-3-12 08:33 |个人分类:交叉|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吕乃基

当前,人类面临三种危机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工自然的关系,以及人类与自身的关系,这三大关系的危机。

在人类的早期,主要面对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与各种人造物组成的人工自然——马克思称之为“人类学意义的自然界”——的关系越来越重要,已经形成与人与自然关系的危机全然不同的危机,因而有必要单独讨论。至于人际关系和人己关系,随着人际关系越来越密切,二者已经越来越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1.人与自然关系的危机,简称“天人危机”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生存环境日渐恶化,主要是气候危机、环境污染危机生物多样性危机现在还要加上病毒其中前三项危机是人类毁掉自己已有的赖以生存的家园

危机源于迄今人类(前人和今人对更高效率的追求和更多资源的占有由此所迈出的每一步,经由一系列时空的积累和传递,形形色色传播链,影响叠加“这一届”人类。对此类危机基本上已达成共识。时间不可逆,人类不可能退回去。

目前看来,人类的处理方式往往是追溯上述传播链上危机的某一个环节如两次工业革命,然后在一定程度上通过相应的技术如碳达峰和碳中和以修复和缓解气候危机并且倒逼人类现有的存在与繁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的转向

马斯克则希望给人类寻找新的栖息地,另找个“天”,譬如火星,以避开危机,从零开始。科学家们正在讨论对火星的“地球化”改造,在更大的尺度是“外星环境地球化”。

此类危机主要表现在人与自然之间的功能耦合上。在人类的发展过程中,由农业到工业到后工业,一次次的“浪潮”、突变和分岔打破原有的均衡,给此时此地的一部分人,带来可以获取已知利益的新的功能耦合,导致彼时彼处未知的功能失调,其后果落在他人与后人身上,而获利者有可能于一时和较小范围内置身于度外。之后,随着失衡功能的积淀越来越难以承受而加以修正,然而随后又会由此而导致新的失衡。

人类在一次次的分岔中曲折行进,失衡的积累终于影响到包括始作俑者在内的整个人类

此类危机的演变,工业革命之后功能耦合一连串的破裂与重构,主观上是人类收敛与调整对效率的追求和对资源更多的占有,调整生态位;客观上是包括资源在内的环境,目前看来还有转圜的余地。

至于病毒带来的危机,其一是人类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越来越依赖人工自然,如住房、空调等(体外进化)的庇护,自身对病毒的抵抗力(如体温)下降;其二,人类对病毒及其突变所知甚少,或完全无知,或跟不上其变异,譬如德尔塔,还有奥密克戎和不可预测的后来者;其三,人与自然以前所未有的广度、深度和未知领域相互接触,感染未知病毒的可能性增加。危机不仅在于对个人的生理和心理的攻击,也造成社会层面的破坏乃至瓦解,无论是国与国之间,还是一国的内部。

病毒警示人类知与行的局限,提示人类对自然和未知的敬畏之心。

2. 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

随着科技与经济的发展,人工自然与人类的关系逐步凸显,当下主要指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元宇宙等所孕育的“危机”与上述危机已经显现并有共识有所不同,对于此类危机是否称得上是危机还有争议,远未达成共识。相当部分人不认为存在危机,无视警告。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其不确定性,涨落的范围、种类、幅度和频率都在增加。

如果说,人与自然关系的危机(除了病毒外)主要作用于人类生存繁衍的环境,那么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就直接作用于人类本身。

在客观上,这一类危机的路径显示了一条规律:人类学意义的自然界沿无机-有机-生命-大脑,由基本物理运动(机械-热-电磁)-化学运动-生命运动-意识运动的顺序推进。在人工自然攀升之初,人居高临下俯视人工自然,不得不俯就人工自然,人是机器(卓别林,摩登时代);而今,机器已经迈向人的高度,机器是人,进而超越人。人类是自然界演化的最高阶段,但不是自然界演化的终点,量子计算机正在加快这一进程,奇点人在敲门。脑科学被看作是自然科学研究的“最后疆域”。有实验表明,培养皿里的人脑细胞在游戏中一开始学得快,但后来还是很难与纯硅基的AI相匹敌。幸好还有人机回圈和生物工程,或许还会带着一小部分经由某些改造(如“脱碳入硅”)的人融入奇点人。

眼下该领域一项最新的科研成果是脑机链接。脑机链接的一侧,是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间的状态下,正常运行的哺乳动物知行系统其运行方式看似“落后”而被人工智能称之“莫拉维克悖论”另一侧是由基本物理运动一路演化,乃至需脱碳入硅的人工智能接口越过两侧之间语言、文字、科技和计算机语言编程等环节,两极相通。

50万年前的哺乳动物知行系统,与21世纪人工智能的知行系统对话,有罪有限意向性对无心无肺和有限下的无限不确定不完备对塌陷、确定和完备

饶毅认为:这些潜能是可以实现的,前提是时间不是现在,人物不是他(马斯克)。从现在做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饶毅所说的“人物”会是谁,还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

如果说人工智能引发的危机主要是在供给侧人被替代,那么元宇宙带来的危机或许是在需求侧人的满足,甚至沉溺于其间,歌德早就在《浮士德》中预见了这一场景(参见浮士德与元宇宙 )。庄子梦蝶,人类无法确切区分真实和虚幻。虚拟世界能带来“意义完整的生活”吗?元宇宙运行的目标应给现实世界带来福祉。

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工自然的关系,这两类危机密切相关。在相当程度上,从农业、工业到后工业,正是人工自然的推进导致人与自然关系的失衡,而人工自然的最新进展也有可能缓解人与自然关系的危机。人工智能与元宇宙或许有助于实现“物质极大丰富”。物质极大丰富并不是现实世界的物质极大丰富,而是虚拟世界的运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现实世界物质的需求,2nm及更小尺度芯片会大幅降低能耗。其一,虚拟吃一堑,现实长一智,从而极大提升现实世界运行与功能耦合的精准度。其二,虚拟满足,虚拟控制,减少对现实世界资源的需求和消耗。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说,天人危机的舒缓还有回旋余地,以空间(广义)换时间,那么各路专家纷纷对于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提出时间上的预言,短至2040年,就在眼前,即使长到数个世纪,也是有限。

如果把两种危机放在一起看,可以认为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是人类历史上一连串分岔与调整中的最大,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之后,自然界、人类和人工自然及三者的关系将进入新的路径。

3. 人类自身内部的矛盾、分裂,甚至对峙

人与自然关系,以及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最终都追踪到第三种危机,人类自身的危机。人类自身内部的矛盾可以区分为人与他人的矛盾和人与自身的矛盾。前者在当下主要是国家间的矛盾,后者是人整体作为“类”的矛盾。

先看国家之间的矛盾。如遏制气候变暖各国应分担的份额,关系到存量博弈。也就是在危机的酿成中,对于各国的历史责任与当下及短期利益的考量。经济的不稳定,以及影响更深远的生态危机,都是当今统治秩序不得不面对的威胁,这是因为大国的政权合法性中相当程度上有赖于经济的持续增长。此外还有包括难民在内的贫富差距和文明冲突等问题,都会影响到危机的化解,更不去说国家之间直截了当的战争。

国家之间的矛盾也激化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只要一国,一家公司在不确定之途上迈出一步,他国,其他公司,就不敢止步,亦步亦趋,渐行渐远。相对于前述的存量博弈,人工智能等的发展关系到增量博弈,是抢占制高点,关系到未来命运的竞争。

再看人作为“类”的矛盾。

对于人与自然的危机来说,主观上是主体的有限性,其一是所认识和处理对象之有限,即使当下的碳达峰、碳中和,其二是主体本身为所嵌入的语境(价值观、概念体系、认识水平)所限;客观上是实际对象及其所嵌入场景之无限,以及积淀和传播效应的滞后、突发(蝴蝶效应)与不确定。

黑格尔曾提出“理性的机巧”“让事物按照它们自己的本性,彼此相互影响,相互削弱,而它自己并不直接干预其过程,但同时却正好实现了它自己的目的。”黑格尔未能预见到那些“理性机巧”的后果。这是人类理性的局限,不可能洞察一切,更不可能“知”“行”之后的全部影响。

对于第二类危机而言,在主观上,人工自然不断推进的动力,源于人类对“无尽之边界”(万尼瓦尔•布什)的好奇心和控制欲,这是人的本能。弗洛伊德认为,人的本能总是略大于对本能的控制。人类数万年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费曼在一次讲演中以诗一般的语言赞美道,科学,是“这样的激动、惊叹和神秘……。知识的进步总是带来更深、更美妙的神秘。这难道不是最激动人心的探索么!近似宗教的感受难道人们不应该为我们所发现的宇宙所激动吗

人类,以自身自觉的行动,不自觉地展现了自然界演化的规律。或者反过来说,自然界以人作为自身规律的执行和展现者。

问题在于,对于第一类人与自然的危机,人类毕竟还拥有一定程度的控制权,可以由新的分岔弥补上一个分岔的负效应;而对于第二类人与人工自然的危机却是客观规律,其客观性包含人工自然的发展规律和人在主观上停不下来。第二类危机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为第一类危机设置了时间表或窗口期。较之人与自然关系的危机,人与人工自然关系的危机更需要人类的重视和对自己命运的筹划 

人类,在认识与改造外部世界的同时,同步或更需要认识与改造人类自身。

 

     感谢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03082362期发表拙文“把握与应对人类面临的三种危机”(http://sscp.cssn.cn/xkpd/kxyrw/202203/t20220308_5397366.html),以上是删减前的原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1329059.html

上一篇:论编码知识和隐性知识2
下一篇:编码知识与隐性知识3——隐性知识与认知技能系统的演化

15 罗春元 郑永军 王安良 徐义贤 杨学祥 武夷山 陈新平 曾杰 周忠浩 范振英 张俊鹏 康建 农绍庄 谢钢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5 09: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