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xihb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xihb

博文

微信时代—— 一个海归的生死恋

已有 7295 次阅读 2021-8-21 09:08 |个人分类:情感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微信深刻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在一方掌中屏幕记述着万千情感故事。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


我和罗永生都在东湖之滨的一家研究所工作。5年前,永生从美国应聘来本单位,主持人类干细胞研究。永生的太太不愿回国,带着孩子留在美国生活。去年疫情之后,他跟太太办了离婚手续,不久娶了一名从武汉大学刚毕业的女研究生。我见过他新太太几次,人长得耐看,不是惊艳的那种,但是惹人怜爱的样子。前几次看见她,好像她还是学生,来永生实验室做实验,后来一次就是去年底吃他们的喜酒。真是人有旦夕祸福,今年春,永生的新太太遭遇车祸,抢救了几天,还是离去了。遇到这样的横祸,永生大病一场,人瘦了很多。独自去西部疗伤,两个月前才重返工作岗位。月前,我家人回老家避暑,留下我一人镇守。周日中午请永生过来喝个小酒,一直聊到快吃晚饭时间。永生带着几分醉意跟我道谢,起身下楼。几分钟后,永生神色紧张地返回,说楼栋被封控了!这幢楼里有一名新冠病毒次密接者,楼栋只许进不许出。我赶紧下楼,发现楼栋门已经被上了链条,外面围了一圈人,解释目前情况,请大家不要在门口聚集,尽快返回各自家中,准备一周居家生活。

遇到这种事,只能听社区安排,别无选择。我和罗永生两个大男人要单独过一周,成了单位职工群里的头号笑话。我们联系各自的学生们,从实验室把笔记本电脑和一些材料拿来,通过楼下值班人员递进来。两个男人同住,天天能干什么?除了忙自己的工作,就是每天有酒的生活。楼栋封控,米菜肉供应不成问题,每天在微信群里都有统计,第二天早上送到楼下。此外,隔一天下楼做一次核酸检测,要连续三次无一例阳性才能申请楼栋解封。

我虽然避免提及他的伤心事,但是男人在一起喝酒,而且每天喝两顿,不聊女人是不可能的。几天下来,永生和妻子的故事我完整地串了起来。永生喝酒后有两次要把他们的聊天记录给我看,我没好意思看。等我把他们的故事串起来后,他又给我看聊天记录,我认真地看了。老实说,看完我也好像受伤了,永生的伤感传染了我。

永生一个人生活,常去附近武汉大学的一家叫伴糖咖啡的咖啡厅吃午餐。2019年樱花季之后的一天,遇到生命科学学院几位女研究生聚会,他结识了常玉,也就是他后来的新太太。常玉得知永生做干细胞研究,要了微信以备请教。

      3个月后的一天夜里,永生从实验室回到住处,准备休息,收到常玉的微信,请教实验中的问题。永生一一作复,并嘱咐一些实验细节。永生得知常玉的导师出国了,要一年后回国,所以热心地扮演起代理导师的角色。

常玉的课题很有探索性,实验进展并不顺利,时常感到泄气。永生不断鼓励她,有时干脆让她到自己实验室学习实验技术。

永生了解到,常玉10岁时就失去了母爱。母亲不堪生活的压力,丢下两个孩子,离开了年长20岁的丈夫,寻找自己的新生活去了。常玉的父亲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靠一些不固定的生意养活一家人,跟孩子少有交流,偶尔会暴打孩子。姐姐相貌姣好,只初中毕业就早早做一些临时性的工作,有时会欺负仍在读书的常玉。

知道常玉的成长经历,永生对她心生怜爱。每天跟常玉微信交流,逐渐成了夜里入睡前的功课,收到常玉的微信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常玉也一样,每天期盼着永生的询问和答复。

一次,永生外出参加会议,在机场候机时一直与常玉微信聊天。飞机关舱门后他想取出笔记本电脑准备使用,却发现在过安检时忘记拿电脑。他意识到自己的心神不定。

夜里,永生跟常玉说了丢电脑的事。常玉顿了一刻回复:我也开始变得不像我自己了。永生问:怎么了? 许久,常玉回:这些天做事像丢了魂一样,老做错。永生取笑她: 你不是连姐姐都不想念的吗?也会有思念的感觉了?

凌晨4点,永生醒来,下意识摸到手机打开微信,看见常玉1点钟的询问:睡着了吗?回了两个字:醒了。3分钟后,常玉回: 醒得挺早。他们又聊了一会,永生说:再睡回去吧。

次日,永生忙于会议上的交流,只在午餐和晚餐时匆匆问候了常玉。晚上睡前,永生询问常玉在干啥,常玉愣了半天回复:每天收不到你信息时就心情特别失落,这样是不是很有问题?永生顿了一会儿回:其实我也常会心情失落。永生继续写道: 稍捋一下这件事。我们并不是师生关系,根本不在同一机构,无论按哪里的规定都没有违反什么。常玉迟疑地问:可是,我是不是侵犯了他们?永生:指她吗?我劝她三年都劝不回来,顺其自然吧。你返回去看看我们的聊天记录,就把这当小说来读,当成别人的故事,你说说那个凌晨4点秒回微信的姑娘,是不是一个思念当中的女人?常玉:其实很早就开始思念了,可生活不是小说啊。

    接下来几天,永生给常玉聊了自己在国外的生活。永生在去美国前经人介绍结识了妻子,为了在国外不孤独,匆匆组成家庭。婚后生活倒也平安无事,生了儿子,在到处都是洋面孔的环境中有自己的小家庭。妻子非常喜欢美国的生活环境,经过学习和适应,也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5年后,永生提出回国应聘人才计划,两人发生了很大争执。妻子坚决不愿离开美国,发誓要让儿子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永生也无法反驳,只好决定自己先回国发展。

常玉听了永生的讲述,内心感到自责:那个在美国独自带儿子的女人是多么不容易,自己对永生的感情会不会伤害了他们母子?她想提出结束跟永生的交往,可是内心十分煎熬。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每天早起、午饭、晚饭、睡前都聊着。永生39岁的人,却把24岁的常玉叫做“仙女姐姐”,常玉则坚持叫永生“罗老师”。常玉给永生写道:我真是个很普通的女生,貌不出众,从小就被姐姐碾压,才智全无,实验老做不好,真为你感到不值。永生回:仙女,你来到人间,在凡人眼里有多惊艳全然不自知。

一天,常玉去剪短了头发,发给永生自拍照,问是不是没有剪之前好?永生回:风格不同,剪之前多点仙气,剪之后多点人气。常玉骂他油嘴滑舌,越来越像《围城》里那个方鸿渐。又一天,常玉跟同学在外吃饭,发了一桌餐食照片给永生,问吃饭没?看看我吃的啥。永生回了个流口水的表情,说你替我多吃点。常玉说替你吃了一条黄骨鱼,永生回:难怪觉出有鱼腥味。

跟永生的交往给常玉带来很多快乐,但她毕竟是个容易伤感的人。一个周六快要吃午饭的时间,永生在实验室忙完事情后询问常玉在干啥,常玉回:还躺着呢。永生问:咋了?常玉:有的时候会很悲观、消极,觉得生命中的所有人都只会陪你走一程,不会陪你走一路,这样想想会觉得恐怖。永生感叹:你妈妈给你留下的阴影太大了,又写道:你要树立一个目标才好。常玉回:就是没有目标,我的每一步就是跟着大家走,其实你要是问问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人,都会说没有目标。

终于有一天,常玉问永生:你会丢弃我吗?永生回:仙女怎么了?我哪里不对了吗?常玉又问:你会放弃他们那也可能有一天放弃我,对不对?永生:为什么要这样想?常玉:我们算了吧?永生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忙回:为什么?一刻钟后,常玉果断地回复:断了!永生再回复:不要吧,但这三个字并没能发出,屏幕显示:常玉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

随后的一周,永生没有得到常玉的一点消息,每日郁闷地从住处到实验室,再从实验室去食堂,也没心思去武汉大学的伴糖咖啡,忙到夜里,疲惫地回到住处,漫无目的地看电视、换台。夜深人静时,躺在床上,摸到手机,打开微信,浏览着往日跟常玉的对话。看完那些曾经让他无比快乐的文字,心里隐隐作痛,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

一天凌晨,永生醒来,打开微信,竟然发现常玉在夜里的一条微信:罗老师,睡了吗?急忙回复:早上好。两分钟后,常玉回:早上好。永生问:怎么醒这么早?常玉:没睡好。永生:不知说什么,那赶紧再睡会吧,要不你白天怎么做实验?常玉听话地回复:嗯。

到午饭时间,永生感觉自己像是重新活过来了,询问常玉:仙女怎么动了恻隐之心,又把我拯救回人间呢?常玉回复:没想救你,只是没忍住自己而已。永生调侃:你这是动了凡心,但千万不能把一个凡人再折腾一遍,我可只有一条命。常玉:嗯,不动情就不绝情。永生:你还挺狠的,不过我们俗人七情六欲总憋不住,很危险的,你在人间要多保重。常玉:哎,人类是复杂的,感情有时说不清道不明。永生继续写道:有时想,要是我没法得到你,就冻存一些你的细胞,然后克隆一个你,亲手把你抚养大,看见你成长的全过程,等你长大了再娶你。常玉回:胡说八道呢吧?等克隆技术能有把握用于人类或许要20年,我长大要20年,那你不是80岁了?永生回一个坏笑表情,写道:怎的?就要80岁娶到你!

转过年去,到了20201月。永生从外地回来,给常玉带了几件小礼物,约常玉18号出去吃饭。常玉正准备回老家过年,高兴地跟永生在一家小餐厅吃了饭,算是年前最后一次见面。次日,常玉回湖南老家了。永生已经把父母亲接过来,打算在武汉过年。接下来在武汉发生的事件,全世界都知道了。

在这个微信时代,城市虽然被封控了,但是人们的情感交流不会阻断。永生跟父母在武汉居家生活,每天写论文、改论文,在实验室的群里跟大家讨论问题,关注各种疫情的消息。这一切丝毫不耽误他和常玉早中晚的问候和夜间的聊天,仿佛对方就在身边。远在美国的太太在这段时间里似乎更关注国内的情况,不断给罗永生转来各种中文、英文的消息和评论,不乏对中国的种种鄙视。永生开始不置可否,但后来为一位作家的日记忍不住起了争执。争论了若干天,各不相让,一直到彻底否认对方的三观。最后,他们认真地讨论分手。罗永生负责任地表示继续抚养儿子,在美国的共同财产也统统归他们母子所有。

常玉没有想到,横在她面前的那座大山就这样被一个从未谋面的作家移走了。到4月份终于盼来武汉解封,但是仍然不准许学生返汉。又过了一个月,才有少量研究生获准返校。常玉回到武汉,但学校封闭管理,仍然见不到永生。好在她总算完成了毕业论文,发给滞留在美国的导师,修改几次获得认可。到秋天的时候,常玉以视频方式通过了答辩。得知罗永生对常玉的帮助,常玉的导师也邀请永生参加了答辩会。

也是在2020年秋天,永生的太太通过驻美总领馆出具公证,委托国内律师办理离婚事项,变成了永生的前妻。到了国庆假期,常玉快乐地牵着永生去自己的家乡。之前常爸爸抱怨女婿年纪大了,看见永生白净的模样,觉得跟女儿还算般配,也就满心欢喜地招呼亲戚朋友们到一起吃酒开心,祝福他们。

年底,罗永生两口子请同事吃喜酒。场面并不铺张,但是人人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幸福、快乐。得知他们在伴糖咖啡相识,那家小咖啡厅也成为大家争相一睹的去处。

其实,故事到这里,他们的微信聊天记录已经少很多了。常玉在汉口一家医院找到工作,每天中午吃饭时间仍会跟永生聊几句,只是不再称呼“罗老师”,而是叫“永生”,或者“当家的”,有时也叫“老狐狸”。永生一直把常玉叫做“仙女”或者“仙女姐姐”。永生给妻子买了车,常玉学会驾车,每天上班要方便许多。

如果日子这样甜蜜地展开,这个小家庭会一年一年增加到三口、四口或者五口。我能想见他们一家人在东湖绿道快乐的身影,孩子们在海洋世界天真的笑声……。但是,没有如果。就是那么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当常玉驾车行驶在长江二桥上,对面马路一辆面包车斜冲过来,他们的幸福戛然而止。

常玉在医院被抢救过来,转到重症监护室。永生可以每天进去探视一次。第三天的时候,常玉意识清醒了,看见永生在床边,眼睛瞬间放出光亮。插着氧气导管,她示意永生取来笔和纸,吃力地写道:可能不能陪你了。永生说:不会有事的,你会好起来的。她继续写道:我只陪你走了一程,可是你陪我走了一路,我是幸福的。爱上你我才有了目标,就是继续爱着你。永生止不住眼泪扑簌簌地流下,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平息了一会,常玉继续写道:记得我们说过的吗?要是克隆技术做上去,或许我还能回到你身边。永生用力点着头。之后,常玉写下了最后一句:真想看见你80岁的样子。当天夜里,常玉的血压骤降,抢救无效,再也没能睁开眼睛。

罗永生真的要求医院冻存了常玉的细胞,医生们不理解,但还是配合他做了。或许,此时的他思维有些不理智,但是他对常玉的眷恋感动了所有人。

作为罗永生的同事,跟他一起居家隔离了一周时间,看他微信记录,听他讲述,像是电影般在脑海中回放了他们相知相爱的故事。想到他们要在40年后重新结合的约定,不禁潸然泪下。本想把这个故事叫做“我要克隆你”,或者“真想看见你80岁的样子”,但是斟酌再三,还是叫做“微信时代”,比较好理解一点。我问永生,能不能满足我少年时的文学梦,让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当然我只是保留故事的基本元素,人物和时间都会重新演绎,不会给你带来困扰。他说没问题,我愿意看见她在你的作品里重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636782-1300707.html

上一篇:论文答辩会上评委的问题有错,怎么办?
下一篇:什么情况下导师动手做实验?
收藏 IP: 223.104.20.*| 热度|

7 张晓良 赵广立 张利华 袁丹妮 姚远程 丁凡 谢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4 12: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