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虽多,其治一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li2233 公共政策、公共管理、技术创新

博文

再次讨论一下爱因斯坦给斯威泽的回信

已有 6290 次阅读 2015-4-16 03:1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爱因斯坦,斯威泽,信,中国,西方科学| 中国, 爱因斯坦, 西方科学, 斯威泽

一谈:《接过雷锋的枪》(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217498.html

二谈:《给刘文丽(wolfgange)一个公道(关于爱因斯坦的信)》(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71485&do=blog&quickforward=1&id=703624

三谈,《三谈爱因斯坦的信》(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703702.html)。

本文是四谈。

爱因斯坦的原文先附上: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has been 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 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 Euclidean geometry) 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 and the discovery of the possibility of finding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at the Renaissance).

In my opinion one need not be astonished that the Chinese sages did not make the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ose 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这封信是爱老师在1953年给一个叫J.E. Switzer的人的回信。对于这封信理解上的分歧,在于最后一句话中these discoveries到底指的是什么。

 

郝炘在《也谈爱因斯坦给斯威泽回信的翻译》(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714&do=blog&id=882200)做了考证工作,她的结论是,这个those discoveries指的是西方现代科学。这个说法跟我在以前三次讨论爱老师回信的博文中的结论不一致。

 

事实上,我在《三谈》里面,并没有下最后结论。我的看法是:(1)需要新的史料,否则对这句话理解就是见仁见智;(2)其实如何理解这句话,并不是很重要。对于中国的科学发展,科技政策等等而言,爱因斯坦当年对中国古代科学怎么看,还真没多大关系。

不过,在郝炘博文后面留了几段言,发现我自己的认识又有了改变。这是因为,为了讨论这件事,我又花了点时间google了一阵子。下面是我的新发现:

 

有一篇文献里面说,当年上校J.S. Switzer问老爱的问题,是why it was that science arose only once and in Greece and then persisted only in the west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Dr-GAgAAQBAJ&pg=PA10&lpg=PA10&dq=The+astonishing+thing+is+that+those+discoveries+were+made+at+all.&source=bl&ots=Z_5u90dnJc&sig=mgHuX67qixwbaWJyGk_PDvw10cM&hl=en&sa=X&ei=XZouVZHvJ8X6oQSViYCABA&ved=0CDgQ6AEwBQ)。也就是说,上校的信,问的是西方科学的事儿,其著重点不是中国的古代科技成就(这跟我以前读过的刘文丽和胡大年的说法都不一样)。顺着这个意思,把老爱的回信做如下理解就正当了:西方科技成就基于两大点,中国人没有能走根据这两大点来发展出现代科学,并不令人吃惊,令人吃惊的是西方竟然发展出来了现代科学。

我后来索性把大家都提到的李约瑟老师的文章找出来看了一下:网上有李约瑟的1961年的文章Poverties and Triumphs of the Chinese Scientific Tradition。李约瑟自己对老爱的那段的理解,应该跟郝炘的理解是一致的。在李约瑟引用老爱的那封信前面一两段,他引用了一本名为The Edge of Objectivity 的书里的话:“Albert Einstein once remarked that there is no difficulty in understanding why China or India did not create science.  The problem is rather why Europe did, for science is a most arduous and unlikely undertaking.  The answer lies in Greece. Ultimately science derives from the legacy of Greek philosophy....”

李约瑟接着写道:The statement of Einstein here referred to is contained in a now famous letter...,然后李约瑟老师就全文引用了老爱的那封信。

 

从上下意思上看,对老爱的那段话,李约瑟老师的理解和郝炘老师的理解是一致的。我觉得这件事90%可以定案了。也就是说,那个所谓those discoveries九成是指的现代西方科学的发展。既然,这段话的意思很可能郝炘的理解更确切,这里就用她的翻译:

 

西方科学的发展是建立在两项重大成就的基础上的:希腊哲学家们(在欧几里德几何学中)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和(文艺复兴时期)发现的通过系统实验找到因果关系的可能性。在我看来,中国的先贤们没有能够走上做出这些发现的道路,是不值得惊奇的。令人惊奇的是,竟然有人做出了那些(西方科学)发现。

 

照例发表一些感想。如下:

1. 我已经表达过这个意思,对这句话的理解,跟英文水平关系不大,跟当时的场景(上校究竟问了什么问题)的关系更大。 对一段话的理解不同,见仁见智,本来很正常。暗示跟自己理解不同,就是英文水平不高,那是傲慢的表现。儿有些人声称要理解这段话不需要上下文不需要考察当年的背景,那是缺乏求真求实的科学精神。

2. 在爱老师不能复活的情况下,了解一下爱老师的思想,对理解这段话也有莫大的帮助。

3. 现在看,只要阅读一下李约瑟老师的那篇文章,就大约可以做出一个比较准确的判断。而且,这篇文章并不难找到。可是,当年我没读,就匆匆写博文讨论这个事儿,说明自己够懒的。

4. 根据马克思主义,人的认识是螺旋上升的。我个人对这封信的理解,正好沿着螺旋上升的轨道走了一遍。这说明,马克思是真伟大,不是闹着玩儿的。

5. 除非有人找出来上校当年给爱因斯坦的信的原稿,并发现原稿中主要请教爱老师的问题是为啥中国能有那么多古代科学成就而不是为啥现代科学发端于西方,我觉得这件事就定案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882693.html

上一篇:科学网的博客好友
下一篇:就爱因斯坦老师的那封信正式请教一下刘全慧老师

12 刘立 武夷山 郝炘 曹聪 黄荣彬 曾杰 刘全慧 杨正瓴 科苑往事 tuner wolfgangg bridgene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6 2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