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虽多,其治一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li2233 公共政策、公共管理、技术创新

博文

在科学网混到了七年,都要痒一下吗? 精选

已有 10429 次阅读 2015-10-22 14:53 |个人分类:心有所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七年之痒,科学网| 科学网, 七年之痒

刚刚看见吕乃基老师的博文《科学网七年之痒》(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930009.html),心里咯噔了一下。吕老师2009年来开博客的,都七年痒痒了。我应该比吕老师来得早,我的七年之痒是什么时候过去的呢?怎么我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啊?

冷静下来,掰手指头算了一下,2009年到2015年是六年,不是七年。看原文,吕老师也说的是即将到七年 之痒。于是去翻了一下自己的博客,发现我的第一篇博文是2008年9月6号贴出来的。也就是说,我的科学网七年之痒,其实刚刚过去一个月而已。

那么,七年痒痒的时候,我在科学网干了什么呢? 我一查,吓了自己一跳。原来,我的七年之痒居然如此辉煌。9月9日,我发表了博文《数据说话:美国各类大学不同学科的教授平均工资水平 》,这篇文章给我带来了两万九千多个点击;9 月11日,我发表了博文《博导二三事》,这篇博文给我带来了接近两万四千个点击。这么高的点击,我以前的博文很少达到这个高度。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科学网让我在应该痒痒的时候火了一把!

照例回顾一下科学网历程。

2008年开博, 当年9月6日发出第一篇博文,到今天为止,不算现在写的这一篇,共贴出280篇博文,点击接近196万,共有好友598个。蒙科学网编辑垂爱,大约三分之二博文给戴了小红花。印象中,我的总点击曾经进入前100名,最好名次大约是七十几名,但随着自己越发懒惰,而科学网勤奋者大有人在,此消彼长,我被踢出前100名,大概可预见的将来,重返排行榜的希望也比较渺茫。

我在科学网最大的收获,不是写了多少博文,不是给戴了几朵红花,也不是获得了多少点击。我最大的的收获是,在这里结识了不少朋友。好多朋友跟我不在一个专业圈子里,没有科学网,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交集。交朋友的好处,就是见面吃喝和吹牛。我利用回国的机会,在北京和上海都跟博友见过面,吃过饭,侃大山,吹牛,很过瘾。

我的大多数博文,都是急就章,很少推敲文字。而且,应景话题比较多,参加热门讨论比较积极。我自己专业上的文章,比例并不高。这可能是我以后要加强的地方。

来科学网七年多了,七年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要痒一下。现在过了一个多月了,好像也没有太多感想可以分享。就先说这么多吧。

是为记。

附记:我本人还是很感谢科学网提供这个平台的。要说意见,也有两条:(1)这个编辑器实在是功能不全,能让人发疯(比如,上面两段话的行距就改动不了);(2)总是提醒我换密码,我按照要求换了,还是说我的密码保密性不好。我希望科学网把那个提示去掉。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930085.html

上一篇:博导二三事
下一篇:回忆田洺

31 李学宽 曾泳春 姬扬 吕乃基 武夷山 李归华 刘立 梁进 赵美娣 戴德昌 黄永义 刘艳红 李颖业 王启云 杨正瓴 韦玉程 周可真 吕喆 王春艳 蒋永华 李竞 谢平 李侠 水迎波 科学出版社 傅蕴德 biofans shenlu qzw zjzhaokeqin bridgene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20 09: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