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虽多,其治一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li2233 公共政策、公共管理、技术创新

博文

科学网的博客好友

已有 7799 次阅读 2015-1-17 04:08 |个人分类:人物纪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博客, 好友

其实我一直有个特别不好意思示人的小算盘。从去年下半年的某个时候起,我发现我的科学网好友数量几乎正好等于我的博文数量的两倍。说几乎,是因为总是还差一点不到。不多,就差一两个的样子。

在去年10月6号我发表《拿了诺奖又如何?》的博文后,一下子忙碌起来。回了一趟国,从国内回来后,又出去参加一次会议,然后就是马不停蹄地为我们专业的认证机构准备一份很重要的报告,报告关乎我们的这个program能否获得专业认证,一点儿也不敢马虎。而且,这份报告是有死期的,死期就在今年的1月8日。

于是,我私下里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只要我的博客好友数量没有达到我的博文数量的两倍,我就不再更新博文了。

有的时候,看见大家在博客里讨论的热闹,我也真想插句嘴,也想写篇文章参加论战。但是,有这个约定在先,我努力地控制了自己。

我做到了!

那个时候,我已经在科学网发表了269篇博文,而我的博客好友数量,是537个。差一个好友,这个两倍的关系就成立了。但是,没想到这一个好友竟是那么意外地的难以获得。

除去科学网开始有好友设置的一段时间我主动加了一些好友以外,我的绝大多数好友,都是被动地增加的。这不是说我个人有多么清高,而是我觉得增加好友,就是一个游戏而已。开始我主动增加的那些好友,使得我的博客主页在好友一栏里不那么空空荡荡,是我主动增加好友的主要动力。后来没有这个需求量,我的积极性也就淡了。

科学网有很多人,我在内心里敬重有加,互动也颇有一些,但在我博客的记录上,我们并不是好友。比如,才子考盘子,还有科学网风云人物王鸿飞,还有,刚刚离开我们的李小文老师。这个名单还可以往下拉下去,颇有几位我很熟知的科学网博主,多有互动,但在科学网记录上,并不互为好友。

直到2014年的12月31日,我的博友数量还是差一个才能达到博文数量的两倍。虽然这是个很无聊的念想,但是我仍然为此感到一丝遗憾。幸运的是,元旦过后,大约在1月6号吧,有博主主动来增加我为好友了。我赶紧同意,并且吃惊地发现,系统显示我的好友数量一下子增加了两个,变成了539。我多方寻找另外一个新增加的博友,竟然无法找到踪迹。

不管怎么说,这时候,我给自己划下的杠杠,总算可以突破了,我准备好好写几篇博文了。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李小文老师的死讯。

因为我给自己设置的无聊杠杠已经破除,我得以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地在第一时间完成了一篇纪念李先生的博文。当然,就算我没有增加那个好友,我也一定会写那篇纪念博文的。有时候我也想,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有意思的是,我随后又增加了一名好友,但是系统显示我的好友数量,仍然是539个。这使我相信,科学网统计好友数量的程序有问题。现在的设置是,增加一个好友,好友数量一下子增加两个;再增加一个好友的时候,好友数量就不变了。

我的这一观察今天得到了证实。今天我又增加了一位好友,而系统显示我的好友数量一下子变成了541。

人有的时候就是很无聊,比如我作茧自缚给自己规定必须等到好友数量是博文数量的两倍才肯更新博客的做法。不过,古人说的好:不为无聊之事,何遣有涯人生?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860162.html

上一篇:怀念作为普通网友的李小文老师
下一篇:再次讨论一下爱因斯坦给斯威泽的回信

21 刘艳红 魏东平 武夷山 陈安 蔡小宁 刘立 孙学军 李学宽 赵美娣 蔣勁松 陈筝 周可真 王春艳 李健 禹荣明 彭真明 科苑往事 苗元华 杨正瓴 邓松柏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1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