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虽多,其治一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li2233 公共政策、公共管理、技术创新

博文

三谈爱因斯坦的信

已有 5517 次阅读 2013-6-29 10:59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

一谈是在四年前:《接过雷锋的枪》(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217498.html

二谈是在今天早些时候:《给刘文丽(wolfgange)一个公道(关于爱因斯坦的信)》(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71485&do=blog&quickforward=1&id=703624

现在准备三谈,进一步说明我的观点。

爱因斯坦的原文先附上:

The development of Western Science has beenbased on two great achievements, the invention of the formal logical system (inEuclidean geometry) by the Greek philosophers, and the discovery of thepossibility of finding out causal relationships by systematic experiment (atthe Renaissance).

In my opinion one need not be astonished thatthe Chinese sages did not make these steps. The astonishing thing is that thesediscoveries were made at all.

这封信是给一个叫J.E. Switzer的人的回信。对于这封信理解上的分歧,在于最后一句话中these discoveries到底指的是什么。

首先,如果只看这封信的话,那么很容易想到,这里的thesediscoveries,指的是形式逻辑和实验系统,也就是西方科学的两大成就。这也是我原来的理解。从英文语言本身而言,这么理解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我现在意识到,对thesediscoveries的理解,还需要借助于当时的背景,也就是J. E. Switzer在信里究竟说了些什么。

根据wolfgange1953年Einstein给Switzer写了一封信,Switzer是一个老兵,对中国的古代文明感兴趣,也就是中国的天文、医术、指南针、数学等等感兴趣。他写信给Einstein询问缘由,Einstein不知道,就讲解了欧洲文明的起源之根本并对中国贤哲的那些发现感到很是惊奇。

根据胡大年教授:“斯威策(J.S. Switzer)是一位美国陆军上校,退休后到斯坦福大学历史系攻读硕士学位。其间他选修了汉学家ArthurF.Wright的阅读课(Reading Course),探讨‘中国有无科学的问题(the question of science or no science in China)’。为此,斯威策自作主张,将课上讨论的主要问题记下来寄给了爱因斯坦,并得到爱氏的答复”。

显然,两者提供的背景并不一致。

如果Switzer的信里,重点说的是中国古代有那么多成就,为什么科学没有在中国产生?那么,我觉得很可能爱因斯坦的回信里,thesediscoveries指的就是Switzer罗列的那些成就。如果Switzer的信里所谈的主题是中国有没有科学,而不是罗列那些中国古代的成就,那么these discoveries应该指的就是所谓西方的两大成就。

然而,我们看不到Switzer的原信,只能瞎猜。希望wolfgange或者胡大年能够给出更详细的来源。

对这个问题进行判断的另外一个角度,是从行文逻辑来判断。

对于最后一句而言,如果爱因斯坦的原意是说,人类竟然发展出了形式逻辑和系统实验方法,实在是令人吃惊,那么,这是胡大年的理解,也是我原来的理解,我觉得逻辑上说得过去。作为爱因斯坦这个级别的大师,说两句调侃人类的话,幽默而风趣,很契合他的身份。

不过,如果仔细推敲的话,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人类发展出形式逻辑和系统实验这两大成就是令人吃惊的。有什么好吃惊的呢?然而,英语毕竟不是我们的母语。查了一下字典,astonishing还有amazing的意思,这是一般对美好事物的赞叹,而不是我们一般想象的吃惊。这么想,也就释然了。

如果爱因斯坦的原意是说,中国人做出了古代那些成就,是令人吃惊的,那么,这似乎也很符合逻辑。因为倒数第二句的意思是说,中国人没有能够发展出形式逻辑和系统实验方法,那么接下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即在没有这两大成就的前提下),中国人竟然做出了那些成就,的确令人吃惊,逻辑上也很顺溜。再想一想,这句话暗含的意思是,由于没有发展出那两大成就,中国人本来不应该能够做出那些成就的。这么想的话,爱因斯坦的话遭到李约瑟的反弹,就不难理解了。这也是我现在更倾向于wolfgange的理解的原因。

以上是我对爱因斯坦那封信最后一句话的理解。在我没有见到新的史料以前,我对此事的认识仅至于此了。


【又及】曾杰先生在我前一篇博文后留言:

“关于西方近现代科学(文艺复兴之后)和中国古代的成就,及其关系,与其辩论西方著名科学家或学者的言论、著作,不如直接研究中、西方社会的古代科技历史资料和文化交流的历程。”

我认为这是真知灼见。除非我们的志向在于历史真相,否者爱因斯坦的原意真的是什么,其实并不十分重要。尤其是对于中国的科学发展,科技政策等等而言,爱因斯坦当年对中国古代科学怎么看,还真没多大关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85-703702.html

上一篇:给刘文丽(wolfgange)一个公道(关于爱因斯坦的信)
下一篇:聊聊应聘美国大学教职的校园面试

10 武夷山 曹聪 陈小润 刘旭霞 杨正瓴 强涛 刘全慧 仲银鹏 曾杰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0 08: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