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顶山传奇
赵卫民 2013-10-24 14:57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十分迷恋现代派后现代派的作品,甚至还模仿库尔特冯内古特的《顶呱呱的早餐》的风格写过一篇文字。顶山的第一个传奇便是这里的瓜子,打的宣传标语是:顶山瓜子顶呱呱。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广告在去布尔津的路上快要跨过额河大桥的时候。几个小时前我刚在顶山吃了那里的瓜子,现在就发现了这个广告,不由 ...
3297 次阅读|没有评论
遥望博格达
热度 17 赵卫民 2013-5-10 13:30
天山在南,阿尔泰山在北,两山之间是辽阔的准噶尔盆地。 准噶尔盆地的腹心有一条叫吉拉的生于白垩纪的宽十余公里的沟,沟南是沙漠,沟北是戈壁。我不知道那一片戈壁是否还有别的名字,但沙漠有名字,是古尔班通古特。 将近两年了,我在天山和阿尔泰山之间来回穿梭,走的是盆地腹心的一条专用路。这条路一般要走一天 ...
5331 次阅读|35 个评论 热度 17
错过新疆 莫辜负北京
热度 1 赵卫民 2012-11-25 13:18
错过新疆 莫辜负北京
这个秋天,本来想在阿勒泰深度游的,却被派到了北京。而在北京,由于心情焦躁,每日浑浑噩噩,又辜负了北京。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梦的。我曾经在一篇博文中说过:“ 好想再有个机会在北京待上一年半载的。工作不要太忙,纪律不要太严,人不要太多”,而这次确实是这样一个机会啊,怎么真有了就不知道珍惜了呢 ...
3745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我们去摘向日葵
热度 1 赵卫民 2012-11-23 22:09
我们去摘向日葵
秋天的阿勒泰,大片大片的向日葵虽日渐成熟,但仍以绿色的茎叶和黄色的花显示着盎然的生机,它们与满地的瓜果共同装扮着大地。远远近近的各色杨树和桦树虽然已有变色的痕迹,但很显然,它们闪亮登场的日子还未到,它们谦逊地做着陪衬。 阿勒泰的秋天就是这样,天一如既往地蓝,但太阳不那么暴躁了,雨一场一场地下 ...
537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想念阿勒泰
热度 9 赵卫民 2012-10-12 20:32
想念阿勒泰
九月中旬开始,我离开阿勒泰,来到北京,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 短短一年,我就以新疆人自居,以阿勒泰人自居了,离开阿勒泰一个月,感觉自己断了根,麻木而无感觉。 北京的天嘛,刚下过雨的两天还是不错的,但再蓝也没有阿勒泰那边蓝。 北京嘛,还是不错的,就是太远、太偏了。 在北 ...
5119 次阅读|24 个评论 热度 9
禾木物语:(3)美丽峰
热度 2 赵卫民 2012-8-29 13:11
禾木物语:(3)美丽峰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新疆的景色好坏与否,全看当时的天气,看太阳和云的组合。 这次在禾木,我发现美丽峰确实挺美,随手拈来,处处皆景,且均美丽动人得让人战栗。 小美丽峰是位于半山腰的平台,大美丽峰是位于更高处的平台,花多,草多,蚊子苍蝇也多。骏马奔驰的地方这都是正常的景色。 难得 ...
3920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禾木物语:(2)云山雾林
热度 2 赵卫民 2012-8-28 10:45
禾木物语:(2)云山雾林
第二天的禾木,果然像梁老板说的那样,云厚雾重,那厚重使人怀疑太阳是否还能出来,出来后是否还能穿过云雾。 在平台上,许多比我们早的人已经在等待,一排一排的相机都已架好。 太阳还是出来了,雾一点点散去,但依然厚重,禾木在云里雾里看不清。 疑云迷雾里的禾木有些影影瞳瞳,看不出真相。 ...
4993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禾木物语:(1)雨前雨后
热度 3 赵卫民 2012-8-23 23:57
禾木物语:(1)雨前雨后
坦率说,我对禾木的印象一直很一般。 小訾曾经和我讨论过禾木,他说他相对喀纳斯,他更喜欢禾木。我说禾木有哪里好,一个村落,一个平台,一个大小美丽峰,完了,如果不会玩,禾木可能连半天都用不了。 我今年已经三上禾木,前两次印象实在一般,第三次,也就是最近的一次,感触很大。 第 ...
4030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七月伊犁(3):独库路上风光险
热度 3 赵卫民 2012-8-21 22:21
七月伊犁(3):独库路上风光险
从独山子到库车的路从天山腹地穿过,属于 217 国道的一部分。 从巴音布鲁克回乌鲁木齐,无论如何绕不开天山。 果子沟那里自从修了大桥以后路不算很险了,但绕的路太多。向北走 217 是一条可选的路,向东经巴仑台走 216 是一条可选的路,但那里也要翻越天山,走一号冰川、英雄桥,最后决定走独库公路,一 ...
3441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0 0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