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孤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wufp 真实,自由,诚挚,平等 (个人天地,纯属消遣)

博文

发文章只是为了讨论

已有 4823 次阅读 2013-3-23 15:2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文章, 科学贡献, 老曹

         我不知道老曹是为了自己博客的点击率和眼球,还是为了显摆他的人文情怀或者菩萨心肠,居然写了一篇明知道会遭到科学主义者痛扁的狗屁博文“从一篇错误文章被正式发表说起”。果然,评论如潮,正义之士们挥动着拳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老曹博文里描述的行为有辱斯文,玷污了科学,当然,我不能确定老曹是编的故事还是真事儿。

        中国之所以没有科学,对科学的贡献到目前为止还是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政策性的引导异化,把科学异化为论文;把科学研究结果的重要性异化为杂志的影响因子;把科学研究的意义异化为项目的名称和重点、重大;把科学研究的贡献异化为引用数量;把科学研究的认知水平异化为官方认定的身份和职位;把科技论文异化为真理的标准。

        假设老曹在审稿的时候没有看出论文的错误,再假如一篇文章三个审稿人中另外的两个人认为即便该论文的假设本身虽然错误,但是,论证过程本身还是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还是应该发表,不知道科学主义者的拳头应该打在什么地方。

        在目前为止已经发表的科技论文中,没有错误的论文几乎没有,科学和技术在不断的进步,本来被认为是正确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就是谬误,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在本人从事的高分子化学领域,不管是当年的分子LIC,分子电子器件,导电性高分子,纳米碳管,还是现在热火朝天的石墨烯,数不胜数的是曾经被认为是正确的结论或者预言都已经被推翻或修正。

       科技论文什么也不是,只是用于交流和讨论的一种形式,是否发表在学报上更不值得一提。什么杂志的影响因子,什么引用率,统统都是一种商人和政治家的游戏,是用来榨取科技经费和科学家价值的工具而已,科学家们居然也如此津津乐道,本老人家只感到一阵阵的头晕和恶心。

        在科学研究的历史长河中,没人会记住谁在什么杂志上发表什么论文,但,那些对人类文明和生产力的发展有巨大推动作用的科学研究本身却本大多数人耳熟能详。譬如牛顿的三大定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光电理论、居里夫人镭的发现、袁隆平的杂交水稻等等,有谁不查历史资料能够告诉我,他们都发表在什么地方?难道是你们推崇备至的NSC?

        本老人家一直看不起中国科学界的主流,因为摆在国人面前的事实是国家的科技非常落后,和人家相比,在技术上几乎啥都不会,不是进口就是合资生产,再不济也搞个进口设备,在科学上除了几乎毫无价值的跟屁虫文章数量第一,对认知和理论的贡献几乎为零,而在另外一方面,还恬不知耻的搞一些自娱自乐的评奖和身份认定,除了花了几亿农民工用他们的血汗和国土上的资源和生存环境换来的税金,都不知道在玩了一些什么玩意儿。尽管作为流浪汉的本人也没有做出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但作为旁观者和从来不伸手要荣誉、要奖励和身份认定的局内人,我有看不起采用异化的手段诈取荣誉和身份后并以此要求别人尊敬和给予各种享受的人的权利。

         正义之士们,还是放下你们手中的拳头吧,也让嗓子歇一歇,不要再干吼那么多的正义和道德,都知道你们有理想,有抱负,治学严谨,做人也想当出色。学一点常识,还论文以本来的功能,只是用于交流的一种工具。除此此外,论文本身啥也不是。

        嘘,请别告诉我,你崇拜某人,因为他经常在NSC上发表论文,还得到过领袖们的接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814-673143.html

上一篇:来函照登:教授薪水低是教授咎由自取
下一篇:科技政策能不能高贵一点

73 陈小润 郑波尽 曾泳春 曹广福 赵美娣 杨正瓴 郑小康 郭保华 庄世宇 高建国 苏德辰 李学宽 王德华 陈楷翰 魏东平 刘艳红 马红孺 曹敏 李宇斌 张玉秀 戴德昌 王加升 官觊文 丛远新 张厚刚 马建敏 吴浩宇 程智 李宁 余昕 金拓 严海燕 蔣勁松 徐大彬 袁贤讯 张树风 何学锋 马磊 吴国清 王修慧 何士刚 李明娟 肖重发 陈建林 韦玉程 孙长庆 陈志刚 谢强 徐耀 崔小云 陈绍云 程起群 陈筝 逄焕东 赵凤光 张士宏 徐晓 康建 张骥 李土荣 陆绮 yxh3161 zhngshai anran123 心静如水 bridgeneer aliala lbjman yunmu 好象 xiaxiaoxue86 zzjtcm myydd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21: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