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乎?茶馆乎?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fcao 累时休整,烦时发泄, 闲时思考,乐时分享。

博文

从一篇错误文章被正式发表说起 精选

已有 17678 次阅读 2013-3-23 10:15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看来编辑MM也比较固执,我声嘶力竭地要精选,可她们就是不给我戴小红花,只好继续自说自话了。

讨论科学问题要不要认真,应行仁先生针对我的博文发表了一篇题为《科学网讨论科学问题还是要认真的》的博文,博文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6653-673020.html

让我意识到有必要继续就这个问题说几句,这回不是劝架,而是跟着“打架”。

很久以前,收到了一篇学报给我的论文审理邀请,我只看了第一页便发现了问题,作者定义了一个特殊的Hilbert空间,这个空间中任何两个向量都相互直交,学过内积空间的人立马就能看出,这个空间只能是平凡空间{0}。接着作者在这个空间上证明了一系列的定理,就这类空间解决了著名的不变子空间问题。这就好比承认鬼是存在的,然后写了一大堆鬼故事。按理说,这种文章只能有一个结果:枪毙,可我犹豫了,这是我敬重的一位老师,因为某种原因患了心脑血管方面的问题,差点丢了性命,医生再三嘱咐不能受刺激。如果我将这篇文章毙了,编辑部毫无疑问会退稿,可如果作者真的因为这篇退稿而受到刺激生了什么不测,我恐怕要内疚一辈子。然而如果我闭着眼睛说瞎话,同意这篇稿件正式发表,有点违背了学术道德。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这样写审稿意见:“该文定义了一个特殊的Hilbert空间,按定义这个空间只能是零空间,所以作者在这个空间上建立的所有理论显然正确且平凡。但鉴于该老师身体方面的原因,请编辑部自行决定是否给予发表。”我把皮球轻松踢回到编辑部,编辑部是没法再把皮球踢回来的,我一直牵挂,这篇稿子最终命运如何?会不会对这位老师的身体造成伤害?不久以后,我在学报上看到了这篇文章,一下松了一口气,不禁为编辑部的宅心仁厚叫一声好。我相信编辑部在这个问题上非常纠结,一定是在征求主编甚至相关老师的意见之后才作出发表决定的。在生命与健康面前,真理让了步。你可以指责编辑部“不讲原则”,正所谓真理是无情的,但不得不为编辑们有一颗菩萨心肠而大为赞叹。

有首诗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将这首诗的第三句稍改一下也有道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真理故,二者皆可抛”。但真理有“大”也有“小”,就科学网上五次方程求根的所谓辩论而言,虽然很多人都非数学出身,但基本的数学概念大家还是看得懂的,对基本的是非相信大家也能看得清。切莫小瞧科学网上学生的辨别能力,来这里混的估计大多数都有大学以上的经历,如果你担心这种辩论会误导他们,那这种顾虑真的有点多余。

的确,网络是个虚拟空间,彼此只见其名,不闻其人,能在生活中接触者只是极少部分,所以无论是争辩还是吵架都多了一份放肆,少了一份顾忌,这是情有可原的。理论上讲,网络上无大小,既然你来了,就要承担由于网络辩论甚至吵架可能引起的后果。例如,你吵架时触发了心脏病甚至神经病,这能怪得谁呢?人家又不知道你的脾气秉性,伤了你也是白伤。可话说回头,在争论的过程中,头脑清醒者多少是能够看出一点蛛丝马迹的,这时候你是坚持还是退让就全在你的选择了。如果我们明知某种原因还在固执己见地争个没完没了,恐怕不是对方有问题,而是你有问题了。

网络辩论不同于纸质媒体辩论,双方虽然不见面,却能通过各种方式感受得到对方的某种气息与信息,何必咄咄逼人?你胜了,也许真理真的在你一方,但你同时也输了,输在了作为“人”这个特定物种所应该具备的某种特质上。

 



投稿与审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247-673061.html

上一篇:悠着点,真理容易让人受伤
下一篇:真理是臭虫

38 吴飞鹏 吕喆 张伟 杨正瓴 文克玲 高建国 李学宽 刘立 蒋迅 郑小康 龙涛 李粒 魏东平 陈国文 罗教明 钟炳 王国强 刘世民 韦玉程 翟远征 唐常杰 马红孺 陆俊茜 戴德昌 丛远新 郭保华 袁贤讯 马磊 崔小云 刘亚雷 辛宝贵 yunmu qianlimu biofans bridgeneer yxh3161 Alashan trll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30 1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