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经济物理学的一些动态
热度 8 杨华磊 2015-3-12 06:53
国内阵营在缩小,但国内的人较为稳定了 ,还是集中在王有贵组、周炜星组、黄吉平组,郑波组,汪秉宏组以及张维组。其中郑波组还是考察中西方市场的对比,黄吉平还是讲他的实验经济物理学,张维感觉没有新的进展,至少在经济物理学上,但都有所深入了 。国外阵营在扩大,人多了, 不仅是大牛 Stanley (美国), Sorn ...
个人分类: 科学史|7465 次阅读|20 个评论 热度 8
经济学中的一些研究方法
杨华磊 2013-8-10 06:06
围绕交互和理解结构而进行的工作,如化学经济学,就是重视链和键对系统性质的影响;网络理论,也是围绕节点之间的关系而进行的工作 ,如全球的金融网络对金融系统稳定的影响,等等这也是大家更细致的去理解结构,理解结构对系统性质的影响的一些尝试。为什么结构重要,以需求结构,对某一种商品,不同类型的消费者,如 ...
个人分类: 科学史|2571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一些散记
杨华磊 2012-11-2 08:33
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会越来越复杂吗,当达到一定的复杂程度会,会更不稳定,还是更稳定? 在累计复杂过程中,社会对精确度的要求越来越高,累计复杂性中步步惊心,一小步的累计错误,社会将会发生突变,系统崩溃,是最终还原成最原始的,还是崩溃之后,倒退到错误发生前的复杂程度附近,重新继续累计?越来越趋于复 ...
个人分类: 科学史|2218 次阅读|没有评论
从西方范式的危机想起的某些学理的问题
热度 4 杨华磊 2012-4-22 07:56
今天看篇对经济危机的经济学评论,其客观的评价当前的经济学理论,认为对经济学理论以及当前范式的信以为真,并坚定的把其付诸于行动,可能是造成经济危机的理论根源 。当然每一次的危机都是一次理论创新的动力,因为危机是对已有经济理论的一次现场实验。如二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述说着市场总是需求不足的,引致 ...
个人分类: 科学史|3404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4
为什么古代中国的数学家很少又是哲学家
热度 2 杨华磊 2011-9-15 08:47
为什么古代中国的数学家很少又是哲学家
有人说:“真正有用的数学是应用数学”。我不否认的应用数学的用处,同样我也不否认理论数学的用处。理论数学就我的认知而言,其给人以思想和方法论上的指导,那些喜欢抽象和普遍美的人,估计其都不会错过理论数学。 这也是为什么古希腊数学家同时又是哲学家。我很难想起中国古代某个人使数学家又 ...
个人分类: 科学史|4330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2
希腊和罗马
热度 3 杨华磊 2011-3-3 14:33
古希腊是一个注重精神上的享受理想主义的国度,追求自由又尊重自由,包容差异性,其杰出的数学和哲学成就是最好的论证 ,可以从下面数学巨匠和哲学圣贤欧几里得、苏格拉底、柏拉图以及毕达哥拉斯中发现,如柏拉图的“不懂几何免入内的”的学院门槛,“不应该从几何中获得好处”的学院准则, ...
个人分类: 科学史|2103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学术界为什么那么死板
热度 2 杨华磊 2011-2-28 08:28
那些所谓的 伟人其实并不比我们强多少,只是他们不迷信权威,敢于超越和打破常规,他们有敏锐的洞察力和好奇心,善于扑捉灵感 , 在平常人眼里是那么多疑,多么爱赚牛角.他们能够对问题穷根追底,对名利又是那么不屑一顾. 基于中国学术的死板和没纯粹自己的研究课 ...
个人分类: 科学史|227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数学中的哲学问题
杨华磊 2011-1-25 08:34
传统上 逻辑是哲学的一部分,其用所谓的形而上对逻辑过程中推理进行研究,并采用文字语言表述 这 一过程,而没有接受过逻辑和辩证传统正式教育自学成才的 布尔却认为: “逻辑应该 是数学靡下的一部分,表述逻辑关系应该用数学语言而非文字语言” ,同时基于代数符号和逻辑符号之间 ...
个人分类: 科学史|2758 次阅读|没有评论
读门捷列夫的感想
热度 2 杨华磊 2011-1-23 16:25
当波义耳把化学从医学和炼金术中解放出来, 并把物质看作原子的集合,现象是原子碰撞的结果, 拉瓦锡接过其工作,证明了水转化土的不可能性,同时颠覆了燃素学说,进而给化学指明了道路,注入了活力,接着道尔顿发明用于编码化学生成的符号系统,弗兰克兰建立了化学价理论,提出键概念,从而 ...
个人分类: 科学史|3052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2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4 0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