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事的私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曹聪 曹聪的博客

博文

亨廷顿当不上院士: “两种文化”的冲突? 精选

已有 5476 次阅读 2008-12-31 01:32 |个人分类:其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李宁兄的博文“亨廷顿当不上科学院院士”(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07626)讲述了一段笔者不知道的往事,并将亨廷顿被美国国家科学院拒之门外的原因归咎于数学家谢治朗院士从中作梗。
 
其实,朗对亨廷顿的挑战在更大程度上反映了所谓的“两种文化”的冲突,即C.P.斯诺探讨的横亘在人文社会科学家和自然科学家之间的文化、哲学和认识论上的差别
 
亨氏及以他为代表的一部分“软”科学家——社会科学家,试图用数学的语言来描述不可定量的社会现象,解释人类动机和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从而使得“硬”科学家­——数学家、化学家、物理家等感到不舒服。另外,美国国家科学院从1960年代才开始接纳社会科学家,他们始终是少数,无法形成所谓的critical mass抗衡自然科学家。
 
自然科学家对社会学科研究反感甚至鄙视的事件还有很多。“索卡尔事件”可能是其中众所周知的。1996年,纽约大学的量子物理学家艾伦索卡尔(Alan Sokal)向著名的文化研究杂志《社会文本》(Social Context)投稿,故意用杂志所信奉的后现代主义语言来“解构”当代科学,从而达到恶搞(parody)后现代主义的目的。杂志的编辑没有发现其中的玄机,将索卡尔的论文作为一篇重头文章发表在“科学大战”专辑上,作为自然科学家认同后现代主义的证据。但索卡尔马上在另一个杂志自己戳穿了西洋镜,使得后现代主义好尴尬。
 
而在此之前,布鲁诺拉图尔(Bruno Latour)还成了“两种文化”冲突的的牺牲品。拉图尔是著名的法国社会学家,著有《实验室生活》(Laboratory Life)一书。1991年,就在普林斯顿大学的高等研究院将要给他科学研究(science studies)的职位时,自然科学家们对他打开实验室研究的“黑箱”感到很生气,当然,后果也很严重:拉图尔不得不撤销了其申请。
 
六年后,高等研究院又否定了对普林斯顿大学科学史家怀斯(M. Norton Wise)的同一个职位的任命。尽管怀斯拥有物理学和历史学两个博士学位,但是,这个曾是爱因斯坦的“家”的研究院,对非自然科学家是否有资格“研究”科学始终心存芥蒂,在他们看来,科学是客观的,是不允许被“解构”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671-207784.html

上一篇:(旧稿)由联想收购IBM全球PC业务所想到的
下一篇:哈佛与华盛顿不可兼得

10 唐凌峰 张志东 张玉国 刘玉平 王德华 陈国文 李宁 施焕中 迟菲 yinglu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9 05: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