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奥森公园寻觅碑踪记

已有 888 次阅读 2020-5-10 19:40 |个人分类:历史|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奥森公园, 几组墓碑群, 历史遗迹

奥森公园寻觅碑踪记

图文/岳爱国

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国奥村门进南园,是劳动广场(又被称作和平广场)。在广场的草坪上、树林甚至树丛中,矗立着一些被百姓俗称为“王八驮石碑”的墓碑。虽早已站在远处瞥见,却从未近距离关注。

疫情后期,奥森公园又开始有限制地向游人开放。我和妻每天去园中走步。为图清净,我们大多从国奥村门进入。因为这一处被我们称作奥森公园的小南园(非官方说法,一是独立于奥森大南园,二是位于被称作奥森西园的南面),不仅有北京市历年劳模名录碑,还有一圈近千米的健身步道,再有就是一片蓊蓊郁郁、遮天蔽日的林木了。小南园的四至,南为科荟路、东为奥林西路、北为奥森公园西园、西为民族团结柱广场

今年四月,偶然间我们开始关注起小南园中的墓碑来。不看无所谓,看了才知晓这些墓碑竟都是大有来头的。

海望家族墓碑群

最先被我们关注的是隐于密密树丛中的四座螭首龟趺,因为就坐落在小南园的主道旁。由于其周边树木枝叶繁茂,使这四座螭首龟趺大部分被遮掩,犹似因羞怯而有意在躲闪。

海望家族墓1.jpg

“螭首龟趺”是相对应“王八驮石碑”的专业说法。螭首——古代彝器、碑额、庭柱、殿阶及印章等上面的螭龙头像;龟趺——本名赑屃,传说是鳞虫之长瑞兽龙九子中的第六子,又被称作霸下、填下、龙龟等,样子像龟,善于负重。

古代对何人死后可以享立螭首龟趺碑,是有其严格规制的。唐封演《封氏闻见记·碑碣》:“隋氏制,五品以上立碑,螭首龟趺,趺上不得过四尺,载在《丧葬令》。”

这隐于树丛之中的四座螭首龟趺是雍正、乾隆时代的重臣——海望家族墓墓碑,为乾隆御赐。现在该墓地为朝阳区登记文物保护单位。

海望家族墓.jpg

海望,乌雅氏,满洲正黄旗人,清朝大臣,孝恭仁皇后族侄。初授护军校。雍正元年,提拔为内务府主事。累迁郎中,充崇文门监督。雍正八年,又被提拔为总管内务府大臣,兼管户部三库,赐二品顶戴。雍正九年,升迁为户部侍郎,仍兼管内务府,授内大臣。雍正临终,海望与鄂尔泰、张廷玉等九人共受顾命。乾隆二年以户部尚书协办军机大臣。乾隆十年以精力渐衰,罢军机职。乾隆十二年迁至礼部尚书,乾隆十四年复改户部尚书。卒于乾隆二十年九月,谥号勤恪。海望一生担任官职对后世最有影响的,就是他曾经担任京城全图的绘制总指挥,为后人留下宝贵的历史资料。

海望家族墓墓碑群坐北朝南,一字稍有错落横排。由西向东依次排列为:立于乾隆十一年的海望祖上(上三代)墓碑;立于康熙三十二年的海望曾祖父母墓碑;立于乾隆十一年,碑文为海望亲读的海望父母墓碑;立于乾隆二十年的海望本人墓碑。

海望家族墓墓碑群从国奥村门进入小南园后,沿主路走上约300米即可得见。

图海家族墓碑群

由于对海望家族墓群的了解勾起了我们继续探寻的兴趣。在小南园的最西头、健身步道内侧,果然又有了新的发现,这里有一处五座排列成人字形的墓碑群。这又是何方神圣的墓碑群?

图海家族墓群.jpg

这里是图海家族墓碑群。图海何许人也?

马佳·图海,原为费莫氏,字麟洲,隶满洲正黄旗。顺治二年,在国史院担任侍读。顺治八年,被选拔为内秘书院学士,又升迁为弘文院大学士、议政大臣。顺治十二年,被加封为太子太保,代理刑部尚书事,后因事被夺官。康熙帝即位,被授予正黄旗满洲都统。康熙六年,复为弘文院大学士,加封世职一等轻车都尉,担任《世祖实录》总裁官。康熙九年,改中和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康熙十三年,随信郡王鄂札平定察哈尔叛乱。康熙十五年,以抚远大将军同周昌降服王辅臣,征讨吴三桂,封三等公。康熙二十年,以疾征还,卒谥文襄,赠少保兼太子太傅。雍正初,追赠一等忠达公,配享太庙。

图海文武双全,历事顺治、康熙两朝,是清初著名的大学士和军事将领。

主要功绩:

其一:平定布尔尼叛乱。

其二,降服王辅臣,三藩之乱,陕西提督王辅臣响应吴三桂起兵叛乱,后为图海降服。

其三,平定三藩。后来在平定三藩中又履历奇功。

康熙帝以御制诗二首及衣服等物赐与图海。诗曰:

其一:

两朝密勿重元臣,秉钺登坛西定秦。钟鼎功名悬日月,丹青事业画麒麟。

其二:

威名万里做长城,壁垒旌旗壮远征。绥靖边陲驰露布,凯旋立奏泰阶平。

图海还朝,康熙帝召见于乾清门,嘉劳之。

图海病故。康熙帝命大臣侍卫往祭茶酒,赐银三千两及蟒缎鞍马。第二年二月予祭葬,加祭二次,谥文襄。六月,以其子诺敏袭爵三等公。十一月,特为追叙加赠少保仍兼太子太傅。康熙二十二年五月,特御制碑文,赞扬了图海一生的劳绩。康熙二十八年九月,图海之妻亡故,特遣官往奠茶酒。雍正二年,追赠图海为一等忠达公,配享太庙,寻命建祠立碑,春秋致祭。

今立于小南园的图海家族墓碑群是从它处转移至此的。人字之首独立碑为图海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诰封碑,其后第二排左侧为图海诰封碑、右侧系大学士三等公图海墓碑,第三排右侧为三等公都统诺敏诰封碑、左侧为无字石碑(估计旧碑被损毁,今人为保持视觉效果完整而新补)。

图海家族墓.jpg

图海碑文为康熙帝亲自撰写,上方加盖康熙玉玺,可见其对图海的恩宠。

要想找寻图海家族墓碑群,只需沿小南园的健身步道一直向西走就可以看见了。

卫武家族墓碑群

有了对图海、海望家族墓碑群的初步认识,再去了解卫武家族墓碑群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因为卫武家族墓碑群就在小南园一进门的草坪之上,最易见到。

卫武家族墓碑群西侧是龙王堂,南侧为科荟路,东为小南园停车场,北为海望家族墓。被朝阳区列为普查登记文物。

卫武墓.jpg

卫武也是一个十分了得之人,同海望一样也是乌雅氏,满洲正黄旗人。卫武是康熙帝孝恭仁皇后的父亲(是康熙众多岳父之一),雍正帝的外祖父(孝恭仁皇后生了雍正,卫武是雍正的亲姥爷),原来担任护军参领。清朝雍正元年,额柏根、额参、卫武被追封为一等公,世袭罔替。卫武的儿子博启承袭一等公爵位。

根据有关文字记载,卫武家族墓碑群应有三座,另有两座墓华表,均立于清雍正六年。三座石碑自东向西依次是:外祖卫武祖父母碑、外祖卫武父母碑、外祖卫武外祖母塞和里氏碑。两座墓华表立在外祖卫武外祖母塞和里氏碑以南的科荟路隔离带中。三通石碑都是螭首龟趺,规格完全相同,碑身厚0.58米,宽1.21米,碑额有汉文篆书“敕建”以及满文。碑身阳面有碑文,都是满文与汉文合璧,为雍正帝撰写。

但今天可见情况是,卫武家的墓碑仅有两座,少了一座墓碑,且两座墓华表也不知所踪?向门口的保安人员打听,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本以为第三座墓碑无处可寻了。但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在找寻兆惠的墓碑时,在距卫武家现可见两座墓碑的西侧约百米的一处不对外开放的园子里,竟意外发现了第三座墓碑,其规格与众人可参观的两座墓碑完全相同。真可谓是无心插林林成荫啊。但令人疑惑的是,这座墓碑有何不可见人之处,非要将其藏在不对外开放之处,给众多关注奥森公园古迹的朋友们带来不必要的遗憾?

卫武加.jpg

值得一说的是,原矗立在科荟路中间隔离带的两座墓华表也找到了。因为后面还要讲到,这里就不赘述了。

寻觅吴努春、兆惠墓碑

在奥森公园里陆续发现了三组12座墓碑后,在查阅与这三组墓碑家族有关历史往夕的过程中,意外了解到,在奥森公园里还有两座清代墓碑,一座是康熙年间大臣——吴努春的墓碑,另一座是乾隆朝重臣、大学士兆惠的墓碑。

根据网络上一些早期的文字记载,已大概了解到这两处墓碑的大致位置。于是前往实地寻找,但却遍寻不着。为何?近些年奥运村(包括奥林匹克公园、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一直在不断地建设过程中,因此,地面上的一些文物遗存地点发生变动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但我们并未就此罢手,依旧孜孜以求地找寻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的耐心与努力终于有了收获。

一天,我们沿着小南园与西园中间的一条柏油路向西行走,因为这条路之于我们尚是一条处女路。在快走到民族团结柱广场时,我们的眼前一亮,这里竟隐藏着一大片墓碑碑林、墓华表及石人、石马等墓地装饰物等。立于园子把口的《朝阳贞石园简介》这样介绍道:“石碑作为历史文化信息的载体,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被史学界喻为‘会说话的石头’‘存储历史记忆的容器’。朝阳区石刻文物较多,以碑刻为主,为有效保护流散石刻,朝阳区将流散在各处的石刻集中至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实施修复和保护,并将集中区域命名为‘朝阳贞石园’。”

贞石园占地约1000平方米,所存包括石雕、墓碑、寺庙碑、纪事碑等古迹29件,也算是小有规模了,大多为清代遗物,也有个别明代碑刻。

朝阳贞石园1.jpg

值得欣喜的是,我们竟在贞石园里找到了几天来遍寻不见的吴努春墓碑。吴努春墓碑碑高3.15米,宽0.95米,厚0.35米。碑立于康熙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碑阳额部篆刻诰封二字。侧面云朵图案。阳面满汉文字记载:奉天承运皇帝制曰褒忠表义……钦承以昭密命吴努春诰封碑解释牌是这样介绍的:“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碑麒麟首龟趺,下承海墁。额篆‘诰封’。碑阴额篆‘永世忠恩’。碑文满汉合璧。碑文所记‘拜他喇布勒哈番加一级’系指吴努春。洼里龙王堂村发现。” 吴努春墓原所在地是洼里乡龙王堂村西南,后移至此处。

吴努春.jpg

还有一个重要发现,在贞石园我们见到了曾经矗立在科荟路中间绿化带上的两座乌雅氏家族墓华表,原来是被移存到了这里。看得出,两座墓华表都有一定的残损、盗损,现今都已得到了补配。这两座墓华表所立时间与卫武墓是同一时间(清雍正六年),柱身八棱形,八角须弥座,上下枭带束腰,仰覆莲,束腰浮雕仙鹤八卦,下枭海棠线开光,内雕佛八宝,底部圭角云纹。

朝阳贞石园2.jpg

至此,只余下兆惠墓碑还未觅见。

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们一直行走在找寻兆惠墓的路途中。前文讲到的卫武家的第三座墓碑就是在寻觅兆惠墓碑的过程中意外发现的。

按理说,奥森公园及周边不远处的墓碑都有一定的文物价值,是不会轻易被丢弃的。既然如此,这处千呼万唤却不肯现身的墓碑,肯定是隐在了某处暂不开放的角落里了。

带着这样的感觉,我们继续寻找着。5月10日的这天上午,我们又出发了。此行的路线是沿林萃路北行,希望在林萃路的路东沿线能够找寻到兆惠墓碑的蛛丝马迹。过了奥森公园南园的西门,继续往北,就到了国家速滑馆(冰丝带)工地。国家速滑馆工地四边都被严严实实地围挡着,无法窥见工地的状况。到了国家速滑馆的工地大门,我们从敞开着的大门向里望去,竟然发现了距离大门几十米处所立的缺失了顶部望天犼的墓华表。我心中大喜,因为兆惠墓确实有两座墓华表相配,且与相关资料所示其有残缺的描述相吻合。再仔细观察,竟然看到了一座螭首龟趺墓碑的一角。此时,我已确认,这座肯定是兆惠墓碑无疑。

微信图片_20200510193835.jpg

但为了所掌握信息的绝对准确,还是应该亲眼得见具体的文字介绍才是硬道理。于是我们与工地门卫相商,可否进去为墓碑及说明牌照张像?但门卫很负责任,坚决不同意生人进得工地,连让他看着我去照张像都不可以。当时心里虽有些不快,但能够理解,毕竟这里是冬奥会重要工地之一,做好安保工作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为了确认里面的墓碑确实是兆惠墓,我退而求其次,请其中的一名门卫代我去照张像,且一定要将立在旁边的说明牌一并照上。门卫同意了,并将所照照片转发给了我。当我们看到照片上“兆惠墓”字样时,我与妻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兆惠(1708—1764)生于康熙四十七年,雍正皇帝母亲的族孙。乾隆朝著名的将领,平定新疆维护祖国统一的英雄。一生能文能武,是乾隆皇帝十分得力的大臣。曾任山东巡抚、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乾隆二十九年去世,乾隆皇帝亲自吊唁,加封太保,入贤良祠,谥号“文襄”。并将公主许配给其儿子扎兰泰,并赋诗悼念。可见其在乾隆朝的显赫地位。

兆惠墓地现仅遗螭首龟趺一座及一对华表。1986年被朝阳区人民政府列为单位文物保护。

至此,我们终于将奥森公园及附近已知的所有名人墓碑都找齐了。虽付出了一些时间与辛苦,但值得。

记于2020年5月10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232559.html

上一篇:诸葛菜
下一篇:孤独地读着《百年孤独》

2 王汉森 杜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2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