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穿防护服的滋味 精选

已有 4176 次阅读 2020-2-5 09:27 |个人分类:国家大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防护服, 致敬

穿防护服的滋味

/岳爱国

这几天看电视新闻,经常有介绍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战“疫”一线医护人员“全副武装”工作在隔离病区的实景记录镜头。每当看到医护人员身穿双层(甚至多层)防护服,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裸露部位的镜头出现,我对他们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一是为他们无我的敬业精神,二是为他们因穿着不透气儿的防护服所产生的强烈不适而心生同情。之所以有此感同身受,概因为我也因偶然的机会穿了防护服,个中滋味有点滴了解……


2019年11月1日,是中国科学院成立70周年纪念日。为庆祝这个节日,在院庆来临之际,中国科学院文联组织了一场题为《科技组歌》的庆祝演出,其中有一首男声合唱《向科学进军》。这是一首创作于20世纪50年代的老歌,表现当年的青年科学家响应党中央发出的“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决心要向科学大进军,用智慧攻下科学堡垒,用劳动攀登科学高峰……”。我是合唱队的一员。为了营造出20世纪50年代的科学氛围,导演安排我们男声合唱队的全体队员,每人身着白色的防护服登台演唱。


当我们拿到防护服之后的第一个感觉是新鲜,毕竟,如果没有这场庆祝演出,也许这辈子都没有穿这身防护服的机会,当然会感觉到新鲜。第二个感觉是穿脱都不方便,防护服是上下连接的,再加上内衬附着了一层胶质层,穿脱肯定不方便,下了舞台后,因防护服内里有一层汗湿,脱起来相当困难,需有别人帮助才能脱下来。第三个感觉是穿着防护服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为何?我们演出的期间已是10月下旬,又是在怀柔国科大,天已有些寒凉,在后台候场时,看着挺严实的防护服并不耐寒,冷空气一旦袭扰,身体便觉出凉凉的;前面讲了,因为防护服内衬附着了一层胶质层,不透气,到了舞台上,满台的灯光一照,此时的感觉是热,内衣一会儿就汗湿了,汗水全部附着在胶质层上,既无法散发出去又无法被吸收,很不舒服。而我们的演出从穿好防护服准备上场到演出结束,前后不过几十分钟时间。

而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穿防护服仅仅是自我防护的工作需要,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要一丝不苟地完成自己所承担的医护工作,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认真施治、施护,且每次上岗需要连续工作好几个小时。

为真实地再现抗击疫情一线医护人员的真实面貌,我摘录了以下一段央视记者采访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感染科郭威医生的一段访谈,让大家直观地感受一线医护人员的心态。

郭威说,看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是医护人员的时候,“说不害怕那是假话,因为面对这样的病毒,大家都是本能地选择逃避。”“但是作为同济医院的医护人员,我们有一种职业精神驱使着我们。面对这种疾病的时候,我们必须向前去战胜这个困难。”

郭威告诉记者,穿着好几层的防护服,戴着口罩、防护面屏,工作10分钟就觉得胸口闷,像有块石头压着。医护人员在忍受苦和累的时候,希望大家能理解医院面临的困难。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同济医院的发热门诊病人很多。郭威介绍说,以前是两个医生两班倒,现在四、五个医生三班倒,还是忙不过来。

郭威大夫只是众多奋战在战“疫”一线医护人员之中的一位,但他的所言是发自肺腑的,是真实的,是全中国人民有目共睹的。

每当看到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离开工作岗位,脱掉、摘掉全身的防护用品后,那一脸的被防护用品勒出的深深印痕,双手因长时间戴着防护手套似乎长时间被泡在水里的肿胀感,以及一脸的疲惫,相信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们,都会有同样的感受:心里抽得紧紧的——因为大家都会心疼为早日战胜疫情而忘我工作的一线医护人员们。

说到这里,我想要说的话都表达完了。但意犹未尽,我忽然想到,我们普通民众该如何表达对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的敬仰呢?

好好地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不要因自己的任性与不配合而导致遭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不给已经非常严峻的大环境再添乱,早一天终止疫情,让可爱、可敬的一线医护人员早日不穿或少穿厚重的防护服,就是人们最好的敬仰与报答。


做好防护工作需要每个人从自身做起。加油!

             写于2020年2月5日清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217047.html

上一篇:当你们出发时,我以泪为你们祈福
下一篇:国家医疗队员礼赞

19 郑永军 王启云 武夷山 吴明火 冯大诚 黄育和 檀成龙 王晨 赵彦 孙颉 刘洋 张鹏举 王俊杰 李学宽 尤明庆 黄永义 高绪仁 张晓良 尉剑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3 17: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