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唐宋时期的〔忆江南〕控们 精选

已有 4860 次阅读 2018-7-9 06:28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唐宋时期的〔忆江南〕控们

 

大约在唐代初期,一些专为教坊司写词编曲的专业人士,为了迎合教坊中某些江南籍宫女的思乡之情,创编了《忆江南》这个曲子。不知是其中的歌词打动了那时人们的心,抑或是这支曲子的曲调迎合了那时人们的欣赏口味,反正是《忆江南》这支曲子的曲调、歌词的格式都被当时的人们所记住、被后来的人们所接受,并逐步演变成为了一种词牌。这种词牌的名字就叫做〔忆江南〕。

〔忆江南〕又名望江南梦江南江南好等等,单调二十七字,三平韵。中间七言两句,以对偶为宜。第二句亦有添一衬字者。宋人多用双调。

〔忆江南〕属于小调或曰小令,写起来平顺且易于表达所思所想所感,于是,这种从教坊中流传出来的词牌形式,慢慢在当时的社会上流传开来,直至被上流文人所接受,成为了他们表情达意的一种文字工具。发展到后来,在唐宋年间出现了一批〔忆江南〕借着〔忆江南〕稍带感伤的艺术氛围,恣意地表达着自己所要表达的一切

我没有仔细了解〔忆江南〕控们的籍贯,估计是江南人士居多。因为在这些〔忆江南〕中,许多人士对江南是真忆、真望、真想、真夸,如曾写出〔望江南〕的南唐后主李煜就是典型的江南人。

李煜自投降北宋后,虽人在开封,却一直心系生养自己的南国,便郁郁地写出了〔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双调〔望江南〕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渌,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李煜虽治国无方,但有着过人的艺术才华与诗人气质,犹以词擅长。在被俘汴京的岁月里,“日夕只以眼泪洗面”,借一首首泣血之词,使这位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而他所作的〔望江南〕尽显其对故国的怀念之感,字字真切!例如他的〔望江南·多少恨〕,仅靠着全词的27个字,便写出了“以当年之繁盛,突出今日之孤凄。”(俞陛云《南唐二主词辑述评》中语)的深意,内容丰富、寓意深刻,让人有回味无穷之感。全词一笔即成,语白意真,是一首情辞俱佳的小词。

IMG_0020.JPG

还有一位江南人士也可列入对家乡真忆的范畴,他就是唐代的著名文学家皇甫松。

皇甫松,唐代工部侍郎皇甫湜之子,字子奇,号檀栾子,睦州新安(今浙江淳安)人。皇甫松屡试不第,未出仕,后隐居不出,死后得唐昭宗追赠为进士。他一生著有诗、词、小说等,其中词最著称,在晚唐词中占有重要地位。请欣赏皇甫松的两首〔梦江南〕: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
  “楼上寝,残月下帘旌。梦见秣陵惆怅事,桃花柳絮满江城。双髻坐吹笙。”
    皇甫松〔梦江南〕二首,称得上是清新隽永颇富诗情画意的佳作。王国维称它:“情味深长,在乐天(白居易)、梦得(刘禹锡)之上也。”
    第一首〔梦江南〕,全篇通过叙述一个轻柔恬美的梦境,描绘了江南初夏迷人的景致,亲切温和,意蕴无尽。词中写深夜灯暗的时候,梦中出现了离开故乡时的朦胧场——夜船吹笛,人语桥边。虽是朦胧的,但又是真实的。这是一幅典型的江南夜雨图。作者思念故乡的感从这幅画里表达得淋漓尽致。全词借梦中所见所闻,描绘了江南水乡梅雨季节的风光,寄托了作者思念故乡的缱绻之情。

第二首〔梦江南〕词与第一首同为梦境,作法亦相同起处皆写深夜景象但第一烛花落几起笔而第二首则残月下廉起笔短短的梦中既有“梦见秣陵惆怅事”、又有“桃花柳絮满江城”、也有情:“双髻坐吹笙”将一段美妙的回忆写得生动如见

IMG_0074.JPG

但在〔忆江南〕控中也有非江南人士的,如曾写出著名的〔忆江南〕三首组词的白居易就不是江南人。白居易的祖籍太原,出生于河南新郑。但由于他曾经担任杭州刺史,在杭州居住了两年,后来又担任苏州刺史,任期也一年有余;在他的青年时期,还曾漫游江南,旅居苏杭,因此他对江南有着相当的了解,故而江南在他的心目中留有深刻印象。当他因病卸任苏州刺史,回到洛阳后十余年,才写下了这三首〔忆江南〕。不要看白居易离开江南十余载才写出〔忆江南〕组词,且只有三首,但就是这三首却是众多〔忆江南〕词中的扛鼎之作。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好,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好,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第一首词总写对江南的回忆。作者以日出和春天来衬托江花和江水的美丽,显得十分奇丽鲜艳,生动地描绘出江南春意盎然的大好景象。第二首词描绘杭州之美。作者通过山寺寻桂和钱塘观潮的画面来验证“江南好”,表达了作者对杭州的无限怀念之情。第三首词描绘苏州之美。作者以美妙的笔触,简洁地勾勒出苏州的旖旎风光,表达了作者对苏州的忆念与向往。要用十几个字来概括江南春景,实属不易,白居易却巧妙地做到了。他别出心裁地以写“江”下笔,又通过“红胜火”和“绿如蓝”,色相衬,展现美不胜收的江南春景。在作者的笔下,初日,江花江水各有色彩,异彩纷呈,从而使江南春景跃然眼前。这三首词各自独立而又互为补充,分别描绘出了江南的景色美、风物美以及女性之美,艺术概括力强,意境奇妙。

IMG_9224.JPG

宋代的王琪一生多处为官,但政绩平平可他的词章颇丰,并且属于豪放派词人代表。王琪祖籍安徽庐江,出生在四川成都。他喜欢望江南/忆江南〕这一词牌格式,居然用这一词牌,写下了“江南柳、江南酒、江南燕、江南竹、江南草、江南雨、江南水、江南岸、江南月、江南雪”等系列望江南/忆江南〕词作,可谓是北宋年间〔忆江南〕控中的〔忆江南〕达人。一首首读去,我似乎更偏爱他〔望江南/忆江南〕系列中的“江南岸”:

“江南岸,云树半晴阴。帆去帆来天亦老,潮生潮落日还沉。南北别离心。兴废事,千古一沾襟。山下孤烟渔市晓,柳边疏雨酒家深。行客莫登临。”

这首词景中含情,情景交融,转换自然,用语虽平易,却话中有话,情韵悠然。尤其是最后行客莫登临已经登临又冠以“莫”字,极写登临后的感慨使人过于伤感,还不如不要登临,惆怅落寞、伤怀交织于胸,温婉而含蓄。

IMG_0024.JPG

无论〔忆江南〕也好,望江南也罢,是否是真“忆江南”、真“望江南”呢?并不都是。以宋代苏东坡望江南为例。他在词中写道: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猛一看,词中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句,感觉像极了江南景致。但要知道,作者提到的超然台筑在密州,也就是今天的山东诸城。而山东诸城已是秦淮以北地区绝对不是江南地界。那么该如何判断苏轼笔下的这个江南呢?难道苏轼就是站在密州护城河的北岸,望着护城河的南岸发出“烟雨暗千家”的感慨的吗?也许就是。由此可看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唐宋文人们只是将〔忆江南/望江南当成了自己抒发情感的工具,至于描写何地何处已无需过于认真了。

IMG_9945.JPG

到后来,人们已真正脱离了〔忆江南〕之中“忆江南”三字的本真含义,只是借用这种词牌的表现形式来抒发自己所要表达的其他情感。请看以下两首唐人的〔忆江南〕即是如此。

唐人崔怀宝的〔忆江南〕:“平生愿,愿作乐中筝。得近玉人纤手子,砑罗裙上放娇声。便死也为荣。”

唐人伊用昌的〔忆江南〕:江南鼓,梭肚两头栾。钉著不知侵骨髓, 打来只是没心肝。空腹被人谩。

两位作者分别描写的一筝一鼓与江南本不搭嘎,却写得情景交融,令人感动,且都能流传至今,成为〔忆江南〕系列中的隽永之词。由此可看出,当〔忆江南〕成为一种词牌后,也就真正地实现了去“江南”而言它的功能了。

再看一位去“江南”而言它的大师级人物。唐代道教主流全真派祖师吕岩,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吕洞宾,一口气写出了一组十三首的〔忆江南〕,所写内容皆与其所尊奉的道教相关联,而与“江南”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无须全录,从每一首的起始句即可见一斑:淮南法,秋石最堪夸。//王阳术,得秘是黄牙。//黄帝术,玄妙美金花。//长生术,玄要补泥丸。//阴丹诀,三五合玄图。//长生术,初九秘潜龙。//修身客,莫误入迷津。//还丹诀,九九最幽玄。//长生药,不用问他人。//学道客,修养莫迟迟。//治生客,审细察微言。//瑶池上,瑞雾霭群仙。//沉醉处,缥渺玉京山。句句皆表现其为道教大宗师之身份。

唐宋年间的文人虽喜欢“忆江南”、“望江南梦江南江南好,但他们大多描写的是花前月下、醉卧春风,却很少关心一下江南农桑之事,虽然他们中间还有不少的为官为政之人。其中虽也偶尔有人描写“黄花”也就是油菜花,但那是从游客赏的角度去描写的,与当下游客喜欣赏油菜花无二。这不能不说是〔忆江南〕控们的一大缺憾。

写于2018年7月9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122977.html

上一篇:安静地奉献 ——献给默默奉献着的科学家们(歌词)
下一篇:从乐山大佛闭眼睛说开去

11 武夷山 周健 张晓良 姚伟 周明明 赵克勤 张叔勇 杨建设 徐陶 李振乾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06: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