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浒苔的自白 精选

已有 4915 次阅读 2018-4-11 15:17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浒苔, 治理

 

浒苔的自白

 

我们叫浒苔,绝大多数人认识我们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之所以认识我们,是因为我们闯大祸了。

2008年6月中旬,我们逐渐集结在黄海中部的海域,然后在海流的作用下一路向北,逐渐漂移到了青岛附近的海域。当时我们的到来惹得青岛人惊呼:青岛近海海域及沿岸遭遇了突如其来、历史罕见的浒苔自然灾害。青岛是2008年夏季奥运会帆船比赛场地。因为我们的来袭,曾一度对帆船运动员海上训练造成很大影响。为此,青岛组织了大量人力物力对我们进行清理。截至到2008年7月15日,我们一共被清理出多达140多万吨,这才保证了青岛奥帆比赛的正常进行。

2abbfdca3136f8949113dffeac803cb5_t014b0a888b52086cce.jpg

我们的家族成员是绿藻门石莼科的一属,约有40种,中国约有11种。在中国常见的我们的兄弟姐妹种类有:缘管浒苔、扁浒苔、条浒苔。我们生长在潮间带岩石上,泥沙滩的石砾上,有时也可附生在大型海藻的藻体上。我们的植物体非常纤细,肉眼看去呈绿色细丝状,是由多细胞构成的。我们的外形与海边常见的孔石莼幼体相似,不同的是我们具有许多分枝,而孔石莼的幼苗呈条带状,在解剖镜下观察可发现,我们的藻体内带有许多气囊。

实事求是地讲,我们对自身的繁殖发展能力并不知晓,就如同你们人类早期的先祖一样,是属于自由发展的。在公元2008年以前,我们虽已在地球的大海中生存了25亿年之久了,但却从未形成为灾害。之前,虽然我们也会随着海流北漂到青岛一带,但为数甚少,少到未曾引起你们人类的感觉,我们的存在也就被忽略掉了。除了极少数的海洋生物专家,人类对我们知之甚少,连海边的渔民也不一定识得我们。

近十几年以来,由于全球气候变化、水体富营养化等原因,我们突然间呈几何数增长,形成了大规模的、被你们人类称之为“绿潮”的暴发。说起来也是挺惭愧的,当我们的规模较小时是十分不起眼的,可一旦聚集起来便有“聚沙成塔”的效果,可以阻塞航道,同时破坏海洋生态系统,严重威胁沿海渔业、旅游业的发展。2008年以来,我们形成规模“侵犯”青岛等山东沿海一带已形成常态,搞得青岛等地为了对付我们,不得不成立专门针对我们的指挥部,制订《海洋大型藻类灾害应急处置工作预案》。真的是不好意思!

9ede4d3582fcb2f508f68a83712bd899_t0104ba4759727684fe.jpg

任何物质都是既存在着有害的一面,也存在着有利的一面。为此,人类千万不要将我们视为十恶不赦的恶魔而一棍子打死。

我们的身体内富含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粗纤维、氨基酸、脂肪酸、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 其中铁含量在中国食物营养成分表上记载为我国食物之最,同时还含有脂肪和维生素。在我们身体内的蛋白质中,氨基酸种类齐全,必需氨基酸含量较高,其中缘管浒苔的限制氨基酸为赖氨酸,氨基酸评分为79;条浒苔的限制氨基酸为蛋氨酸,氨基酸评分为80。我们身体内的脂肪酸组成中,多不饱和脂肪酸、单不饱和脂肪酸和饱和脂肪酸的含量分别为50.5%、12.7%和36.8%,其中包括近4%的奇数碳原子脂肪酸。

因此可以说,我们是高蛋白、高膳食纤维、低脂肪、低能量,且富含矿物质和维生素的天然理想营养食品的原料。将我们进行深加工后是可以食用的。例如,新鲜苔条晒干后可以直接食用;将我们的身体切碎磨细后,撒在糕饼点心中有一股特殊香味。在这方面,日本人对我们的利用似乎开发得更好一些。

我们还是农民饲养家禽、渔民养殖海产品的替代饲料。农民饲养家禽,我们可以成为鸡鸭的高蛋白饲料。渔民在冬季养殖海参、鲍鱼的过程中,我们又成为了这些海产品的过冬食粮。

听说,你们人类正在加紧研究对我们的综合利用,我们是极为乐意的。例如,一些科研部门正在研究,从我们的身体里提炼出食用油或工业用油。如果我们真的能够被你们人类正面接受,当然是巴不得的事情。

至于当下该如何应对我们的大规模侵袭,我们认为,对我们的“防堵”也好,“打捞”也罢,这只是治标的手段,若要想治本,则需从我们产生的源头抓起。

cd3cb0503faa1fdbcc51560fcdea8ba9_t0160703ccacf62d9dd.jpg

有人会问了,你们浒苔怎么愿意自毁前程,反过来给我们人类出主意治理你们呀?

这其中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我们不愿意背上一个本不该背的骂名。自2008年以来,我们浒苔的名声是很臭的。为洗清骂名,我们愿意你们人类从我们发展的源头抓起,彻底遏制我们无节制、恶性膨胀发展的势头。

第二,我们不愿落得个葬身深海、投入废弃矿井的命运。这几年来,我们的无数伙伴因跑到了青岛附近海域,而被青岛人民围追堵截并被打捞。被打捞起来的同伴们或者被渔船运到深海海域,经捆扎后投入深海,永世不再见天日;而距海岸较近的同伴们,则被捆扎后运到陆地上,再被投入到废弃的矿井里,直至腐烂、变干,最终化为乌有。

第三,我们希望能够为你们人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逐步由人类对我们十分厌恶变为乐于接受。

至于如何从源头抓起,我们浒苔的意见是:

首先要查清我们的老家是何地、何处。有人认为,我们是从深海海域发展起来的。此说是没有道理的,我们在深海没有生长的根基,如何生发?前面讲过,我们是生长在潮间带岩石上,泥沙滩的石砾上,有时也可附生在大型海藻的藻体上的。因此可以说,必须有附着物我们才好生长。我们的出生地大约是在江苏省盐城市至连云港市狭长的海岸线上。这一带的渔民有养殖紫菜等海产品的习惯。每年的4月底,紫菜的采收期告一段落(紫菜的采收期为一年的11月底至来年的4月底),用于养殖紫菜的木架子及网帘便闲置下来了,我们便乘虚而上,将这些木架子及网帘占为己有,作为我们的安身之处。由于这一带的渔民在养殖海产品的过程中向水中喷施了人尿或尿素等营养物质,我们也就此而沾了光,导致我们营养过剩,因此而蓬勃生长。这就是我们近些年来之所以形成为“绿潮”的基本原因。对策:由国家给江苏省下达行政命令并拨专款,在紫菜采收季之后,令当地渔民控制我们幼体的生长。这样做看似多花了一笔钱,但若不如此,当我们泛滥生长并到达青岛一带的海域后,用于打捞我们的费用也是不菲的,孰轻孰重,国家相关部门应予考量。

其次是利用先进的卫星遥感技术,密切关注我们的发展走势。中国的卫星遥感技术已是十分发达的了,对我们的产生情况、生长态势、发展走向等进行监督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中国有关部门已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了,但投入的力度似乎不够大。我们分析,还是对我们所产生的危害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为此,应从国家的层面出发,要像观测台风等自然灾害一样,监测我们的发展走势,一旦有形成灾害的趋势,应即刻由国家采取必要措施,抑制甚至彻底阻断我们的发展走势,避免对青岛等地形成灾难性威胁。

86a0bed8af8e115617c4a13f7facccbe_t0133b0ab64897a0de6.jpg

以上是我们——浒苔的自我表白。我们的表白是发自肺腑的,因为我们并不完全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来发言的,希望你们人类能够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

(本文图片选自360图片搜索)

写于2018年4月11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108551.html

上一篇:四月四日随想
收藏 分享 举报

9 林明德 张晓良 罗祥存 陈奂生 赵亮 黄永义 郭战胜 汪晓军 齐云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4 20: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