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袁钟:从医学看巫术、宗教与科学的关系

已有 639 次阅读 2020-8-7 17:04 |个人分类:时事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医学, 巫术, 宗教, 科学 |文章来源:转载

袁钟. 从医学看巫术、宗教与科学的关系. 医学与哲学,2000,217):6-8 

摘要:医学是巫术宗教科学三者联系最多的门类, 巫术在我国始终盛行 20 年有所抬头,其原因非常复杂区别巫术与宗教巫术与科学, 是减少巫术危害最基本的方法就此问题进行了深入阐述

医学是研究人体生命现象及同疾病斗争的一门科学,人体生命现象及疾病的复杂性、多样性、相对性和多变的特点,使医学研究的有限性与人们对健康的强烈要求的矛盾有时显得格外突出。当人们真的面对或主观感到医学的无奈时,很容易向科学之外求助,从而让巫术、伪科学有了市场。我国的封建传统文化留下了肥沃的巫术土壤,在历史上许多社会变革及思想动荡时期,各种巫术就会应运而生。由于巫术的产生和发展与宗教、医学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而医学属于现代科学的门类,从医学看巫术、宗教与科学的关系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使我们能注意到某些背景知识深入理解其演变规律,认识它们之间的区别,减少巫术、宗教、伪科学对社会的危害,促进全社会文明水平的提高。

1  问题的由来

20年来,我国出现了形形色色的特异功能、伪气功,甚至各种邪教,比较突出的有张香玉的“自然中心功”,张宏堡的“中华养生益智功”,庞鹤鸣的“中华智能功”,严新的“带功报告”,张宝胜的“特异功能”,沈昌的“人体科技”,胡万林的“运动疗法”,李洪志的“法轮功”等等。他们都有一些共同特点,如拥有众多信徒,信徒中以老人、妇女和患者居多,其中不乏领导干部、大学教授、研究生和机关干部。这些大师都建立了某种形式的组织,或有基地,或有辅导站,或有什么中心等。通过这些组织,他们还办小报、杂志,或出版图书和音像制品,宣传他们的思想和功夫。当然,他们也有很实际的目的,如通过卖信息茶、卖宣传品、或办辅导班、或诊疗疾病收钱。值得注意的是,他们都宣称自己的功夫能强身健体,而且能治各种疑难绝症。

大师们最蛊惑人心的是敢于公开向现代医学挑战。最初,他们只是与正规医院争夺病人,鼓吹自己有治这种病或那种病的秘方或绝活。后来、他们逐渐吹嘘正规医院不能治的病都能治,甚至狂妄地称自己的“医院”为“天下最后一座医院”。最后,他们公开煽动患者不看病、不吃药,只跟他们练功就行。

不论如此,大师们在向现代医学挑战的同时,也把矛头直指现代科学、现代文明,如以“眼见为实”的各种表演宣称自己推翻了物质守恒守律、能量守恒守律等;有的大师猖狂地“藐视人类已有的全部科学”,要破除“科学的迷信”,准备打倒“四科学”,建立“新体系”;他们认为人类社会的进步使人类走到末日,他们的任务是拯救人类“是否真的是上帝在人类的生存末日来临时,安排了一个人来拯救人类,而且恰恰安排了我们身边的‘他’”。

当世界各国都在依靠科技来提高综合实力,我国也以“科教兴国”作为强国之路时,大师们反科学、反文明的行为危害极大,我们绝不能等闭视之。

2  问题的分析

大师们鼓吹的各种神功并非他们的发明,几乎都是古代巫术的沿袭或发展,如所谓“预测学”就是古代的占卜术,所谓信息水、信息茶源于古代炼丹术,所谓带功报告是古代祝由术的发展,所谓祛邪驱魔来自古代驱鬼术。而当代神功中的群谷术、招魂术、服石术、房中术、导引术等都是原汁原味的古代巫术。

的确,我国古代巫术十分盛行,而且延续至今,这是什么原因?

我国由古至今主要是农业大国,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即农业生产的发展并不主要依赖生产工具的改进,而主要“靠天吃饭”,农民们无论怎样改进生产工具,但只要遇见天旱或涝夹衣民会颗粒无收。“靠天吃饭”是人们几千年来的生产总结,长期“靠天吃饭”必然产生对自然的敬畏和依赖,进而发展为将自然神化及对自然神的崇拜。于是,古人认为“万物皆神”、“万物皆气”,人对自然只能“人合天道”、“人顺天道”。

当自然被视为神时,人们很难去真正认识自然,因为神是不能冒犯的。如此,古人对自然的认识受到约束,自然科学尤其数学、物理、化学等在我国近代的产生和发展严重受挫。也正是由于对自然的高度崇拜,淡化了古人人为创造的欲望。例如人的许多机能都不如其它动物,眼没有老鹰看得远,鼻没有狗灵,不能像鸟一样飞,不能像马那样飞跑……但人可以发明、制造和使用工具,延伸自己的机能。当人们高度崇拜自然时,他们没有发明望远镜去延伸眼的机能,却在练“千里眼”来企图实现这一目的;他们没有发明收音机去延伸耳的机能,都在练“顺风耳”来企图实现同样目的;他们没有发明飞机却在练“轻功”,没有发明枪炮却在练“发功”。

同样,人类本应用几千年发展起来的医药科技保护健康、延长寿命,但由于对自然的高度崇拜,有人却在企图用神秘的方法与自然神沟通,从而以自然神的力量——自然精气来充实自己,使自己长生不老。如他们认为人类的两性结合会产生“新生命力”,不断获得这种“新生命力”就能长生不老,于是就有获取“新生命力”的房中术。他们认为人之死是因为灵魂出窍,出窍的灵魂就是进出口鼻之窍的呼吸之气,控制呼吸之气就能防止灵魂出窍,所以有“闭气”、“深息”等练功方法(所谓“深息以为寿”)。他们认为凡人只有成仙方能长生,而成仙就不能有凡人食谷等特性,应有食气等仙人的特性,所谓“食谷者知而夭,食气者神而寿”,人们想长生就该放弃“食谷”而“食气”,这就有了群谷术......

我国古代巫术盛行不仅只在民间,也有统治者推波助澜,历代许多皇帝身边都有巫师,他们给统治者炼长生不死的丹药,施展各种法术。

当然,巫术并不是中国独特的,有人类就有巫术。我们知道,即使在目前这样的社会历史阶段,尽管现代科技高度发达,人类对自然及人体生命的认识仍极其有限。同样,面对各种自然灾害及疾病,人类保护自己的能力也十分有限。认识的有限和能力的有限使人们容易产生对自然的恐惧,恐惧的心灵又容易产生对某种超自然主宰的想象。人们期望存在能够帮助人类的主宰,这种主宰在不同的想象中有不同的创造,于是有了各种神灵。人类个体最大的恐惧莫过于死亡,患病尤其是患严重疾病时是感觉死亡恐惧最强烈的时候。此时,人们主观上希望有人能包治百病,但现代医学又不能包治百病,于是对科学的信心很容易动摇,进而投向宣称能包治百病的巫师。同样,人们期望长生不老,但现代医学认为人不可能长生不老,而巫师宣称自己有长生不老的药物或疗法,于是人们又投向巫师。

巫术虽然包含种种愚味行为和骗人把戏,但其信仰疗法却能产生一定作用,所以巫术盛行又多在人们信仰混乱或信仰出现真空的时期。众所周知,文革结束后,我国人民的传统信仰受到强烈冲击,产生了信仰危机。同时,我国的经济发展迅速但精神文化的发展相对滞后,出现“一手硬,一手软”现象。对个人而言,大家从以前的阶级队伍中走出,开始以个人的身份去参加市场竞争,产生了新的紧张和恐惧。而社会贫高差距的加大令许多人焦虑和烦恼。更有甚者,社会发展迅速,观念急剧变化使传统价值观受到猛烈冲击,不少人感到迷失......当人们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如愿时,容易失去对传统信仰和传统价值观的信心,希望寻求新的精神安慰和寄托,向往一种简朴、和谐、完善的乌托邦生活,他们最容易成为现代巫术的传教对象。

正是由于以上这些原因,我国近20年盛行各种特异功能、伪气功,并有成千上万的信徒。

3  如何对待这个问题

解决现代巫术盛行的问题是一个社会大工程,许多方面是我们个人的力量所不及的,但我们却可以对此问题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首先,巫术是利用超自然力量去实现某种愿望的法术,所谓超自然力量指那些神秘的、不可捉摸的、玄妙的想象物。如李洪志的“法轮”、严新的“外气”、沈昌的“意识能”、张香玉的“信息”、张宏堡的“法力”、庞鹤鸣的“智能”等。这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科学无法验证全凭大师们自己鼓吹。识别巫术,重要的是看其宣扬的内容中是否有这种玄妙物,现代巫术总把自己装扮成科学,所以我们要注意其与科学的区别。

巫术总讲,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科学认为与自己信不信无关,信也如此不信也如此。巫术宣称自己有无限能力,如包治百病、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科学却坦承能力有限,如对有些疾病尚不知病因、尚不能诊断、尚不能治疗。巫术是导致精神病的一种方法,如某些伪气功使人们处于意识不能控制行为的状态,长期练这种功,人们最后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从而成为精神病;科学却在预防和治疗精神病,包括由巫术导致的精神病。巫术强调崇拜、不容怀疑,而科学反对崇拜,提倡怀疑。巫术最怕控制条件,科学认为条件必须控制;巫术经常是不可重复的,而科学是可重复的;巫术反对与科学理论比较,科学主张同任何学说比较;巫术借助超自然的力量,科学依靠严格的科学实验;巫术常以传统封建文化为基础,科学却以过去的科学成就为基础。如此等等,我们能鲜明地识别巫术。

需要注意的是,巫术不是宗教。前者必须反对,后者需要保护。尽管两者都主张有神,但他们有严格区分,尤其是与现代宗教。巫术崇拜低位神如山神、门神、土地神,甚至是某位大师,现代宗教崇拜至上神,如上帝、真主、佛主;巫术有时崇拜自然化的泛神,如“气”、“力”、“能”,现代宗教崇拜人格化的神,如上帝、真主、佛主;巫术与现代科学直接对立如公开反对科学,宣称医学做不到的它能做到。现代宗教逐渐淡化与科学的对立甚至用科学理论来阐述宗教思想;巫术无论怎样表现,但总是要掏人们的口袋——谋利赚钱,现代宗教只强调道德约束、洗涤心灵。

此外,巫术出现在当今社会,也往往烙上时代的印迹,表现出一些新特征。如披上科学的外衣称自己是“人体科学”、“新医学”、“第四医学”、“人体科技”等。正常编造各种新名词,如运动疗法、信息疗法、生命化、人体学、生命综合、解放药性、健康药、思维态、性能力、意念力……并宣称自己具有现代特点的超凡能力,如能说宇宙语,写洛文,能与外星人对话,能用外气改变水分子结构。不仅如此,现代巫术很善于利用现代媒体,但主要是非专业的大众媒体、利用大众媒体缺乏专业科技人员,宣传伪科学。并善于影响老干部、领导干部和其它专业的权威人士。

认识到巫术的这些特点,我们至少可以防范它,首先不让它危害自己。

4  结束语

面对疾病,面对意志面对死亡,我们应保持理性,高度发达的现代科技做不到的,落后愚昧的巫术更不可能做到;动摇对科学的信心而投向巫术,只会人财两空。生老病死是一个自然过程,人作为个体是自然界很小的一个成员,必须坦然面对自然的客观规律,对死亡的恐惧可以由崇高的理想或超脱的宗教观来调解,但巫术却不能改变现实,而科学才是人类走向自由王国的成功之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245416.html

上一篇:[转载]艾滋病的历史与现状
下一篇:[转载]病毒发现史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12: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