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从姗姗来迟的丙肝疫苗“突破性进展”说起 精选

已有 7877 次阅读 2016-12-12 17:10 |个人分类:肝病手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丙肝神药,吉利德科学,中国市场| 中国市场, 丙肝神药, 吉利德科学

与艾滋病疫苗一样,丙型肝炎疫苗一种是传染病预防研究的瓶颈,迟迟得不到突破。最近,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黄忠课题组与钟劲课题组合作,在丙型肝炎病毒(HCV)疫苗研究中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相关研究论文日前在线发表于国际学术刊物《病毒学杂志》上。

他们以HCV包膜蛋白E2为疫苗靶点,利用果蝇S2重组表达体系,制备了可溶性E2蛋白(sE2)。研究结果表明,该sE2疫苗免疫小鼠能够诱导出针对全部7个亚型HCV的广谱中和抗体。更重要的是,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团队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合作,确定了sE2疫苗在人源化小鼠模型中能够有效预防HCV感染,具有良好的免疫保护效果。

科研人员进一步研究发现,昆虫细胞表达的sE2蛋白与来源于哺乳动物系统的抗原相比较,其糖基化类型更为简单,而这种简单糖基化修饰对于sE2有效诱导广谱中和抗体是至关重要的。专家认为,该项目研发的sE2亚单位疫苗在诱导广谱中和抗体方面,优于目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HCV候选疫苗,且成分简单,产量高,具有很好的产业化前景。

此成果如果在3年前,一定具有轰动性效应,但是迟到今天,则要大大滴打上折扣。直接抗病毒药物的诞生,这一划时代的进步标志着不久的将来,HCV患者都可以治愈,预防接种还有多少价值?

的确,一项技术的突破往往带来一系列的产品问世,形形色色的“丙肝神药”在制药企业那里如雨后春笋。但是,跟风的与原研的有天壤之别,前者已经赚的金玉满盘,后者可能跌路深渊血本无归。“丙肝神药”就上演了这样一曲悲欢故事。

主角就是美帝攻克丙肝的宇宙第一神药公司:吉利德科学(GILD.O)。在这么一个像屌丝化工股的名字背后,是2015全球TOP100最畅销药品排行中总销量排行第一的牛逼公司,Gilead(6个)在表单的药物销售额达290亿美元,而紧随其后的是Roche(8个,280亿美元)和J&J(9个,200亿美元)。

三巨头中,吉利德的单药产出是最高的,其原因就是吉利德的治愈丙肝的神药Harvoni(138.64亿)和Sovaldi(52.76亿)战斗力实在是爆表,两个药合计提供了191.4亿美元的收入,下面是2015年的畅销榜:

看一眼被称作生物界苹果的吉利德科学(GILD.O)那波澜壮阔走势(月K):

其实,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创立于1987年,公司原名为 Oligogen Inc,1988年公司改名为Gilead Sciences,创始人里奥丹(Michael L Riordan)曾在门罗风险投资公司工作。

吉利德成立5年之内,没有收入,8年内没有盈利。这段时间,里奥丹为吉利德融资成绩如下:1988年融资200万美元;1989年1000万美元;1991年4000万美元;1992年纳斯达克上市融资8600万美元;1995年通过股市获9400万美元;1996年再通过股市获得1.6亿美元。

从1998年到2001年,销售收入增长5倍。此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1988年成为吉利德的董事和资深顾问,1997年还成为吉利德的董事会主席。2001年他从吉利德辞职去做国防部部长时,手里有数千万美元吉利德股票。

著名的抗流感病毒药物达菲(Tamiflu)是由吉利德研发并拥有1996至2016年二十年的专利权,罗氏公司参与了临床试验,并负责该药的生产、注册、上市和营销,吉利德则收取12%的权益金。

吉利德最初是从抗HIV/ADIS药物(艾滋病)的“整合”(复合制剂,减少服药次数,甚至提高药物疗效)开始,目前其药品涉及HIV/ADIS、肝脏疾病、肿瘤、心血管疾病、呼吸疾病等领域,但数量最多的依然是HIV/ADIS用药,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抗艾滋病毒药物制造商,市值已经从上市之初20多亿涨到了300亿左右。

然而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2011年11月21日,吉利德科学公司以每股137美元,溢价97%,共计110亿美元购买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丙型肝炎病毒治疗药生产商Pharmasset公司。 Pharmasset当时正在开发口服丙型肝炎病毒治疗药物,拥有刚进入Ⅲ期临床阶段的产品,这些产品离上市为期不远,在此之前丙肝治疗主要通过注射剂治疗。而根据Pharmasset第三季财务报告,该公司有82名员工,共发生9120万美元的净亏损,没有产品上市。这究竟是赌得多大…

当时业内分析认为,吉利德科学用自己1/3的企业价值,追求一个有临床试验失败风险的公司,这样的做法值得商榷;有投资者甚至认为这根本就是一项赔本买卖。而后来事实证明吉利德科学的这次收购行动是一个明智的决定。通过收购,吉利德科学获得了3个潜在的慢性丙型肝炎药物,其中就有后来成为丙肝明星药物的Sovaldi和Harvoni,还有一个 ledipasvir。不仅仅把丙肝的治愈率一把拉高到了90%以上,而且把治疗丙型肝炎抗病毒药物的市场从注射剂转移到口服给药。

Sovaldi,适用于基因2,3型HCV患者(1,4型需与干扰素注射联用),一个疗程(12个星期)8.4万美元,2013年12月上市,当年即有1.39亿美元的收入,2014年创下102.83亿美元的年销售额,随后由于Harvoni上市,2015年收入下跌至52.76亿美元。

Harvoni,则适用于基因1,4~6型患者,是Sovaldi与Ledipasvir二联复方组合,一个疗程(12个星期)9.45万美元,2014年10月上市,在当年就实现了21.27亿的销售额,2015年继续突飞猛进,收入达到138.64亿美金。

这两个以一己之力改写行业结构,突破医疗边界,打爆美国医疗保险,消灭丙肝的药,直接把吉利德科学的市值从2011年并购前的300亿左右直接保送到2015年7月顶峰的1600亿美金,保送进全球前10的药企...

2016年Q2财报显示,6月28日才获得FDA通过的第一个全部基因1~6型HCV感染的药物Epclusa,按财报截止日6月30日来算,上市2天就大卖6400万美元,一个疗程(12个星期)7.45万美元。

可以说,吉利德在丙肝领域的牛逼主要体现在两点:一个是逆天的治愈率90%,另一个是超高的治疗价格。Sovaldi一个疗程8.4万美元;Harvon一个疗程9.45万美元,Epclusa一个疗程7.45万美元。这个价格实在是“牛”,幸亏欧美有牛逼的商业医疗保险,让它大赚一笔。但药物疗效太好,能治愈丙肝,那就意味着病人是好一个就少一个,不像胰岛素、降压药那种慢性病,也不像乙肝药物、艾滋病药物那样细水长流。

这就是吉利德丙肝系列药的最大的bug,他的业务模式决定了必然是一个自我革命的市场。全球丙肝药物市场规模2013年大约为50亿美元,在2013年12月6日Solvadi获批把丙肝直接抗病毒药物市场带入了新纪元,2014年市场规模突飞猛进至大约180亿美元,2015年再度飙升至240亿美元左右。

问题的关键是,吉利德2014年9月16日就授权7家印度药企业开始仿制,目前已有近20家公司在生产仿制版的Sovaldi和Harovni,并按照他们确定的价格(售价只有Gilead价格的1%)销往全球101个发展中国家(不包括中国),这对其他制药企业是灾难性的打击。因为仅仅印度就有20家企业日夜兼程赶制“丙肝神药”,还有孟加拉国等制药企业也在“强制性仿制”,即使我们中国中国享受不到“发展中国家”待遇,但聪明的中国人已经“非法”购进大量“神药”,大量患者已经轻松地享受到现代科技伟大进步的成果。

有意思的是,现在还有好几个国际大公司的各种“丙肝神药”还在CFDA排队,等候审批过程中的各种套路。惭愧的是我们这些肝病医师,面对大量“神药”“非法”涌入中国市场的时候,根本不能名正言顺地观察和体会这一科技进步的成果。只能悄悄地怂恿患者去“找关系”弄药,而且是“高效”、实惠、疗程短、副作用小......

去年开春时,我们就在盼望我们自己能够使用的“新药”问世,据说已经启动了“绿色通道”。但是,CFDA一拖再拖,到了又一年结束的时候,我们仍然没有盼到我们能够自己“开给”患者的“丙肝神药”。相信经过近两年的“非法”涌入,大量中国人已经享受到这个“福利”,而且可以设想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丙肝患者也已经寥寥无几的时候,那几个“跟风”的大药厂还能分到多少“羹”?因此说,中国的市场,看看就好,不会有"量",也不会有好价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020264.html

上一篇:[转载]小闪:要分清手足口病和疱症性咽峡炎
下一篇:遗址不存,教堂将迁,圣山仍在

6 徐向田 黄永义 陈冬生 nuobeier1997 xlsd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7 0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