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自语的音质—开博十一年记

已有 705 次阅读 2020-2-27 22:58 |个人分类:著述前言|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博文, 语体, 统计

无论是六年记《咱们的园地》,还是十年记《我在的痕迹》,其实都是说,所写的博文只是自言自语。这种自言自语的特征或许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点。

 

首先是低调(low profile)。博文只是自言自语,不是登台教化或者现场表态,高调有些不合适。而且根据我非常有限的人生阅历(虽然快退休但除了在学界就是看小说),没有必要的高调总是在掩饰着某些缺陷,所谓外有余而内不足。例如,动辄宣扬美德尤其道德绑架的人往往私德不堪,鼓吹创新的人其实多数达不到职业水准。伴随着低调还有冷静平和,太激烈的都难以持久,所谓“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

 

其次是自发(spontaneity)。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没有必须要写的主题;想什么时候写就什么时候写,没有一定要配合的时间。真是“时止则止,时行则行”。特别是事情发生的时间、博文写作的时间与博文贴出的时间都是解耦的。虽然写得自发,贴其实有规律。贴的规律就是不规则,或是混沌。一般我不希望贴出的博文可预测。当然,混沌中也有周期窗口。

 

最后是精确(precision)。只是精确,未必准确(accuracy),更不敢说正确。就是要把想说的说清楚,避免含混。说理要前提明确逻辑清晰,记事要叙述贴切用词准确。要精确,就需要具体,少用意思含混的“大词”。特别是记事,力求画面感,这对我其实有些挑战性。精确性最高的可能是引文。有些人挟名家以自重,随意替名人立言。最近的例子,基辛格《论中国》说“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不记得英文版(On China by Henry Kissinger, The Penguin Press, 2011)有这句话。如果我读到,会觉得老先生真糊涂,肯定留下印象。我的引文基本上应该准确。虽然有些经典是凭记忆顺手写了,最多个别字不准,不会生造。

 

此外,还有非正式的个人偏好。我喜欢“三”,“三生万物”。因此,博文如本篇,谈三点;有时候,博文三篇为一组,例如本“开博记”系列,前三篇是一组,随后三篇是另一组,“忆往昔”系列,通常也是三篇一组。“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循例记录开博十一年的数据。如博客首页统计,迄今博文2176篇,“好友”有339人,博客来访5318088次。如果算第十一年的增量,博文新增404(很奇妙的数字,Frankly, I have a bad feeling.),好友增加22人,访问增加1432211次。与去年相比,博文和好友增量略大,但访问增量显著减少。

 

 

咱们的园地开博六年记

 

别人的博文开博七年记

 

赏光的游客开博九年记

 

我在的痕迹开博十年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20746.html

上一篇: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下一篇:重见春光

6 杨正瓴 郑永军 武夷山 夏炎 李学宽 徐耀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1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