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已有 944 次阅读 2020-2-26 22:5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锻炼, 记事

国内疫情继续稳步向好。湖北之外病例已成个位数。人口回流的大城市,深圳病例都是零,北上广各有一例。新闻报道,湖北、北京以外地区以县域为单位划分低中高三类风险等级。除湖北以外可以理解,除北京以外我多少有些费解。国外传染仍在扩散中,主要是韩国日本意大利,还有新加坡伊朗美国。感觉韩国已经失控,意大利也危险。希望都能尽早遏制。

 

王辰院士作为通讯作者,在《柳叶刀》上发表评论,COVID-19 control in China during mass population movements at New Year,评估延长春节假期的作用,并建议疫情爆发时用放假增加人们的社会距离,减少传染。华山医院的传染科张文宏主任作为通讯作者,在预印本medRxiv.org网站上传未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A descriptive study of the impact of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on the epidemics dynamics and clinical features of SARS-CoV-2 outbreak in Shanghai, lessons learned for metropolis epidemics prevention,总结上海防控做法。张主任不仅有网红的范儿,也也有学者的范儿。阅后没有读到特别新的信息。但发表论文本身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事情。在抗疫第一线工作的人,包括钟南山院士王辰院士张文宏主任,都在积极撰写英文论文,说明了论文的重要性,也说明了国际交流便利的重要性。临床医生写论文未必应该是要求,但无疑应该鼓励。说句题外话,我一直建议同事同行写教学论文,虽然在现有考核中基本上什么也不算,但把自己教学用心之处与同行交流接受同行检验,是也是教学的重要环节。

 

StreetInsider有篇WHO Team in Beijing的简讯,标题No Significant Mutation to Coronavirus多少令人安慰。主要的新信息是传染渠道的认定,Main transmission pathway is respiratory droplets, fecal, possibility of aerosol but this is not main pathway. 排泄物也是主要渠道。对于药物,“Only one drug with real efficacy, remdesivir”。如何有这个结论我不清楚,因为对比实验还没有结果。还有个结论尚待检验,“Outbreak cases could come back up as China opens up again”。其他都是人们耳熟能详,就不赘述了。药物试验完全是个科学问题,有篇博文挺有意思,《尴尬:200多项新冠临床试验,终将“一地鸡毛” 》。

 

养老院的防疫是个大问题。我直接感受到疫情迫切的就是母亲所在养老院年前封闭。看了财新网几篇报道,《武汉养老院现多例疑似新冠感染》《两月来,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福利院发生连续死亡》《一养老院八老人确诊送医 武汉养老院防控形势严峻》,觉得严格意义上的封闭措施很难实施,虽然非常必要。我们也算很幸运。母亲在养老院封闭前发烧,非常及时地好了。不然在过去两个月里发热,大家都害怕。

 

市教委赠送的抗疫物质来了。我到楼下取了快递。是桶84消毒液,没有最缺的口罩。家里物资准备其实很不充足。当时看到管轶教授访谈后,去药店买口罩,尚有普通口罩,但没有N95口罩。当时嫌弃没有买,接着去找N95,然后就什么都买不到了。真是所谓昨日爱答不理,今日遥不可及。酒精之类也没有,但是有SARS期间发的消毒水等,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失效。后来买到些消毒巾,给女儿带着,她比较怕死,但她没有要。口罩也不多。很有些空城计的意思,好在病毒暂时没有来。女儿说她以8元一个的价格订了10个。如果能顺利通关,太太的亲戚从美国寄来批口罩可能快要到了。

 

实施步行倍增计划。早晚两次每次五公里左右的步行。已经实施三天,步行公里数 (步数)分别为13.1 (21347) 8.1 (9657) 10.8 (17692)。早上一同去妻子单位,晚上再一起走回来。为减少距离,早上走条过去不太走的近路。往返步行避免乘公交车,只是比较费口罩。前天昨天气温回升,路上戴口罩有些难受。昨天晚上我已经单衣单裤,走急了还是有些热。幸好今天开始降温。路上如果周围数米没有人,我有时候也暂时摘下口罩。有些回到两三周前的感觉。

 

小区从昨天起出去领个临时通行证,进门时要查验。我觉得有些多此一举。真正没有临时通行证的也不能因此不让进。我昨天和今天早上晚上各领了一张。这简直是国情的缩影。听话的人会有些麻烦,不听话的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后果。所谓《春秋》责备贤者。

 

路过超市,人并不多。前天晚上去买些蔬菜。今天有在超市买了豆制品和蔬菜,还另外去两家超市买女儿建议的一种速冻饺子,但三家超市都没有。或许集中采购蔬菜的方式也可以中止。

 

期待上海市从一级响应变为二级响应,或许那样至少露天的公园可以开放。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20568.html

上一篇:夜半水声
下一篇:自语的音质—开博十一年记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6 00: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