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当得知你被炒鱿鱼后

已有 3031 次阅读 2019-5-5 12:51 |个人分类:武汉系列|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人的一生中难免被炒过鱿鱼。这时又该怎办呢?毕竟命运没在自己手里,别人说了算。想当年我在武汉的某所中学当英语代课教师。才教了半个学期,教得好好的。可是临放暑假前,校长找到我,很蛮横地对我说,你下个学期不要来教英语了!没跟我讲把我炒掉的原因。我就这样被学校莫名地炒了。

 

我这个人本来就是脾气没那么大的人。说不让我教书了,那就准备打道回府吧。武汉不是我的家。我还无牵无挂,正好回北方和家人团聚。可是就这么轻易地离开武汉,又心有不甘。毕竟从北方来南方还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以后未必再有机会了。所以还是想走走。放暑假了,学校团委要组织学生到江西庐山。我不是学生,没有资格参加他们的活动。但平常都教过他们。那为什么不试一下呢?于是我就找到负责团的工作的老师。问他我是否能和学生们一起去趟庐山。该老师一开始也很狐疑,我不是学生啊。后来还是看着我是老师的面上,答应我和他们一起去。有一个条件,我不能和学生接触过近。是啊,我的身份还是有别于学生的。当然,我的一切费用都是自己掏腰包了。

 

武汉到庐山很容易。顺长江而下到江西九江。庐山就在九江。九江的对岸依然是湖北的地盘。一宿的样子,我自己坐最低档次的仓位。那时也花不了几个钱,我还能负担得起。第二天早晨上岸。简单吃了点儿东西,便准备上山了。那时有汽车,我们没坐汽车。徒步走上去的。我就记得开始离开九江市准备上山时,见到路旁有卖一种粉红色的米酒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而且以后再也没见到。新鲜,我便买了一大碗喝了。味道真不错。酒味不重,但却解渴。有了这碗酒垫底,上庐山就没问题了。

 

在庐山有一周左右的活动。那时也没有旅游的概念。庐山上的人也不多。我记得到了庐山先要找地方住,都是很便宜的。爬了一天,人也累了。第二天才能开始活动。年轻就是好啊,有本钱。睡了一觉困顿疲乏的劲头都没有了。到了新的环境,心情必然也就好了起来。庐山具体有什么景致我现在也回忆不起来了。就记得有花径、美庐、五老峰,还有一个拍电影《庐山恋》的那个水库之类。

 

1980年,张瑜和郭凯敏主演了《庐山恋》,轰动一时。说庐山上曾有两家电影院,一家就放映《庐山恋》,终年不变。而另一家则放映各种电影,结果后者关张了。而只放映《庐山恋》却成为庐山的一张名片。后来,知道这件事情后,给我一个启迪,那就是抓住一个能坚持做下去的事情,那就做下去。将来一定会有成就的。就像我目前研究信息哲学一样,从1995年到现在,一直没有间断,终于小成气候。

 

庐山最有名气的一个景点就是李白隐居在庐山时写的那首风景诗:“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可是,“飞流直下”的“瀑布”不在庐山上,而是要从庐山后山下去,再走很远的路才能见到。那么最后大家一致决定,还是看看“紫烟瀑布”去。上山容易下山难。大家一行沿着盘山道来到山根下,从山脚下往山上看,终于“庐山真面目”也就看出个端倪了。平原上坟起高高的一座神奇的大山,还不感谢大自然的妙趣吗?

 

走到瀑布下面,真是令我有点儿失望。根本无法靠近,如果真想到瀑布下面去,恐怕又要爬很高的山。而且李白同志非常夸张,“三千尺”,“银河”之类,哪里有的事情啊。我目测大概也就有个几十米就不错了。如果丰水年,瀑布会壮观一些。我们去的那年,水量不行。瀑布也不给脸。反正我感到失望,认为被李白同志忽悠了一把。我觉得有点儿价值的是山下有个瀑布流下来的水的池塘,水凉飕飕的。大太阳下晒了大半天,赶快到池塘里泡泡,真是爽气。还有一些摩崖石刻,有米芾的字,很壮观。

 

下山了,意味着就要返回武汉了。可是,我们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走到庐山的星子镇。然后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到九江市乘船到武汉。李白同志,再见了。顺着公路,大家又冒着大太阳朝着星子镇奔去。这一路把我累得有点儿惨。关键是肚子饿。那也没办法,我就一边走一边摘些老乡种的豇豆吃。学生也饿啊,跟着我学。可却被团委书记批评了一顿。认为学生不应像我似的。看来,我还是被视为另类。管他呢,先不饿了再说。终于到了星子镇,那里有吃的。简单地填满肚子,在鄱阳湖边找地方休息吧。根本没有什么旅馆,我就在沙滩上挖了个坑,然后躺下,再盖上热沙子。听着鄱阳湖的涛声,很快就进入梦乡。解乏。

 

第二天上路,来到庐山五老峰南边的白鹿洞书院。这里还是值得一看。毕竟是天下第一书院啊。在那些著名建筑内往返穿梭。假装有了学问,其实什么也不懂。主要是因为书院有名,趁路过游览一下。但时间有限,没待多久便又上路。终于来到九江市内。上了晚班回武汉的江轮。第二天早晨回到武汉。

 

庐山一趟结束了。我心想该打道回府了。可没成想,校长又找到我,让我留下来继续教书。我当然高兴了,关键是我没必要回北方了。武汉毕竟还是大城市。就像现在的北上广深一样,对我的机会多些。通过这次被炒鱿鱼的经历,我认为别过早的下结论。有许多时候,不知对方是出于什么动机或压力,才把你炒掉的。也许是他一时冲动,也许是其他原因,也许是因为有人为我说了好话,也许是我不可或缺。无论如何,自己先不要过早表态,当然更不要去跳楼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177214.html

上一篇:中国戏曲博物馆
下一篇:信息的意义在于信息的作用

24 郑永军 戎可 张忆文 姬扬 谢力 王从彦 武夷山 徐耀 李学宽 张学文 韩玉芬 刘炜 宁利中 冯大诚 李斐 雷宏江 张晓良 郑强 张叔勇 李世春 杨正瓴 ljxm ncepuztf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