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羊蹄甲:冬日飞舞的蝴蝶

已有 989 次阅读 2019-12-8 11:39 |个人分类:天地风貌|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羊蹄甲, 洋紫荆, 红花羊蹄甲, 宫粉羊蹄甲

羊蹄甲:冬日飞舞的蝴蝶

邹桂萍

11月下旬,我到山东学习,适逢晚秋时节,红柿满枝,杏黄遍地,枫红百媚,楝树子日添金光,法桐叶新染柘黄,秋色美得淋漓尽致。忽而,冬天的脚步悄然来临,紫禁城已下了初雪,北国风光进入万物萧条的休养季。

1.jpg

回到广东,我发现,岭南地区猝不及防地一夜入冬,原本穿着短袖的人们一下子套上了毛衣,添了防风的外套。有人说,广东有6个月的夏天,1个月的冬天,剩下还有5个月是四季变幻莫测的季节。这种说法在我看来倒是十分贴切。在这里,一年四季都有绿植在生长,有鲜花在绽放,有草被在装点大地。而冬日里,除了美丽异木棉,最引人注目的花朵大概要属色彩艳丽、香气袭人的羊蹄甲了。

羊蹄甲属的植物种类繁多,植株多变,叶形优美,花色丰富,其中不乏为人称赞的观赏树种。该属植物约有600余种,遍布世界热带地区;而中国南方有40种,主要生长在北回归线以南(吕秀立等,2008)。在这个庞大的家族中,既有三层楼高的乔木,也有不及半米高的小灌木,还有攀援它物生长的藤本植物,可谓行走江湖,各有各的本领。凭借全盛期繁密的花朵,和令人惊叹的落红,它被人们誉为“兰花树”和“蝴蝶树”。

 

众芳争以嘉名兮,不知其所指

羊蹄甲属中有三个让人头疼的宝宝,它们的名字总是混用,一般人叫不出来。内地人口中的“洋紫荆(Bauhinia variegata)”,不是香港人说的“洋紫荆(Bauhinia×blakeana)”,也不是台湾人说的“洋紫荆(Bauhinia purpurea)”。内地人说的“红花羊蹄甲(Bauhinia×blakeana)”,不是香港人说的“红花羊蹄甲(Bauhinia purpurea)”;而“羊蹄甲(Bauhinia purpurea)”也不是台湾人说的“羊蹄甲(Bauhinia variegata)”。说到这里,我忽然对拉丁双命名的好处回味无穷。

为了方便,我们姑且把香港区花Bauhinia×blakeana称为香港羊蹄甲,把属长大人 Bauhinia purpurea称为紫羊蹄甲,而把Bauhinia variegata称为宫粉羊蹄甲。


羊蹄甲属不乏声名大噪之辈,其中最鼎鼎有名的,当属香港羊蹄甲,它不仅被塑金身供奉起来,还成为了一面代表香港的旗帜在全世界流动。香港羊蹄甲是大自然的一次无心插柳的杂交产物,根据2008年的一项研究,它其实是继承了紫羊蹄甲(母本)和宫粉羊蹄甲(父本)的DNA而形成的个体(紫鹬,2019)。紫羊蹄甲和宫粉羊蹄甲奉自然之命,以蜜蜂为媒,成就了一段美丽的佳话。如今,人们不认为它是一个独立的物种,因为它虽然花朵繁盛,却不能结果,无法自行繁育后代。而我们庭园中的香港羊蹄甲,都是经过扦插而生长起来的。

香港羊蹄甲的性状很不稳定,所以它的花形有的瘦长,有的宽大,有的居中,颜色由粉色到紫,不过大都宽大艳丽,格外惹人注目。它总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每当秋风吹起,树枝轻摇,花香氤氲,鸟儿歌鸣,就会让人忆起最美的青春年华。

香港羊蹄甲的花色多变,可能是遗传了它的母亲紫羊蹄甲的缘故。紫羊蹄甲是羊蹄甲属的代表物种,即大名鼎鼎的属长大人,它名虽带“紫”,实际上花多是淡粉色的。由于花色很淡,而花瓣瘦长,紫羊蹄甲可谓相貌平平。


犹记得,村里小学的沙土操场上栽植了一排紫羊蹄甲,每年花开季节,绿树涂了点点淡粉,随着秋风相送,阵阵清香扑面而来。走在树下,常有一两片花瓣轻盈地从天而降,快乐地飞舞到我的头上、肩膀上,还没等我抓住它,它又调皮地随风飞走了。它就像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女,怀揣梦想,自由自在,独自离枝去闯荡,化作春泥更护花。

在紫羊蹄甲的树上,我们经常见到长条状的荚果,由嫩绿变为褐色,从平直变得扭曲,然后扁平状的种子就会落到地上。在每年春夏的雨后,羊蹄甲的种子开始发芽,长到半尺时通常有了叶片,这时我们就会满心欢喜地把它移栽到别的地方,只是没过几天它就不了了之了。

有趣的是,能生育后代的紫羊蹄甲其实只有3枚雄蕊,而不能生育的香港羊蹄甲却遗传了宫粉羊蹄甲的性状,拥有5枚雄蕊。而且,紫羊蹄甲一般秋季开花,冬春专门孕育荚果,香港羊蹄甲却能全年花开不断。

 

蝴蝶飞上花枝兮,绿植以为被

羊蹄甲长着羊蹄状的叶片,有人说它像苹果,有人却说它像蝴蝶。这听起来似乎荒诞不经,倒也有几分可信。你看它两边对称,先端分裂,多像一个对半切开,再从底部挖去一半芯的苹果。说它不像蝴蝶吧,我试图在纸上画下它的形状,却怎么看怎么像蝴蝶:那是一只边缘圆润,而且假设前后翅外缘相连的蝴蝶。


其实,羊蹄甲宽大的花瓣最像蝴蝶。看,除了颜色较深的那一片花瓣,剩下的不就是栩栩如生的蝴蝶翅膀吗?每当小鸟从轻盈的花枝上弹走,枝条带动花朵晃动,这些艳丽的花朵多像一只只飞舞的蝴蝶!

羊蹄甲的花朵不但可以观赏,还能食用,在百花谢幕的时候,它为鸟类提供了宝贵的能量,让它们安全度过广东人“靠抖取暖”的冬季。在早晨和黄昏,绣眼鸟和太阳鸟各自呼朋引伴,欢蹦乱跳,从羊蹄甲的一个花枝飞到另一个花枝上,品尝着羊蹄甲花朵的芳香。


不知是因为小鸟的诱惑,还是受到黄花菜的启发,人们也开始品尝宫粉羊蹄甲的花朵。在西双版纳,傣族和基诺族人民用宫粉羊蹄甲的鲜花炒菜,而哈尼族还会用它的嫩茎叶和幼嫩的荚果来炒食或做汤。其实,宫粉羊蹄甲中的氨基酸含量比黄花菜还高,可谓营养价值很高(许又凯等,2004)。不过,对于爱花人士来说,宫粉羊蹄甲的美丽就已经秀色可餐了。

和紫羊蹄甲一样,宫粉羊蹄甲虽有“粉”名,颜色也不尽是粉色,它有可能是紫红的。它花期全年,花瓣比较宽大,有5枚雄蕊,当花色相近时,它和孩子香港羊蹄甲十分神似。不过两者最大的区别是:宫粉羊蹄甲会结果。


我和紫羊蹄甲可谓“两小无猜”,我也一直深信自己懂它。而当我认识香港羊蹄甲时,我就修改了认知:羊蹄甲有两种,一种淡粉、花瓣瘦长、会结果,一种紫红、花瓣宽大、不结果。后来,这种认知又被紫红、花瓣宽大、结果的宫粉羊蹄甲颠覆了。再后来,首冠藤(深裂叶羊蹄甲)闯入了我的视野……

对每个个体来说,大自然的有趣就在于自己每一次全新的发现。而借助科技和网络的力量,这种发现也让我们的知识更加全面。

我最近就发现,羊蹄甲中有些小灌木是石漠化地区植被恢复的先锋树种。比如,鞍叶羊蹄甲个性坚韧,抗炎热,耐干旱,不畏贫瘠,生长很快,因此适合栽种在植被破坏严重的地区,可以帮助退耕还林。另外,羊蹄甲的树干含有单宁酸,可用于对兽皮进行化学处理,从而将其制成柔韧耐用的皮革。也有人用它来当植物染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1209221.html

上一篇:人见人爱的短穗鱼尾葵

2 栗茂腾 杨卫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30 0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