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桂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博文

曲纹紫灰蝶:苏铁上的“小妖精” 精选

已有 4239 次阅读 2020-5-25 23:12 |个人分类:天地风貌|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曲纹紫灰蝶, 苏铁绮灰蝶

曲纹紫灰蝶:苏铁上的“小妖精”

邹桂萍

曲纹紫灰蝶又叫苏铁绮灰蝶,是一种寄生在苏铁上的小型蝴蝶。它的成虫在铁树上产卵;卵孵化后,幼虫以铁树叶片为食;蛹期过后,它在铁树上破茧而出,羽化成蝶。

蝴蝶是昆虫界的百变精灵,它一生经历卵、虫、蛹、蝶四个阶段,成虫翅膀的斑纹不但有正反面的区别,而且还有雌雄的差异。曲纹紫灰蝶成虫的形态与另外几种灰蝶(咖灰蝶、棕灰蝶和长尾蓝灰蝶)相似:从翅膀的正面看,这些灰蝶通常都带有蓝紫色的光泽,雌蝶色彩略显暗淡。从翅膀的背面看,它们翅膀的中后部都有褐色的带状横斑,外侧有白色边缘;它们的臀角有大黑斑,其边缘还有黄色斑块。

DSC_2042副本_副本.jpg

DSC_1903副本_副本.jpg

几种灰蝶的“撞衫”外形经常让“脸盲”的新手观察者如入云里雾里。我就曾经在破解它们身份的时候感到困惑。那时,我拿着摄影照片和蝴蝶图鉴比对,发现鉴别灰蝶就像在玩一个升级版的“找茬”游戏:它要求玩家从蝴蝶翅膀的色泽、黑斑的数量、眼斑的差异等方面小心翼翼地进行观察和区分,最终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后来我才发现,曲纹紫灰蝶长在翅背臀角处的眼斑是它的一组独特密码。它的臀角处有一大一小(或一大多小)的黑斑,黑斑外缘一侧嵌有橙黄色斑纹,一侧嵌有亮白色斑纹。其中,大黑斑的外缘黄色偏多,而小黑斑的外缘白色偏多。作为鉴别游戏的玩家,我收获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和成功通关的喜悦,同时鉴别蝴蝶的技能也得到了提升。

从正面看,曲纹紫灰蝶的雄蝶翅膀除了边缘的黑线以外,鳞片基本都带有蓝紫色的金属光芒,而雌蝶基本为黑灰色,只有靠近腹节部分带有几丝蓝紫色光芒。除了外表比较靓丽,雄蝶相较于雌蝶也比较活跃。雄蝶似乎有无限的精力,总是在草丛中、灌木上飞来飞去。我甚至见过一只雄蝶“霸占”了一株红桑,一旦有其它雄蝶靠近,它便立刻进行驱赶。在繁殖季,有时同伴已经成双成对、相互交尾了,附近的几只雄蝶还是迫不及待地赶上去凑热闹。

DSC_1399_副本.jpg

曲纹紫灰蝶的成虫不过成人指甲大小,它的卵纤细如针,1龄幼虫体长不过1毫米,蛹的长度约为1厘米。曲纹紫灰蝶变态速度很快,约20天就完成了一个世代。神奇的是,曲纹紫灰蝶的幼虫和蛹具有不同的色型。研究人员发现,曲纹紫灰蝶的幼虫喜欢躲在苏铁树干顶部的海绵体中,或在卷曲的羽叶内,其体色有青绿色、青黄色、棕黄色和紫红色等,这种变化可能和幼虫的年龄以及密集程度有关。

曲纹紫灰蝶的幼虫如此纤弱,除了依靠苏铁隐蔽起来,它还能怎样保护自己呢?其实,这些幼虫能够从背腺中分泌出蜜露,引来大量的蚂蚁前来吸食。蚂蚁尝到了甜头之后,就会长期陪伴在幼虫左右,不许其它动物来动它的“奶酪”。于是,曲纹紫灰蝶的幼虫用蜜露作为报酬,聘请了蚂蚁这帮凶猛的雇佣军,从而使得自己避免遭到天敌的捕食。对于人类来说,曲纹紫灰蝶幼虫和蚂蚁共生的习性便于我们在苏铁的嫩叶上寻找它的踪迹。

曲纹紫灰蝶的蛹相对容易见到,不过想要见证蝴蝶羽化就需要一定的运气了。我曾经有幸目睹它羽化的一幕:它的蛹像是一个胶囊,上半部分已被撕裂。蝴蝶是倒立的,它的尾部向外翘起,腹节清晰可见,其上附有灰黑色的绒毛,腹节的接合处还带有紫色金属光芒。它的翅膀像被人整齐折叠过,紧紧地贴在蛹的内壁。上方的一侧是它的臀角,在那里可以看到橙色的尾斑,这些斑点再次证实了它的身份。

DSC01185_副本2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DSC_1555 副本_副本.jpg

DSC_1769副本_副本.jpg

羽化之后,曲纹紫灰蝶借助高超的伪装技能来进行自保。当曲纹紫灰蝶停留时,它会调整自己的姿势,让头部朝下,后翅向上翘起,利用错位让天敌产生错觉。它翘起的臀角长有色彩明亮的眼斑,黑斑上甚至还有金属蓝色的“眼影”,在阳光下熠熠夺目。为了进一步取信于敌人,它还会来回移动后翅,让尾突随之摆动,有时它也会独立晃动尾突,模仿头顶触角的动作。假如天敌上当了,误将它的翅尾当作头部,那么遭受攻击的曲纹紫灰蝶可能会失去翅尾,但是却可以保住宝贵的性命。我在野外见到不少失去翅尾的曲纹紫灰蝶,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从天敌手中逃脱的幸运儿?

白头鹎喜欢以曲纹紫灰蝶为食,有时两者在空中周旋,曲纹紫灰蝶在白头鹎的爪牙之间艰难逃生。不过,在曲纹紫灰蝶聚集繁殖的时候,因为蝶数众多,争先恐后,而且交尾中的蝴蝶视野不佳,行动迟缓,这时就是白头鹎进行突袭的最佳时期。白头鹎悄无声息地飞入苏铁丛的中心,不到一分钟便偷袭成功,嘴里叼着战利品飞走了。

从苏铁的角度来看,曲纹紫灰蝶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害虫,它驻食苏铁的嫰芯和新叶,驻空苏铁的叶柄,导致苏铁羽叶残缺不全,影响其观赏价值,严重时还会导致植株死亡。从曲纹紫灰蝶的角度来看,苏铁为它提供了托儿所和庇护港,使它得以完成华丽的蜕变和生命的延续。


PS:张叔勇老师曾经拍过一组非常精美的曲纹紫灰蝶照片:

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4206-1079877.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75292-1234945.html

上一篇:灰蝶的智慧:壮士断臂
下一篇:自带“钻头”的棉红蝽

3 冯大诚 杨卫东 张叔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01: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