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husiasm73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thusiasm730

博文

续论雷峰塔的倒掉——评红黄蓝事件

已有 8490 次阅读 2017-11-25 09:4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从崇轩先生的通信②(二月份《京报副刊》)里,知道他在轮船上听到两个旅客谈话,说是杭州雷峰塔之所以倒掉,是因为乡下人迷信那塔砖放在自己的家中,凡事都必平安,如意,逢凶化吉,于是这个也挖,那个也挖,挖之久久,便倒了。一个旅客并且再三叹息道:西湖十景这可缺了呵!——鲁迅:《再论雷峰塔的倒掉》,1925年2月23日,《语丝》周刊)

     鲁迅写《再论雷峰塔的倒掉》,说西湖边的雷峰塔,由于传说能镇妖辟邪,于是经常有人偷砖拿回家放着。日积月累,终于有一天,雷峰塔不堪重负,轰然倒掉了。

     从红黄蓝亲子园虐童事件里,我除了惊讶于人性的极端丑恶外,更分明看到社会信任的坍塌。

     今天是红黄蓝,明天是青绿紫,后天是黑白配?你很难猜透,这究竟是一个开头,还是一个结尾。

     红黄蓝事件,表面是伤害了我们的孩子,而实质上是伤害了整个社会。你以为处理了这几个变态的禽兽就完事了吗?你以为关闭了这家幼儿园就完事了吗?

     还有许多恶在我们眼皮底下肆意妄为,还有许多毒在我们身体里四处流淌,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受害者,也可能是施暴者。

     在这桩事件里,我看到的是无处发泄的愤怒,我感受到的是无处不在的恐慌。每个人都想要安全感,而每个人都得不到安全感。大人没有安全感,小孩没有安全感;富人没有安全感,穷人没有安全感;有权者没有安全感,弱势者更没有安全感。

     是的,你以为有钱就能解决一切了吗?你送你的孩子上一个月5500学费的高级幼儿园,结果你的孩子依然被针扎,被关黑屋,被喂药吃。你永远不会知道,那几个用针扎你孩子的禽兽,是怎样咬牙切齿的在你孩子身上发泄对社会的怨毒。你不会知道,她们毕业于哪所幼教机构,是否经历过足够专业的训练,是否经历过严格的考核;你不会知道,她们在幼儿园里拿着多少钱一个月的工资,回家是否也有孩子要养,日日担心下个月的房租要涨;你不会知道,办一个幼儿园有多少关系需要打点,巨额的学费花去了何方……

     你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你也不用完全知道。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明白,社会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由一个个分散的个体所组成,今天在别人身上,在别的孩子身上发生的事情,理论上都有可能发生在你身上,你的孩子身上。

      所以,如果生活在一个充满怨恨,互不信任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无法幸免。

      我们的孩子上学了,我们都希望孩子遇到最好的老师,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可是在现实里,大多数的老师没有你们想象的过的好,他们拿着微不足道的收入,干着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担负着过高的道德要求。我们的家里人生病了,我们都希望去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而事实上,要培养出一名优秀的医生有多么难!他们还要承受不堪重负的工作量,面对危如累卵的医患关系,担心不可理喻的袭医者。我们的孩子大学毕业了,我们都希望孩子能够顺利的找到一份工作,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幸福的生活下去。但是走上社会,你会发现大学里所学的东西有不少与真实需求脱节,要找工作的大学生有那么多,好的岗位又如此少,即便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一个好工作,还要面对高企的房价,子女读书,老人看病等难题。

每个人都想快速致富,每个人都只想享受权利,每个人都习惯抱怨他人……。无论是鲁迅的《野草》,还是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无论是勒庞的《乌合之众》,还是汉娜.阿伦特的《平庸之恶》,这个社会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如此千头万绪,错综复杂的乱象,是如此光怪陆离,匪夷所思的种种怪像,是如此让人耳不忍闻,目不能视的惨象。我们都觉得不安全,都觉得不对劲,但是我们都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或者说,有人知道原因,但是不敢说出来。

普通人的人生,是何等的艰难?

     我们的社会,需要让普通人,普通劳动者的权利得到保障,人格得到尊重,居有定所,病有所医,幼有所教,老有所养。只有在这样的社会里,我们才能把红黄蓝事件发生的概率降到最低,我们才能让那些人格扭曲变态的病人减少。

       一个人健全的人格不是与生俱来,需要慢慢培养;

一个社会的信任不是天然形成,需要合适的土壤;

一个政府的权力不会自我约束,需要进行监督和制约。

     无论种下什么样娇艳无比的恶之花,都只能结出剧毒无比的恶之果。

     希望我们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不要再闻到寒意彻骨的气息。

     希望我们能对生命心存敬畏,对他人心存善意,不要让信任的雷峰塔,再次倒掉。

     那些人,你们听到了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3906-1086733.html

上一篇:问候一声科学网的老朋友们,您们还好吗?
下一篇:感谢您!尊敬的谢和平校长

43 侯沉 姬扬 陈楷翰 吕乃基 李东风 黄秀清 孟佳 刘建彬 姚小鸥 杨正瓴 武夷山 范运年 雷宏江 李学宽 李世春 杨金波 范振英 林之絮 李莉 王恪铭 高建国 李颖业 王庆浩 蔡宁 孙志鸿 韩玉芬 朱志敏 张江敏 邵鹏 郭奕棣 刘建栋 白图格吉扎布 王华民 姜玉梅 王善勇 白龙亮 聂广 田灿荣 孟庆仁 黄健 李兆良 邢志忠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9 21: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