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1955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g195544

博文

医生绝不能为了小利而丢弃仁心

已有 1657 次阅读 2020-1-17 06:05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小利, 仁心

医生绝不能为了小利而丢弃仁心

在急诊室初步被确诊为了带状疱疹,于是我听从急诊大夫的推介,重新挂了皮肤科的号,改看皮肤科。

为我诊疗的皮肤科医生是位年轻的女大夫,因为带着口罩、眼镜,无法看清她的长相。她在看了我的腰部、胸部、背部的病态状况后,即做出了就是带状疱疹的明确诊断。既然已确诊,接下来的就是做出治疗安排。治疗的内容很丰富,包括:注射针剂、输液、红光照射(学名为“光子治疗仪”照射)、外敷药及吃药。尤其是在吃药方面,这位女医生嘱咐得很是细致,对某一味药的具体吃法精确到了每一日,例如:初期每日服法,中期每日服法,末期又该几粒,在药单子上注明得清清楚楚。之后我也确实是严格按照这位皮肤科女大夫的要求认真服药,没有丝毫地懈怠。最后她又叮嘱我们夫妻二人,说:带状疱疹是有传染性的,夫妻要分床睡;吃饭碗筷等餐具要专用,并采取分餐制,碗筷要每天消毒;二人说话也要离得远些,避免空气传播病菌等等。回到家后,我们真的严格照办,一丝不苟。

去皮肤科的治疗室照红光,病人需要裸露患病位置,将患病体肤置于红光的照射之下,以取得令疱疹表面干爽并快速结痂的目的。我按照护士的要求,躺在了一张专用的病床上,病床上铺设着一块皱巴巴的一次性床单,一个用一次性床单包裹着的小枕头丢在床头。因是初来,不太了解情况,并感觉治病要紧,未去想有什么不正常。第二天再去照射,看到前面的病人照射后离开的病床上床单皱巴巴的,护士不做任何打理,便让我接续着接受治疗。虽然有想法,但仍然未说什么。第三天再去照红光时,我问护士,带状疱疹是有传染性的,你们难道不换床单吗?护士讲,我们每天都换,但为了节约成本,只是每天换一次。护士还讲:带状疱疹只对婴儿传染。言外之意,你不是婴儿,对你是不会传染的。我讲:你们的皮肤科大夫在给我诊治时,明确讲带状疱疹是有传染性的,且要求我一定要做到三个隔离,我随即将大夫当天对我讲的三点介绍给了护士。护士反问我,是哪个大夫讲的这些话,他(她)到底懂不懂?我回答,第一,我没记住大夫叫什么名字;第二,难道门诊大夫还不如你一个小护士懂得多吗?

我不愿意与这位高声大嗓的护士多讲话,便开始接受治疗。其间,我打开手机上的浏览器,查找关于带状疱疹是否有传染性的介绍,浏览器上有很多这方面的意见,但基本众口一词的介绍是,在患病期间,疱疹是有传染性的,特别是未治愈疱疹渗出的液体会感染到他人。

有了门诊大夫的要求,再加上网络上的经验之谈,我便有了底气。半个小时的照射时间到了,我穿戴好之后,向刚才的护士要意见本,我要向医院反映我的意见。她讲他们没有意见本。我又问,你们科谁是当班领导,我要与领导面谈。护士称,我们没有当班领导,但有一位大夫在值班,你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她)。

我于是去了医生值班室,值班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女大夫。

她在听了我的意见后,说了一句话,令我有些意外。她说,我就是那天接诊你的医生。因为那天接诊时,她戴着一个几乎遮住多半个面孔的大口罩,当然无从记得她的模样。我心想,有她在,我这个理就更好讲了,毕竟她在接诊的第一天为我做了很好的预防疱疹交叉感染的医普,使我由一名带状疱疹盲成为了略知带状疱疹的人。

我对大夫讲了我的意见,称不换床单可能会出现交叉感染的可能,原因你是十分清楚的。我还对她讲了护士对她的病人隔离理论持怀疑态度的做法与言论。她问,是哪个护士讲的?我把刚才值班的护士叫了过来,让他们当面对质,目的是想证明我的意见的正确性。可是我失算了,此时曾经令我尊重的女大夫与那个伶牙俐齿的女护士迅速联合了起来,开始局部否定带状疱疹具有传染性的说法。女大夫讲:那天之所以让你们夫妻隔离,是因为我看到你们是老年人,因为老年人抵抗力差,当然要让你们隔离了。护士帮腔:在我们医院从没有听说因为不换床单而导致交叉感染的事情。

我迅速调整我的思维,开始据理力争。

我说:我看到在这里做红光照射的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难道来这里的老年人就不应该注意交叉感染的问题吗?

你们说从未出现过交叉感染的病例,但来的病人都已经是带状疱疹的患病者,即使是被感染了,因此而使病情加重了,估计他们也想不到是交叉感染的原因,只会想是自己的身体原因,导致病情加重了。

女大夫又开始为他们不更换床单找借口了,为了节约成本,我们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少更换床单就是如此之举。护士又跟着帮腔:你要怕感染就自己带个床单过来呀。

我讲:按你们的逻辑,为了节约成本,是不是注射用的针头都要改成公用,这样你们当然会节约成本的。如果谁要是怕交叉感染,就自带针头过来。

医生讲:二者间没有可比性,针头是收了病人的费用的。

我讲:更换床单也可以收费,为了病人着想,合理的收费我们病人是认可的。你们去打听一下,有哪个病人因为一次性针头使用收费而找医院闹事的?

我继续讲:退一步讲,即使是去住旅馆,所有的被前一位客人使用过的、接触过体肤的用具都是要更换的,他们不一定都是病人,但为什么更换,个中原因你们很清楚,不用我多讲。旅馆如此,而来你们医院皮肤科照射红光的百分百都是病人,反而你们为了节约经费却不讲究了,这个问题你们能解释清吗?

我最后对那个医生讲,护士因为医学知识有限,可以说一些浅薄的话,但你是医生,绝不能为了一点点的小利而违背自己的初衷,讲一些不符合医道的话语。

医生与护士无话可说了。医生嘱咐护士,从明天起给这位病人更换床单。然后嘱咐我,周末请按时来我这里复诊,继续给你开药。

我未置可否地离开了这家医院的皮肤科治疗室。

第二天再去做红光照射,果不其然,当班护士(不是头天值班的护士)竟然破例为我更换了床单。但我却丝毫没有满意的感觉,因为通过观察发现,只是给我一个人更换了床单,其他病人在照射红光期间依然故我,未做改变。如果套用一句百姓俚语就是:会提意见的有干净床单铺,不会提意见的只有躺在被污染的床单上。

之后,我没有履行与那位皮肤科女医生的约定再去复诊,而是改去了别的医院就诊。虽然还有几次红光照射安排,我也给放弃了。

看到过一篇文章,其中有这样一句话被我记住了:“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话讲得有些绝对,但不无道理。都说“医者仁心”,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可在这家医院我看到了什么呢?缺乏仁心。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没有全部兑现救死扶伤的天职理念,反而是在给病人添伤。不是吗?用一张皱巴巴的床单打发每一位病人,就是在给病人添伤,绝不是扶伤。

在这家医院结算大厅的墙壁上,醒目地悬挂着16个大字:姓军为兵,服务人民,救死扶伤,精益求精。在大厅里还同样醒目地挂着两个医学界名人誓言及一位伟大的医学家的精神,两位医学界名人是希波克拉底和南丁格尔,另一位伟大的医学家是白求恩。被医学界尊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其誓言中有这样一句话,能够为我的意见作为佐证,即:“我要竭尽全力,采取我认为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不能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墙壁上的白求恩精神是这样注释的:“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热忱。”而该医院对南丁格尔精神的解释是:“用自己的爱心、耐心、细心和责任心去好好对待照顾每一位病人。”望着这些誓言、精神,我不知道,医院悬挂这些文字是给谁看的?给病人、给前来视察的领导,抑或是给本院的医护人员?不得而知。因为医院仅仅是做了一些表面的文章,其医疗的整个过程却有着太多不符合上述精神的实质与破绽。

写于2020年1月17日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94970-1214566.html

上一篇:忽然想到了“东施效颦”
下一篇:闻《春节序曲》响起,又是一年新春到

7 刁承泰 王安良 杜占池 汪育才 梁洪泽 吴明火 search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15: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