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赵洪钧的寒温统一观

已有 321 次阅读 2020-3-31 10:46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赵洪钧, 寒温统一

赵洪钧(1945—),河北威县人,1969年毕业于原第七军医大学,1978年考取中国中医研究院首届中西医结合研究生,专攻东西方比较医学史。1981年毕业,之后,在河北中医学院任教。1996年辞去教职,辞职前为该院副教授。1990年10月应特邀出席东京第6次国际东洋医学会,作“近代中医在中国”报告。1998—2000年在英国行医1年半,2000年之后主要在故乡行医写作。2006年12月—2007年1月,应邀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安徽中医学院深圳市中医院等地讲学。著有《近代中西医论争史》(安徽科技出版社,1989年)、《内经时代》(1985年内部)、《中西医比较热病学史》(1987年内部)、《伤寒论新解》(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6年)、《希波克拉底文集》(译著,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8年)、《中西医结合二十讲》(安徽科技出版社,2007年)、《医学中西结合录》(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年)、《赵洪钧临床带教答问》(人民军医出版社,2010年)。

赵氏认为,伤寒学和温病学应该统一,但温病学说只是在枝节上冲破了伤寒学说,没有冲破伤寒体系,更没有冲破中医体系。在这个基础上,参考西医完成两者合流,应是伤寒和温病学说的再一次飞跃。没有西医可供对照时,可以说伤寒与温病是两类性质不同的疾病。两者病因不同,病机不同,邪气侵犯人体的途径不同,辨证理论不同,治法不同。但仲景所研究的,显然也是感染性疾病或传染病,否则不会在十年内,他的家族因病死亡三分之二以上,死于伤寒者占十分之七。事实上,仲景时代已经有了温病学家研究的多数传染病。研究对象全同,两者又同在中医体系之中,为什么不能统一呢?

温病之说,不但见于《伤寒论》,也见于《黄帝内经》,不能认为“温病”就是新病种。从西医观点来看,新病种只能在很封锁的民族中形成。即本来是不新的,因为封锁的解除,病种传到大的、不封锁的民族那里,就是新病种,热病尤其如此。总之,他以为微生物(主要是病毒)的轻微变异,可引起局部传染病小流行,不能视为新病种。

1.关于病因的统一

1)病因种类:吴又可的疠气或戾气学说,很快被中医抛弃了。中医的外感病因说仍然限于风寒暑湿燥火(其实就是寒热燥湿四因)。而外感六淫说是《黄帝内经》即已提出并定型了的。总之,温病学家并没有提出新的病因,两者的统一不用再做什么工作。

广义的伤寒在仲景之前就包括温病,所以六淫都可以引起伤寒。吴瑭说:“温病者有风温、有温热、有温疫、有温毒、有暑温、有湿温、有秋燥、有冬温、有温疟。”显然六淫都可致温病。不但如此,温病还包括温疟和温疫。引起温疟和温疫的病因是什么呢?读者试看自《黄帝内经》至晚清医书,除吴又可外,只有少数人偶尔提到疠气二字,却从无人说它不属于六淫。人们仍习惯地认为,风寒湿三因致疟。温疫则是非时之气所致。总之仍不出六淫。

吴又可对非时之气导致温疫的旧说,批判得淋漓尽致。所以,尽管非时之气可以看作很有价值的假说,却经不起严格推敲。请看吴氏的批判:

“春温、夏热、秋凉、冬寒乃四时之常,因风雨阴晴稍为损益。假令春应暖而反多寒,其时必多雨;秋应凉而热不去者,此际必多晴;夫阴晴旱潦之不测,寒暑损益安可以为拘,此天地四时之常事,未必为疫。夫疫者,感天地之戾气也。戾气者,非寒、非暑、非暖、非凉,亦非四时交错之气,乃天地别有一种戾气,多见于兵荒之岁,间岁亦有之,但不甚耳。上文所言,长幼之病多相似者,此则为时疫之气,虽不言疫,疫之意寓是矣。”(《温疫论·伤寒例正误》,浙江省中医研究所《瘟疫论评注》,人民卫生出版社,1977年)

《伤寒论》原书通论风寒暑湿(火是多余的病因,见第八讲),唐代的孙思邈作《千金翼方》时,把痉湿暍从中析出,后人更把它们归入杂病。于是,似乎伤寒病因只有风寒。为统一寒温,我们有必要走回头路,承认风寒暑湿均可引起伤寒,即伤寒需再回到广义的伤寒去。

不过,读者应该知道,从明代开始,伤寒学实际上只讨论风寒。而且认为,风寒不宜凿分,风应该统于寒。

为什么风寒要统一于寒,旧作《伤寒论新解》中有比较好的解释,已在第八讲引用。此处从略。《伤寒论新解》不是为寒温合流而作,主张伤寒的概念越准确越好。所以认为伤寒的病因就是寒。

2)关于伏邪说:病因学方面,温病学不同于伤寒学的突出理论即伏邪说。不过,此说也不是温病学家的创论,而是源于《黄帝内经》。《伤寒例》同样多次提到伏邪说,我们不必考证此说是否仲景原文,因为即便是王叔和所集,也是早在温病学家之前的学说。

不知道读者是否想到过,伏邪之说实际上是对外感六淫说的一大威胁。直觉不能接受风寒或六淫侵入人体,却不立即发病而潜伏半年再发为温病说法。吴又可对此说的批判非常精彩。为方便读者,先予引出。

“风寒暑湿之邪,与吾身之营卫,势不两立,一有所中,疾苦作矣,苟或不除,不危即毙。上文所言冬时严寒所伤,中而即病者为伤寒,不即病者,至春变为温病,至夏变为暑病。然风寒所伤,轻则感冒,重则伤寒。即感冒一证,风寒所伤之最轻者,尚尔头疼身痛、四肢拘急,不能容隐。今冬时严寒所伤,非细事也,反能藏伏过时而发耶?更问何等中而即病?何等中而不即病……何等中而不即病者,感则一毫不觉,既而延至春夏,当其已中之后,未发之前,饮食起居如常,神色声气,纤毫不异,其已发之证,势不减于伤寒?况风寒所伤,未有不由肌表而入,所伤皆营卫,所感皆系风寒,一者何其懵懵,藏而不知,一者何其灵异,感而即发。同源而异流,天壤之隔,岂无说耶?既无其说,则知温热之原,非风寒所中矣。”(《温疫论·伤寒例正误》浙江省中医研究所《瘟疫论评注》人民卫生出版社,1977年第1版)

   读者可能要问,西医不是也有微生物潜伏之说吗?为什么六淫不可潜伏呢?我想,喜欢思考而悟性又较好的人,很容易对伏邪说产生怀疑。读一下吴又可的见解,更能有所启发。这样说并不是要彻底否定伏邪说。此说确是古人的一种天才假说,也说明古人确实发现有些热病不能用新感六淫来解释。那时,伏邪说是比较好的假说。不过,把伏邪说理解为传染病的潜伏期,自然也可以。确有不少传染病可以潜伏数月,这样理解,就是对“戾气”说的补充。

2.关于受邪途径的统一  最早提出温病受邪不同于伤寒的人是吴又可。他说:“邪从口鼻而入,则其所客,内不在脏腑,外不在经络,舍于夹脊之内,去表不远,附近于胃,是为半表半里,即《针经》所谓横连膜原是也。”

叶天士据以发挥,说:“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这就是后人说的十二字纲领。今天看来这不是什么大发明。在古代,提出外感侵犯人体可以不通过体表(即皮毛),却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创新精神。所以,尽管至今还有人反对叶氏的这一纲领,仍应认为这是不同寻常的贡献。若从中西医热病学合流的角度看,叶氏之说实为中西医理论的一大接近。西医承认传染病可以通过皮肤(即接触)传染,但认为以呼吸道、消化道传染最多。风寒袭人由皮毛而入,是《黄帝内经》的成说。仲景没有说风寒不能由口鼻侵入人体,也没有说一定从皮毛侵入。所以,《伤寒论》并不排斥邪气从口鼻而入。我们说外感既可侵犯体表,也可从口鼻而入,伤寒学与温病学就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不过,说温邪上受,从口鼻而入,却又肯定它首先犯肺,也待推敲。为什么从口入,不是首先犯胃呢?至少,犯胃的机会与犯肺略等。犯胃之后该如何逆传,如何顺传呢?看来,我们带着怀疑的眼光去读书,就会发现问题。这不是专门挑刺儿。倘能多读书,则知叶天士本人也承认,“口鼻均入之邪,先上继中,咳喘必兼呕逆Zaozi008胀。”可是,一旦犯胃,病就在里,在中医体系中找不到胃与表有关的说法。故叶氏坚持首先犯肺、先上继中之说。

3.关于辨证理论的统一  伤寒辨证以六经为主,同时暗含了八纲和卫气营血。伤寒家的三纲鼎立说,就是营卫辨证,所以,温病学的卫气营血辨证理论并非伤寒体系所不容。叶天士说:温病“辨营卫气血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大异也”。如此说来,营卫气血是伤寒和温病共有的辨证理论。不过,先看看两家辨证理论的不相容之处:

1)叶天士提出,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又说,肺主皮毛等。吴瑭据此发挥,说凡病温者,始于上焦,在手太阴。伤寒起于太阳之说,一开始就和温病起于太阴,表面上不相容。于是,脏腑理论必须在新理论中贯彻到底。我们知道,仲景体系中不很需要脏腑说。比如,伤寒出现神昏谵语,在仲景是典型的阳明胃家实证的表现。膈上瘀热证,按说应该是肺受邪,但仲景不这样看。小青龙汤证按说是典型的寒邪袭肺,仲景却认为是心下有水气。

2)伤寒虽可直中,但总以由皮毛而入从太阳起病为多。故一般由表传里,伤寒一般先见表证,而且表证特别受到重视。起病应先治表,就顺理成章。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虽然使初起便有神昏者得到合理解释,可是温病也有表证就不很好说。好在中医原有肺合皮毛之说,叶天士找到退路。到吴瑭竟放弃肺合皮毛、主表之说。于是,无论初起用桂枝还是用辛凉解表,都没有根据。所以,即便自温病学本身看,其说也不能自圆。

3)《伤寒论》有太阳膀胱蓄血证、桃仁承气汤下瘀血证等,但和温病热入血分用清营凉血的血分证含义不同。清营凉血法确是温病派的一大贡献。有必要将热入血分证纳入新的体系。

4.关于治法的统一  叶天士说:“(温病)辨卫气营血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也。”所以,伤寒温病的最大不同,倒是在治法上。具体来说,温病不同于伤寒的治法有:①初病解表不用辛温,而用辛凉;②热入血分用清营凉血法;③有神昏用开窍法,此为伤寒古法所无;④息风止痉法;⑤滋阴养液法。此外如清气法、和解法在仲景已有,但温病家具体治法更细致,可补其不足。总之,新体系中应能容纳伤寒、温病两家治法。

自吴瑭作《温病条辨》至今,已近二百年。其间温病学或广义的伤寒学有无重大进展呢?应该说没有。假如没有西医传入中国,中医热病学会不会融为一体呢?笔者认为至少可能性很大。就目前趋势看来,寒温融合不是不可能,而是由于西医热病学的飞速进步,使得这种融合的必要性不那么迫切了。换言之,社会对传统的热病学进一步发展的需求不很强烈了。中医界再出现吴又可、叶天士等那样的创新人物,不大可能了。

为什么?因为西医热病学的飞速发展,不但在理论上解决了中医体系内不可能解决的问题,而且在临床上对多数病种的疗效超过了中医。至于预防方面,西医的发明更是中医体系不可能实现的。所以,中医的当务之急是与西医谋会通,解决西医未能解决好的问题。站在中医角度上,首先是采西医之长,补自身之短。为全社会计,是认清如何以己之长补西医之短。这也是中医生存的空间所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226116.html

上一篇:[转载]杜文民:支持一下黄国健博士——中医师海外执业的思考
下一篇:赵洪钧的中西医结合热病观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1 17: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