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迎接超历史时代的到来

已有 2540 次阅读 2013-11-26 10:31 |个人分类:评论述评|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超历史

【按】网络媒体有它的优越性,而平面媒体也有其特色。面临网络媒体的竞争,平面媒体也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来发展其付费读者群。但对于作者而言,这似乎并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我今年几次就碰上了几次让我不爽的事情。说是记者采访,并给发来采访提纲,可见到发表的内容一看,“城头变幻大王旗”了。里面虽然还有我的一点儿影子,可却没有名字了。名字改成了编辑的,此其一。其二是记者约稿后刊登了文章,但却未见寄给我报纸。我是到了年底需要统计成果时到网上一搜,才发现文章已被好几家网站转载,可我却不知道。以后要多留个心眼,与平面媒体接触时一定要多加小心。

----------------------

美国贝尔实验室1948年研发了两项成果,一项虚的,即香农的《通信的数学理论》这篇理论性文章;一项实的,即替代了电子管的晶体管这种新产品。可是,有谁能想到,就是这两项成果,彻底地改变了以后半个多世纪的世界面貌?自从那个时代以后,人类社会可以说便进入所谓的“信息社会”,信息社会与“工业社会”最大的不同就是信息成为第一位的,成为具体的资源。谁掌握了信息的主导权,谁就在国际上有了强大的话语权。我国从1990年代开始引入互联网,进入了信息社会与工业社会相叠加的时代。尤其到了21世纪,信息社会的观念在中国也越来越普及。

 

从进化的角度讲,人类社会先后经历了史前、历史这两个时期,现在正在迎来“超历史”时代。公元前21世纪通常被认为是史前时期的一个分水岭。那时没有文字记载,只有神话和传说,靠口耳相传延续文化传统。人类社会是在相对狭小的地域发展。那时根本没有信息与通信技术。而历史和超历史则是需要区分的。公元前20世纪到20世纪这段时间,可以笼统地视为历史时期。人类发明了文字、书写工具以及相应的载体,通过载体记录下的思想也就逐步传播开来。然而,真正让信息记录和传播加速的是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变革。报纸、铁路、现代邮政等成为记录和传播信息的主要方式。后来又出现了电报、电话以及无线电通信,这些近现代的科技成果又加快了信息传播的速度。到了上世纪中叶,出现了电视这一重要的传播方式,让人类社会在历史时期记录和传播信息的力量达到了顶峰。在历史时期,人类社会拥有信息与通信技术,但社会发展却不完全依靠信息。

 

时间把人类社会带入21世纪,信息与通信技术成为全世界不可或缺的工具。随着人类获取信息越来越便利,一个在历史时期所没有碰到过的重要问题凸显出来。历史时期,人类社会的重点主要集中在记录和传播信息上,信息本身并没有登上历史时期的“头把交椅”,人类社会还是把注意力放在初级资源和能源上。可是到了21世纪,人类社会所积累的信息和数据已经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于是,不得不把处理信息放到了首位,也就是说,信息成为主要资源,而历史时期的初级资源和能源等则退到相对次要的地位。信息社会与工业社会的一个最大不同就是,除了记录和传播信息之外,还加入了对信息的处理。信息处理使得信息社会结构完全不同于工业社会,结构的不同最终会导致社会功能的不同。回顾过去,突然发现,历史时期终结了,超历史时代开始了。

 

超历史时代的特征之一是强大的网络与计算技术,与以往的信息处理不同,在超历史时代有能力处理“大数据”。从各种各样类型的数据中,快速获得有价值信息的能力,就是大数据技术。大数据时代来临是由数据丰富度决定的。大数据是一个很好的视角和工具。首先,手中握有数据的国家站在金矿上,基于数据交易即可产生很好的效益;其次,基于数据挖掘会有很多产业和商业模式诞生。中国在大数据领域应该说是站在世界前沿的,可以说中国的信息丰富度位居全世界之首。如何把中国的信息资产变成新型的生产力,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机遇和挑战。

 

早在1993年克林顿政府首次提出国家信息基础设施(NII)时,中国社会科学院便率先对其社会影响进行了研究。相应政策报告的提出,从某种程度上,让我国的网络建设与发展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上了规模。短短10多年时间,中国的互联网和移动用户数量便高居世界首位。时隔20年左右,奥巴马政府又进一步提出了大数据研发倡议,对这些年来所积累的大量数据进行有效处理,从而使其应用更上一层楼。如果说国家信息基础设施是基础,那么大数据研发便是应用,从现实意义说,应用要比基础更为重要。

 

如今,我们正处于一个海量信息时代,当大量的数据从互联网、移动设备等各个源头中产生,并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时,它们早已悄悄为你建造了一座21世纪的数据金矿,等待着为你在“微竞争”中获胜而效力。今天,许多企业的领导者或许都已经或多或少地看到了数据挖掘能够带来的价值;然而,大多数企业对“数据掘金”仍望而却步。实际上,在实践过程中,90%的数据挖掘技术和数学模型并不神秘,甚至在很大程度上,都需要大量重复性的工作。只有当这些技术和模型与每一个具体的业务实践相结合时,才能发挥它们的智慧。

 

总之,人类进化史可被视为三级火箭。史前时期,人类没有信息与通信技术;而历史时期,人类有信息与通信技术并进行信息记录和传播,但社会主要靠初级资源和能源而不是信息;在超历史时代,不仅要记录和传播信息,重点是要处理信息,最终迎接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大数据反过来又成为超历史时代的一面透镜。在超历史时代,对于制定信息政策、开发新的产业和商业模式以及理解国际关系等诸多方面,我们都要从崭新的视角重新审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744759.html

上一篇:I love iPhone
下一篇:基因发现简史

3 曹聪 杨正瓴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5 13: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