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gpz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pzh

博文

职称晋升,二三流学校的尴尬

已有 1412 次阅读 2021-11-1 11:3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又到了升职称的季节,各位老师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本人也不能免俗,参照着以前的职称条件,我今年应该是可以破格晋升的,然后就是准备材料,报送外审的文章。

等交到人事处的时候,却被小姑娘打了回来:你今年不能报。

我懵圈了:为什么呢?

小姑娘一板一眼:你现在是符合文件第几条第几条和第几条,已经满足了正常晋升的条件,但是不满足破格晋升的条件。

然后让我看新文件,刚下来没几天的。

果然,晋升条件已经变了。破格的只能是35岁以下和40岁以下的,像我这样的,就算再满足条件,也只能熬年限。


当然,更让我惊讶的是破格的条件:35岁以下的,须有3篇一区文章或1篇CNS, 40岁以下的须有2篇一区文章。去年的条件只是1篇而已。


飘了啊飘了,这学校是真飘了啊,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35岁以下的,大凡能满足这个条件,谁来这里?

前3、4年有一篇十来分的文章,那在这个学校是必须破格晋教授的,而且各种资源、荣誉是要倾斜的,说白了,那就是一方诸侯了。发个CNS,那必须是头衔一堆,百千万走起,经费没有个上千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科研的。

到现在,只能晋升普通教授了?


而且,公平吗?

去年学校有6个申请破格晋升的,有两个人条件相当,留校2、3年,十分文章1篇,但是文件规定必须有淘汰的,于是,一个破格晋升教授,一个淘汰继续讲师。本来后者今年应该可以继续申请破格,但是不好意思,今年不行了,条件已经x3了,你的条件不够了,你只能申请副教授了。就算晋升副教授成功,那你大概率也只能5年之后再申请教授了,再好也得3年以后。

条件相当,就因为文件条款的变化,晋升正高的时间差了5、6年,待遇和以后的发展可能云泥之别。

是个人才华不够?是个人不努力?还是归咎于命运?还是因为行政权力的玩弄?

有时候特别想问问学校的领导,你们都是正高了,你们能达到这些条件么?

所以忽然很理解去年那两位破格晋升教授之后就跳槽到深圳大学的同事。个人再有才华,再努力,可遇上这样的行政权力,如何能做得开心?

所以一旦能逃,就立刻新教授的救赎了。


这就是二三流院校的尴尬,本来是教学为主的学校,但是要拼学校排名,拼科研,于是招来一大堆博士来搞科研,可这些人的职称晋升就成了问题。

本来是一件很严肃、很学术、但也很简单的事情。

偏教学的,基本科研条件达到了,教学行就上。专做科研的,一年讲不了几节课,科研水平高就上。

但是没有专门搞科研的研究员系列职称,你只能给这帮人教职。可教职,你就得看讲课,拼课时,拼讲课水平,是不是讲得有声有色。像韦神那样的,那是绝对没有出头之日的。


现在上不上,你得看这帮制定政策的人的喜怒哀乐。

据说去年就是因为破格的人太多了,6个上了4个,还有2个跳槽了,所以觉得条件太低了,不开心了,据说一帮人研究过之后就把条件翻倍了。而且是在交材料的前几天给你公布新文件。

而且今年教学水平的考察也回去了,科研型的需要再次和教学型的同台PK,讲课不行,科研再好那也是没有用的。说是一堆人不满意:不是要抓教学么?搞科研的人为啥不PK讲课?讲课不行怎么能晋教授?


估计制定政策的人也很郁闷。总想着让各方都满意,得让领导满意,得让老专家们满意,得让搞教学的人满意,得让搞科研的人满意。

现实却是都不满意,下面的人被折腾的够累,领导也不满意,咋人才要么躺平,要么跑路?

其实一个好的文件,是要能提高各类人才的积极性的。现在的政策在教学型教师方面做得不错,各种讲课比赛的奖、各种学生的比赛得奖都是加分项,但是对于科研人才的晋升却一直反反复复。你把人家招来搞科研,升职称的时候却用讲课把人家刷下来,有意思?搞科研的人绝对比专讲课的人累多了,压力也大多了,但升职称的时候却还要以自己的短板先淘汰一拨。

怪不得学校里那么多高级职称,搞科研的人寥寥,就是那么几位。

怪不得学校里那么多人就躺平了,搞科研没前途啊,还压力大。

怪不得那两位教授要跳槽,尽管他们所在的实验室是全校乃至全省这方面硬件条件最好的实验室之一,就是因为在这里搞科研,太累了,太受制了,掣肘太多了啊,给的物质条件、薪水不留人,再做的不开心,那怎么留得下?


按学校这条件,已经来的要躺平,打算来的,也要吓跑了。


其实要解决这一尴尬,还是要有大魄力,打破桎梏,在编制方面做功夫,打破条条框框,什么样的人给什么的样的职称,要用好用活各类人才,不要求全责备,不要都用一把尺子衡量,擅长教学的,就让他好好教学,擅长科研的,就让他好好科研,都有通畅上升的通道,都能看到生活的奔头,这样整个学校才能有向前的奔头。

任重道远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99746-1310404.html

上一篇:高飞的研究生和被放鸽子的导师
下一篇:寒衣节杂诗

5 张晓良 郑永军 李宏翰 罗娜 丁凡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8 1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