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river12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onriver120

博文

生命的祈求

已有 2580 次阅读 2014-4-1 16:30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当生命在你面前祈求时,你会怎么办?
回到家中,阴霾的思绪,久久不能消散。

预实验,家兔。

所有的试验,最终的结局,都是死亡。尽管,我们知道,我们必须淡定,这一切,是在为医学做奉献,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宽恕自己将动物的生命送往天堂的路途。
而今天,当我的同伴将家兔高高拎起时,我本不忍的双手停驻在半空:小兔子合拢上肢,目光正盯着我,用前爪向我连续三拜!那是什么样的动作啊?!---我的脑海立刻闪现的是藏羚羊的故事的一幕!何其的相似!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们能不做这只兔子吗?同伴回答:这是最后一只了,没有(更换)选择。而兔子数次不惜跳台的动作,让我更加不安,这是明显的求生行为!
我的心在颤抖,我环顾四周,导师,其它组试验人员,其它在台上的兔子... 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可以出格吗?我出格的结局,就是破坏整个预实验的设计和结果!我就是在和自己的导师作对!
在那一刻,我是突然羡慕起猎手的身份,整个藏区,是属于他的,他就是主人,他主宰藏羚羊的生杀大权,一个人就可以做决定,不必像我这般,貌似仁慈,看似镇定,假装坚强果断,内心却是如此的怯懦卑微不堪!!!
我连一只兔子都救不了!!!
同伴看出我的犹豫和缓慢,扭身出门求助他人。我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和谁商量?谁可以理解?
我轻轻抱起兔子,3.3KG,比所有的其它家兔偏重(2,3~2.6KG),我不确定,是否有小生命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孕育,我从地上抱起她,托着她,那一刻,家兔出奇的安静...
我能做的,也许只有这些,将我内心的无奈和单纯美好的却不可能实现的祈求,传递给她,希望博得她和她的小生命的原谅...


。。。

超出组员的估计,家兔再次以突然心跳呼吸停止,作为结束。看着变直了的曲线 ,我却不由自主的为她做心脏按压,1分,2分,3分,4分...5分钟,大脑似乎停止了思维,一切都是机械化的梦魇一般,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小兔子她还能怎样承受这残酷的死亡?以更快的死亡作为结束不是更好一些吗?我为什么还要增加她的痛苦,延长对这个冷漠的世界的煎熬呢!?
难道这样,只是出于临床的抢救的习惯? 还是为了减轻自己内心的愧疚和不安?!

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在去往天堂的路上,我会为小兔子和她的宝宝树一座碑。
这座碑,今日为她们立。
明日,也是为了自己而念。 也许在厌倦了这个世界而无奈的离开时,我希望,有一座无字碑会指引我天堂的方向。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41677-781145.html

上一篇:在细胞实验室打工----为细胞宝宝做全职保姆及保镖
下一篇:心脏宝宝的传代(实验室记录之十八)

2 尤明庆 刘庆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3 00: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