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人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

博文

爱的传递 精选

已有 5299 次阅读 2023-11-26 11:0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昨天晚上,看到女儿上半年写的语文作文,其中有篇写的是想象论文。我平时经常给她讲我的研究事情,没想到我对她影响还挺大呢。看来,言传不如身教,父母的确是孩子的老师。没想到她对我说的话,记忆还很鲜活,真是有趣、好玩。将她的小作文转录至此,与大家分享,周末看着玩儿。

题目:青藏高原之旅

我的爸爸是一名青藏高原科考专家,他每年从那里回来,总要跟我讲那里如何有趣,弄的我心痒痒的。所以今年暑假,我就约上好奇的妹妹,在墨脱当地请了一位藏族向导,就开始了这次西藏之行。

进入山区,我们顺着小山道一路前行。路上,我们见到了许多奇特的植物,大家都很轻松,很快我们就到了一片小树林。妹妹最先好奇地跑进去,然后她惊恐地喊出了——”的一声。又以光速跑回来了。我走上前去,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把妹妹吓成这样。

一看到那些东西,我就愣住了:树林里全是蚂蟥,一种以吸血为生的虫子,学名水蛭,有纯黑的,有灰色的,有背上带白纹儿的,有趴在叶子上的,躺在溪石上的,用尾巴勾着树枝吊在树杈上的。但无一例外,都是像鼻涕虫一样滑溜溜,黏糊糊,让人恶心的。我瞬间明白妹妹为什么突然尖叫一声了。

我问向导还有没有别的路,向导说:对不起,我们只能走这条路了。听了他的话,我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扎紧裤脚,戴上帽子,向蚂蟥林进发。进入蚂蟥林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踮着脚。从横七竖八的树枝和四处乱爬的水蛭中间走过去,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手臂上的皮肤闷得慌,便拉开袖子,挠了挠,偏偏就在这时。一只蚂蟥从天而降,掉在了我的手臂上,它居然还用它吸盘状的嘴吸起了血。

我愣了一秒钟,然后尖叫起来,一会冷静下来。我就想把蚂蟥拽出来,向导拦住我说:像你这样拽,蚂蟥会把吸盘留在你体内,会感染的!他把他们藏民的土方子——植物药膏抹在水蛭身上,受了药膏刺激,便扭曲着身子奋力蠕动。向导又拾起了一根树枝,在蚂蝗身上扫了扫,把把蚂蟥打落了下来。

赶走蚂蟥之后,我们继续前行。过了一会儿,妹妹发现了一个树洞,她好奇地拉着我去看树洞里有什么,我们往里一看,没想到树洞里有只还没睁眼的小熊仔!就在这时,母熊似乎感应到我们进入了它的领地,它回来了,只见它从一棵树后爬了出来。这只母熊身高约两米,胸口有一块儿不规则形状的白斑。身上的毛因为愤怒而张开,使它看上去大了一圈儿。

见情况不对,我和向导、妹妹转身就跑,这时有点儿风了,为了不让熊眼皮上的毛被风吹开而看见我们,向导就拉着我和妹妹,让我们顺着风和熊周旋。我们一边向十米外的装着枪的袋子跑,以便随时开枪震慑住熊,一边左右躲避母熊的攻击。十米,五米,一米……熊热烘烘的嘴触到了我的后脑勺,我感到腰被什么东西提溜起来,此时,我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

我曾听爸爸说过,西藏的熊很凶猛,他们会用前爪抓着人,像人啃绿皮白心的大萝卜一样啃人,还听说过熊还会用它力大无穷的前爪来掴它抓住的猎物,还会用它像大磨盘一样的屁股坐在人身上,把人压成一堆肉泥。我不知道这只母熊会给我判什么样的酷刑,我只知道今天我死定了。正在这时,向导的方向传来了一声枪响,熊愣了一下,在第二声枪响响起时,母熊果断扔下我。向小熊仔所在的树洞走去,我松了口气,就这样,我们逃离了熊口。

西藏真是个让人来过一次就想来无数次的地方,我想我已经彻底爱上西藏,爱上探险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8729-1411213.html

上一篇:Mary C. Baltz教授:土壤科学的先锋女性科学家
下一篇:挖雷游戏中的人生道理
收藏 IP: 211.145.54.*| 热度|

15 崔锦华 王飞 郑永军 武夷山 宁利中 李建国 苏德辰 许培扬 张忆文 孙颉 谌群芳 刘永红 杨正瓴 谢钢 刘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1 12: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