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感恩的心,痛恨命运:在感恩节说何为和如何感恩的问题 精选

已有 9075 次阅读 2014-11-28 20:47 |个人分类:情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前几年,网络上有关于受捐助的学生不知道感恩而被取消资助资格的事情,还有中小学里组织学生给爹娘洗脚以进行感恩教育的事例。

  已经有很多感慨了,有的人认为这是白眼狼行为,还有的则认为捐助不应该索恩,有的从被捐助者的心理出发讨论问题,各有看法与观点,一时间纸媒和网络上闹得不亦乐乎。而给老娘洗脚是不是就属于感恩教育,也争执不休。

  我至今对丘吉尔的一句话很有记忆,作为二战时期的著名英国首相,他带英国人(乃至同盟国的同志们)一起打败了德国人,尽管有人发现他在高声号召英国人民走出地堡、走上屋顶,勇敢地面对纳粹炮弹的时候,自己居然是躲在暗堡里喊的。但是,这也没有影响他对国家的积极正面的贡献。所以,说他是二战巨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二战结束后,丘吉尔还想继续他的铁幕思维,结果他所在的党被英国人给选下了台,他也因此无法再任首相 ,他对此感慨到:“一个伟大的民族是不知道感恩的。”这话我想不仅是在为自己辩解,也在为英国人辩解。

  有点意思,我理解的他的意思,应该是不要为一些从别人那里获得的恩惠而忽略更重要的普世价值,忽略理性和科学的世界观,所以,感恩的表现如果涉及到自己的人身自由和价值取向的时候,就要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真的需要实施报恩行为了。

  在《上海滩》、《新上海滩》电视剧里,丁力对冯敬尧的感恩是通过把命完全卖给冯敬尧而实现的,在因为被救命而感恩的前提他,丁力可以为冯去贩毒、贩卖军火、杀人,几乎什么坏事都可以干,这其实就是中国那些施恩于他们的人所最需要的感恩的具体做法了,当然,有人会说这仅仅是个极端的例子,现实中没有人会去认为救了谁的命就应该随时可以把这条命使用掉。但是,这样的例子反应了中国式“人身依附式”的感恩行为的本质所在。如果大家关注我上一篇博文,就会发现典型的中国式感恩的例证。

  看西德尼-谢尔顿的小说《假若明天来临》时,发现为特雷西越狱而冒了生命危险进行协助的那群狱中的姐们,等到特雷西在出狱后,所表现的感谢行为居然仅仅是把当时借的钱还给了她们,当时看得我就觉得牙疼:这难道是别人救你一命而获得的报酬吗?如果是这样,谁还会以后再帮你?!西方人太不知道感恩了!看我们中国人,那这样以后还不就是过命的交情了,“大恩不言谢!”“想让我把命舍出来,您说句话!”

  其实后来随着知识的见识的增长,我才发现自己狭隘了!对西方的感恩思想的不了解造成了我个人在理解西方式感恩具体做法时表现了可笑。

  现在看来,感恩这样做就够了,如果别人需要你的时候你还能挺身而出,在不破坏普世价值的条件下做到哥们义气就很好,不需要把自己的命完全奉献给对方,像《史记》里那些刺客一样,为了曾经被尊重过(酒肉管够,和主人一起吃饭,大约就是这样的一些尊重行为)就去为对方杀人,乃至有时候还随手把自己家人的命全都搭上。那不是感恩,是愚蠢。

  英国人没有因为丘吉尔拯救了他们于水火之中而把未来的命运全部交给他来处理,我们中国人也应该在需要感恩的时候理性一些。

  “感恩的心,感谢命运”是那首歌里唱过的,可是,在我看来,当感恩的时候,很多拥有自尊的人,会同时痛恨命运。因为被施恩的过程是自己尊严丧失的过程,而如果被索恩的话,就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了!

  让施恩和被施恩的人都理智智慧起来吧,这样,感恩的心才不会再痛恨命运!

  ————————————

  此外,欧阳菲菲的《感恩的心》歌不错,调子里有教堂音乐的痕迹。陈乐融和陈志远的作品,俺觉得大陆音乐人应该做不出这个风格的歌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847063.html

上一篇:就对李小文老师的态度问题说与楷翰听
下一篇:中外感恩文化之差异:从Sweeper大侠的留言谈起
收藏 IP: 193.136.60.*| 热度|

51 谢力 陈楷翰 赵美娣 魏东平 陈小润 吕喆 罗德海 蔡小宁 郑永军 杨正瓴 曹聪 刘艳红 程丝 褚昭明 邢志忠 陆俊茜 蔡庆华 贾伟 张忆文 葛素红 孙瑜隆 黄永义 梁进 罗汉江 李健 王红磊 金拓 陈代还 李毅伟 薛宇 王善勇 胡华明 李本先 张阳阳 刘全慧 曹建军 李志俊 陈绥阳 吕乃基 王春艳 文双春 李伟钢 李宇斌 biofans ncepuztf cloudyou Sweeper eastHL2008 taoshl xqhuang aylifns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2 1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